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狐狸m高潮喷水学生 我的性自虐之路小说

笑笑笑笑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613 次 收藏

“什么剧情?”陆砚秋连屁股都不揉了,看着顾长清凤眸发亮。

剧情啊,对于他们这种非任务者来说,没有剧情就跟个瞎子一样!当然了,对于快穿司那种大佬级别的人物,有没有剧情人家照样完成任务!

可她就不行了,她菜啊,还懒。唉!

顾长清皱着眉努力回想:“......我忘了。”

日你祖宗!陆砚秋等了半天等来这么一句话,气得她差点破口大骂!

顾长清见陆砚秋气得脸都开始狰狞起来,他赶紧又说道:“但是我记得有个画面是在熠国公府!”

熠国公府?宋家?

陆砚秋一愣,“关宋家什么事?剧情不该是主要围绕着重生庶兄陆若林和原女主陆清秋来的吗?”

顾长清一摊手脸色无奈:“我不知道,我只记得看到过熠国公府的牌匾,还有看不清的院子的场景。”

陆砚秋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熠国公府如今的当家人是熠国公宋辰,宋辰娶妻大长公主赤灿,生有四个孩子:长子宋凛,如今是赤都赤炎君的统领;次子宋净,容貌性情皆不知晓,但是赤都上层暗地里都在传他是当今皇上的私生子;三女宋凝与二子宋净是龙凤胎,听说性情温善,喜好红衣,平日里喜欢和大长公主一起跑马打猎;幼子宋冶,是琰国公府四少爷陆舒秋的至交好友,虽年岁尚小,但面容俊美,聪慧过人,赤都的小姐们就没有不喜欢他的。

“你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顾长清摸了摸后脑勺,非常疑惑。

他们两个都是刚从护国寺回来,可是她没出去过怎么什么都知道?连人家家里孩子的性格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陆砚秋看他一眼抬抬下巴:“墨画。”

顾长清恍然。

墨画小同学呢,不仅喜欢“打劫”+晚上送那些经常掉河里或者路边的纨绔回家,她还喜欢八卦。

自来到琰国公府后,墨画每天闲着没事就出去跟下人聊天,聊着聊着就把琰国公府主子下人的事都了解了。

不仅如此,【韶华苑】对门的那个笑起来也有酒窝的小侍卫总是和她谈论八卦,当然他说的就不是琰国公府了,那个小侍卫讲的都是赤都上层圈子里的人和事!

墨画前几天每天早出晚归,把这赤都的人了解的七七八八,然后晚上当睡前故事讲给陆砚秋,陆砚秋自然就知道的清清楚楚了。

“难不成熠国公府最近要举办什么宴会?”顾长清动了动,把手放在自己盘起来的大腿上。

陆砚秋沉默,这个她不知道。

就在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门外传来墨画的声音:“二小姐,小姐不让人进去!”

接着就是墨术冷酷的声音:“止步!”

还夹杂着拳头相撞的声音?

屋子里的两人对视一眼,一齐起身却撞在了一起。

“哎!你别撞我!”

“喂!是你撞我好不好?”

陆砚秋瞪他一眼,顾长清回瞪,瞪就瞪,谁怕谁?

“墨画,让她进来!”陆砚秋对着房门喊了一声,外面的声音立刻消失了,很快房门被人推开,陆清秋走了进来。

“长姐......”陆清秋走进来就看到两人交握的手,她凤眸一凛射向顾长清:“表哥,放开长姐的手!”

赤炎国虽没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一说,可是牵手这种亲密的动作在一男一女之间,还是有些过分了!

陆砚秋和顾长清低头一看,可不是嘛,他俩刚才撞在一起的时候下意识抓住了对方的手,可是因为注意着外面的动静,根本没察觉到他们的手牵在一起!

卧槽?!

顾长清刚才是不是用手摸自己的大腿来着?-这是陆砚秋。

陆砚秋刚才是不是用手揉她的屁股来着?-这是顾长清。

噫→_→

两人迅速嫌弃地放开对方的手,并且各自后退两步保持距离。

陆清秋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她看着陆砚秋神色关切:“长姐,你的伤......怎么样了?”

