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番ACG全彩在线u罗汉 小米的日记第一部分

木子园木子园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91 次 收藏

【美丽新世界】

承太郎捡到她是在格陵兰岛考察期间。

她长着一副亚裔的面孔,不会说话,看起来约莫二十岁左右,双足赤.裸,穿着一条暗红色单薄的连衣裙,在一个街道拐角处莫名其妙就跟在承太郎身后,紧紧跟着再也甩不脱。

走出大约100米后,承太郎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那个女孩穿着的裙子并非是暗红色,把织物染成这个奇异色彩的,是血。

他迅速转身回头,动作快得把旁边一位蓄着大胡子的渔民都吓了一跳。血裙少女就站在离他五步远的地方,赤足的脚面上都沾着已经板结成痂的黑血,从头到脚都透着危险的血腥味儿,好像刚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一样。

承太郎放在衣兜里的双拳都因戒备而僵硬,但少女却对他的紧绷亦无所觉。

她仰起脸望着他,双手捧着一只干干净净的玻璃罐,伸向前似乎是要让承太郎接过。

承太郎犹豫了,他丰富的战斗经验告诉自己决不能在路上随随便便接过一个奇怪女孩子手里的东西,但是,似乎冥冥之中有什么牵引似的,他的注意力很难从那个玻璃罐里违背常理猎猎燃烧着的火焰上移开。

就像……

就像是火焰在呼唤他一样。

女孩始终不发一言,但是她的双眼似乎能说话。她大睁着黑亮的眼睛,把玻璃罐子又向上举了举,几乎是哀求地望着,期盼他能够收下这份奇怪的礼物。

“这是什么?”他无意义地问了一句。

少女微微张开嘴,努力地,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星……星。”

“……星?”

玻璃罐子中的火焰跃动得更高了,承太郎难以从那团奇怪的火上移开视线,就像是被蛊惑了似的,他伸出了手。

少女拧开铁皮的盖子,珍惜地又用她苍白的手腕将玻璃罐子的罐口擦了擦。承太郎隐约猜到了这个姑娘浑身是血、罐子却干干净净的原因。火焰悠悠地从玻璃罐中飘出来,在半空中,它亲昵地蹭了一下少女的手背,而后就摇摇摆摆地向着承太郎飞来。

星火终究要和心火相融,飘荡的魂魄也要归于身躯,将记忆交给过去的自己。

闪念如电光一样划过承太郎心头,有那么一瞬,他好像看到了截然不同的场景。站在他面前的并非是一袭血裙,满目悲意的捧罐少女,而是身穿飘摇的白色连衣裙,背着手,好奇又纯真地向他眨巴眼的无害姑娘。

“你是谁?”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这样问,虽然承太郎确信自己在现实中绝对没有开口。

幻象中的少女一言不发,只是继续笑眯眯地望着他。

但血裙的女孩张开嘴,慢慢地,用她嘶哑不似人类的嗓音发出了细弱的音节。

“……鲸。”

来自另一条他已经经历过的时间线中的少女,还有此地现实中的女孩渐渐重合。往昔的无忧无虑和如今的血染白裙形成了鲜明到刺目的对比,承太郎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痛楚究竟是来自于掌心烧灼的火焰,还是心口奇异的悲潮。

鲸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就像是他们初遇时那样的眼中只有他一人的笑容。只是这样的笑现在却沾上了让承太郎心底发苦的色彩,就像是呛入肺中的海水般冰冷。

掌心中的星火渐渐细弱,回溯了时间来到他面前的魂魄在挤进空条博士身体内之后就没再管鲸千里迢迢从太阳里取来的火焰,只是专注地去敲打空条承太郎的记忆去了。鲸看着那簇离开了罐子却终将要熄灭的太阳星火,眼中的火也终将要熄灭。

这段地球之旅对于拥有几乎无限寿命的鲸来说,只是她生命长河中的短暂一瞥,却也是永不能忘却的旅途终点。

为什么在宇宙中似乎只有她一条洄游鲸呢?其他的同类都去哪里了?

鲸起初以为是宇宙的无垠和辽阔隔开了他们,在习得了三维世界的时间操纵后,鲸以为族群散落在了不同的时间线当中。

不,并不是。

洄游鲸们都还在,只是化作了和生物迥然不同无机质。

这个族群的宿命只有一个,就是在宇宙间漫游,永无安歇地寻找最终的归宿。归宿可以是另一头落单的鲸,可以是一个可以终结一切的黑洞,也可以是一个鲸所中意的星系。它们会化作行星,泊入恒星的公转轨道,旋转直至迎来恒星的终焉。

鲸起初也为自己选定了一颗叫做空条承太郎的星星,只是一切却又回到了相遇的开头,曾经历的一切都只是存留在鲸脑海中的一场梦。

要从头开始吗?

