陈情令之曦之有你 肌肉壮汉卵蛋被捏爆

张晓欢张晓欢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669 次 收藏

“百目鬼家那个小鬼好像很久都没过来了,是生病了吗?也是呢,毕竟这个冬天比往常要冷得多!”摩可拿捧着烫过的清酒念叨着,一口喝掉杯中物,在这阴冷的冬季清晨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是呢,生病了……”四月一日君寻细细抚过酒杯杯身的浮雕,呢喃着,举杯慢慢饮尽。

只是,再也不能过来了,而已。

庭院里的粉色樱花开得正好,皎洁的明月孤单地悬于广褒的夜空之中,微凉的清风多情而缱绻,引来漫天花瓣雨,悠悠飘落,几瓣正巧落入张开的掌中,被珍惜地握住,樱树下,身着青色浴衣的故人静立。

“遥先生?”不对,这种感觉……

“晚上好。”熟悉的温柔声音在身后响起。

“遥先生……”四月一日君寻猛然回身,不禁后退两步,温柔的声音,温柔的神情,夹着烟的手指……是遥先生没错。

那么,樱树下的人是……

“百目鬼……”四月一日君寻怔愣地看着多年前逝去的故人缓步走向自己,不可置信地叫出那个因故人逝去便已封进记忆深处的名字。

“哟!”百目鬼静仍旧瘫着一张硬朗帅气的脸,抬手向四月一日君寻打招呼,转过头又向微笑着看着自己的亲人问安,“晚上好,爷爷。”

“看来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希望不要后悔啊。”百目鬼遥已经明了,心中不禁叹息,只是对于他的后代,仍是温柔地给出了忠告。

“是的,爷爷。我不会后悔。”仿佛立誓般坚定,百目鬼静的声音因为太过用力反而显得僵硬。

“我说!现在不是悠闲地打招呼的时候吧!百目鬼你不是已经成佛已久了吗?!怎么现在会在这里出现?”四月一日君寻不满地打断爷孙两人的对话,表情顿时变得生动起来,那入骨的寂寥也仿佛淡去了许多。

“好吵。我只是死了,并没有成佛。”百目鬼静平板地说着,习惯性抬手堵住耳朵。

“哈?我吵?我可不想被你个该死的百目鬼这样说!”四月一日君寻闻言,气得忍不住大声了起来,倒像只炸毛的猫咪。

“哦。”百目鬼静冷静回答,对面炸毛中的人顿时被噎住,更加恼火起来。

“哈哈,真的……感情很好啊,这样我也放心了点。那么,我先走了,晚安。”百目鬼遥轻笑着说道,不等四月一日君寻炸毛反驳便淡去了身影。

“才不是……啊,抱歉,我失礼了。那,晚安,遥先生。”炸毛中的四月一日君寻终于回过神向这位导师一般的长辈鞠躬致歉。

送走了爷爷,四月一日君寻这才转过身来,双手抱胸,扬起秀气的脸庞,严肃审视面瘫的孙子,力图让他老实交代,“接下来……说吧,你个百目鬼不去往生成佛,这么多年是游荡到哪里去了?我竟然完全感觉不到你的存在。而且时隔多年你竟然可以进入到我的梦里面来!这些你全都给我老实交代清楚!”

百目鬼静只是安静地看着对面那个永远都是一副青涩的高中生模样的人流露出来的,消失已久的生动神情,这一刻,心中充满了感恩,悬挂在心头的大石终于落地。

真好,不管未来如何,终于可以一直在你身边陪伴着你,分担你的寂寞和悲伤,我为此衷心感谢上天。

“肚子饿了,先给我做饭去,我要吃土豆炖肉、薄煎饼、味增饭、炸土豆饼、意大利面、萝卜糕、炸天妇罗……”百目鬼静毫不停顿地报出一长串菜名,不意外的看到对面那人忍无可忍的愤怒表情,然后被一连串的咆哮打断。

“点那么多菜你是吃得完还是想撑死啊!我的问题也还没有回答,而且这是我的梦,为什么我还要做牛做马伺候你啊混蛋!”

“哦,那你做什么我吃什么,先做煎鸡蛋卷给我吃。”

“你是听不懂人话啊……”四月一日君寻无奈叹道,摆了摆手不想跟这个和自己一直不对盘的家伙计较,转身走向厨房,边走边不甘地抱怨,“大晚上的,我厨房可没有什么材料做菜,不过鸡蛋还是有的,就算我只做煎鸡蛋卷也能撑死你,给我等着吧,你这个贪吃的家伙!”

直到少年单薄的身影消失在回廊的转角,耳朵还是能听到他不满的碎碎念,百目鬼静抬头望向深蓝夜空,心中一片从未有过的平静,清风徐徐拂过,又带起一阵樱花雨。

不忍心抹掉你的过去,即使你选择停止自己的时间,将自己锁进【笼】,任由等待的寂寥和时间静止带来的悲哀侵入骨髓也不愿意走出【笼】,我也可以选择以这种方式留在你的身边,陪你等待着那人归来,所以,我不会后悔,因为这是我的选择,就如同你当年明明知道大家会悲伤还是做出那样的选择,而且到如今仍不后悔一样。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张晓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