陆砚秋慢吞吞地走到桌边坐下,在陆清秋看不到的地方使劲擦了擦自己的掌心:“好多了。”

顾长清在陆砚秋坐下后才慢条斯理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他在外人面前都是这样,谦和有礼,君子风范。

陆清秋仔细看了看陆砚秋的脸色,听着她的呼吸声比较平稳,起码比起三天前来说已经很好了,她的心这才放松下来。

房门被敞开,光从外面照进来,照到了陆清秋雌雄莫辨俊逸无双的侧脸上。

“你知道赤都最近...有谁要举办宴会吗?”

沉默一会儿后,陆砚秋顶着陆清秋“和蔼”的目光艰难开口。真的,要不是陆清秋和她一般大,她差点以为陆清秋是她奶奶辈的人!

顾长清借着喝水的动作掩盖住自己唇边的笑意。

他也看出来了,陆清秋这个“死姐控”,目光完全在陆砚秋身上,他这么一个大活人就跟空气一样,人家连看都不看!服气!

虽然陆砚秋沐浴在陆清秋的目光下很“痛苦”,但这不妨碍他幸灾乐祸呀!嘿嘿嘿(#^.^#)

陆清秋沉吟片刻才开口:“我记得熠国公府在十五那天会举办赏花宴。长姐想去吗?”

所谓的赏花宴,便是另类的相亲。主人家举办宴会会邀请赤都未婚男女来到府上或者庄园中,未婚男女可以近距离接触,若是相中对方,赏花宴后便可再次邀请对方进一步了解,成则成,不成则散。

陆清秋要参加今年九月份的科举考试,没怎么放心思在这种宴会上。她知道这件事还是陆若锦前两天告诉她的。

熠国公府,十五宴会。

如今是初九,还有五天!陆砚秋悄咪咪地和顾长清交换了个眼神,看来就是这次宴会了!

“去的话有什么限制吗?”

陆清秋目光惊奇地看向陆砚秋,随即了然。是了,长姐今年十七岁,正值怀春少女的年岁,长姐莫不是......有了喜欢的男子?

陆清秋心里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长姐今天温柔的态度和期待的目光;担心的则是怕长姐喜欢的人不好。在她心里,长姐是世上最好的人,合该是最好的男子才能配得上她!

至于陆砚秋天生体弱寿数有碍,陆清秋已经自动屏蔽了。

“倒也没什么太大的限制。”陆清秋凤眸温和下来,她的手指微微弯曲抑制着自己心里的担忧:“只要未婚即可。”

算了,怕什么,就算长姐喜欢的男子不好,大不了她劝着长姐换一个就是了。陆清秋这样想着,心里的担忧奇迹般地消退了。

如果换不了......陆清秋凤眸微低眼中闪过暗光:死人可永远比不上活人!

陆砚秋:哦豁,她正好是单身哎!

陆砚秋看向顾长清:“一起去?”

“好。”顾长清点点头,清隽的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

陆砚秋小小地翻了个白眼:这家伙,演戏上瘾了!

对于陆砚秋“用过就扔”的态度,陆清秋也不恼,她反而微微一笑:“长姐,那天不如让清秋护送你去熠国公府?”

陆砚秋凤眸微抬,看到了陆清秋眼中的真挚,她心中居然是一片平静!小意识去哪儿了?明明每次看到陆清秋他们她都会闹别扭的!

不过目前还是要先回答陆清秋,再三确定小意识没有恼怒的情绪,陆砚秋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长姐,我们是亲人啊!”陆清秋凤眸黯然,麻烦?亲人之间怎么能说得上麻烦二字呢?

陆砚秋听到陆清秋的话不再开口,亲人?emm目前还是算了吧。

顾长清只是静静地坐着,不走也不开口,任凭陆清秋隐晦的赶人视线扫过来,他就是不抬头。

唉,没办法呀,在“兄弟”和表亲面前,他当然选择他的“亲亲兄弟”陆砚秋了!

--

走出【韶华苑】,守门的婆子对着陆清秋讨好地笑了一下,然后立刻关上苑门。--这是大小姐亲自吩咐的,她可不敢不听!