再次尾随空条博士上他的科考船,度过星空与涛声相伴的旅途。只是,没了普奇,承太郎还会把她扔在佛罗里达的港口,转身离去吗?

鲸没有赌过,她也不知道怎样赌一个可能性。她只是难以割舍,名为“鲸”的少女已经心甘情愿地想要成为一颗伴着承太郎公转的行星。

火焰最终彻底熄灭了。承太郎虚虚地在半空中抓了一把,思绪纷乱。

“……对不起。”他说,“你送我的礼物,消失了。”

鲸摇了摇头,意思是没关系。接着,她就开始等待承太郎按照上一条时间线中他所做的那样,将自己扭送警察局。

过了小半晌,承太郎开口问:“你……喜欢地球吗?”

鲸稍愣了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你会怎么选,是留在地球上,还是回到宇宙中去。”承太郎说这话的时候,表面上看不出,但心里有些踌躇,“但是,如果你想留在地球上的话……我准备在佛罗里达州找一处海边买一栋房子。”

那是他在最无边际的梦中都不敢出现的设想。但是在鲸面前,重新获得了生命的空条承太郎没来由地觉得,似乎他可以奢望给予这个少女幸福。

“如果你喜欢游泳,那可以随意地游,只是要小心渔船。想看星星的话,我会给你买一架天文望远镜,佛州的光污染不算特别严重,北极星和天狼星不必说,猎户座也——”

他将要圈养一头鲸鱼了。

鲸的双眼就像是他们曾一起仰望过的星空那样闪耀,半秒后,承太郎意识到那闪烁的其实是泪光。鲸也是会流泪的,落下的不是睑板腺分泌出保护眼睛的脂质,而是真正的泪水,咸咸的,海水一样的情感结晶。

玻璃罐子落在了地上,也没人去管它了,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罐子最终也糊里糊涂地不知道滚去了哪里。承太郎拥住血裙的少女,鲸拥住了她的星星,二人都在这充满未知可能性的【美丽新世界】中,尝试着去抓住曾经他们都以为不可能到来的幸福。

【后记】

究竟是新世界线的承太郎获得了自己未来的记忆,还是那个已经死去的承太郎的魂魄占据了曾经自己的身体?

承太郎在窗边望着大海发呆的时候再一次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突然地,从窗口探出了一个湿漉漉的脑瓜,鲸“噗”地往空条博士脸上喷了一小口海水,然后欢笑着伸手将自己今天抓到的海贝拿给他看。

“送给我的吗?”承太郎问,白金之星把搭在椅背上的毛巾拿起来,放到鲸头顶用力揉揉揉。

鲸被揉的头毛炸开,但她丝毫不觉,兀自笑着,用力点头:“嗯!”

开始学着人类的方式用嗓子发声的鲸现在还不会说什么太长的话,但是她进步显著。承太郎以一种看着徐伦小时候一点点学会说话的心态看着她对电视学说话,偶尔还要很严肃地纠正,不让她跟着某位大人物学说“Fake News”。

“你是另外要养一个女儿吗?”徐伦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这样问,“那你还不如多给我一点童年补偿咧,比如来我们大学开一门可以混学分的课好让我轻松水一水之类的。”

承太郎犹豫了半天,没说这家伙恐怕没把自己当“女儿”。

因为鲸在能够流畅地发出五十音图中的每个音节之后,就钻进了空条博士的被窝,照着儿童学字书一字一句地念:“a-i-shi-te-i-ma-su(愛しています),a-i-shi-te-ru(愛してる)。”

承太郎觉得怪怪的,但还是鼓励:“嗯,发音很标准。”

鲸按下儿童教材,眨巴着眼睛问他:“有什么,区别?”

土生日本人于是开始给鲸解释日语里头弯弯绕绕的敬语后缀:“第一个是比较礼貌的‘我爱您’,第二个没有敬语,对亲近的人可以说的‘我爱你’。例如,你可以对母亲说‘我爱你’,对地球可以说‘我爱您’。”

鲸问:“如果,我对,你说呢?”

承太郎道:“不用带敬语,‘我爱你’。”

鲸于是认真说:“我爱你。”

承太郎不知道该拿这个家伙怎么办才好,鲸狡黠地笑着,又在被窝里挨得离空条博士近了一些,再近一些。

这是银河洄游鲸还有她的星星的故事,一卷简单,带着点血渍和泪痕,但最终拥抱了幸福的童话。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木子园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