陆清秋眼神微暗心里有些苦。长姐还是对她很疏离啊。

“清儿,秋儿她的伤......”陆清秋转身,看到目露期盼的娘亲萧妧和眼巴巴看着她的爹爹陆振,以及面无表情凤眸却带着亮光的陆玄秋和躲在陆玄秋身后悄咪咪探头的陆舒秋。

“娘,长姐说她的伤无碍。”陆清秋对着旁边眼巴巴看着她的陆振点点头。

陆振收到次女“放心”的目光心里这才安稳下来。

三天前他就想来看看这个亏欠很多的长女,可是长女不让人进去,加上他心里有愧,只好等着三天后。谁知道他们一家人都在蓝花楹树的路旁翘首等待的时候,陆玄秋说秋儿已经和长清那小子回去了!

回去了!陆振当时就觉得很失望,他还没见过那个刚出生就被送走的孩子呢!-不,应该说还没和清醒着的陆砚秋见过。

三天前陆砚秋被墨雨抱回来,他们全家都守在她床边等着她醒过来,可是墨画那小丫头嘀咕了一句“小姐才不想看见你们呢”,他们只好都退出【韶华苑】,让妻子萧妧守着她。

“长姐问我了么?”陆玄秋盯着陆清秋,凤眸中带着不知名的期盼。

陆清秋摇摇头,陆玄秋眼中的亮光渐渐消失。没问他啊......

“那我呢?”陆舒秋扭扭捏捏地探出头来,明明耳朵都竖起来听着陆清秋的回答可是他的眼睛死活不看她。

陆清秋同样摇头。

陆舒秋的脸立刻白了,她是不是不喜欢他?他之前的话都是无心的!

三天前喝得烂醉被宋冶雇人送到琰国公府,酒醒后陆舒秋就被父母二姐玄秋质问,问他为什么要对刚刚回来的长姐说那些“不欢迎她”的话!

他委屈极了!琰国公府的人一直都疼爱他,可是陆砚秋回来他们就变了!

就算陆砚秋为二姐挡了一剑,可她也很快就好了啊!他只是不太高兴,想发泄一下自己的郁闷而已,他们居然这么说他!

后来晚上玄秋就跟他“推心置腹”地谈了一次,陆舒秋这才知道长姐过去的十七年里过得是什么日子。

因为祖父厌恶她,她刚出生就被送走。即使是在距离赤都不远处的护国寺,可是祖父把控着府里所有的人不让他们去看她,甚至三番五次地拦截下爹娘派人送给长姐的钱财......

他不敢想象,没有银子,没有吃的,没有穿的......她这十七年里是怎么度过的!

看看他呢,他自生下来就被所有人宠着长大,即使是严厉刻板的祖父对着他也只会笑,和长姐比起来,他就是在蜜罐里长大的!

陆舒秋知道造成这一切的人都是祖父,也有爹娘当年的懦弱......可是他还是忍不住怪自己,怪所有在琰国公府如金似玉长大的人,原本这一切也是她的啊!

赤炎国人喜欢一对一,所以大部分人家的孩子都是同母同父,这其中父母最偏爱的大都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原本长姐该被所有人捧着长大,可是她却生生被“放逐”。甚至可能在祖父的刻意阻拦下,有过很多次命不久矣。

更何况长姐天生体弱,随便一场风寒可能就会夺走她的性命,她那么弱,是怎么活下来的?

是不是......靠着对他们的怨恨活下来的?

如果是他被出生就赶走,他肯定会嫉妒甚至会怨恨!

萧妧摸了摸陆舒秋的头,“秋儿太苦了......”说着说着她的眼圈就红了,没有人知道那些年,被老琰国公把控的那些年,她和夫君是怎么隐忍着祈祷着自己的孩子活下来的。

明明她的秋儿只是个孩子,仅仅因为长相与那个人相似,让老琰国公想起自己的痛苦,他就不顾血脉亲情,直接送走了她的孩子!

她恨不得生撕了老琰国公,他自己做错事得到报应,凭什么要迁怒到她的秋儿身上?

凭什么?!

“吱-”就在这家人眼眸发红心中怨恨之时,【韶华苑】的苑门开了,走出来一个小丫头,他们都认得她,她是陆砚秋最信任的人:墨画。

“国公爷,夫人,二小姐和两位公子,小姐让你们进去。”

几人沉默地走进了【韶华苑】,韶华苑不是很大但也不小,树木花草小池塘应有尽有。

陆家人都知道陆砚秋不喜外出,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她的身体不允许,所以提前把她喜欢的东西都布置在她的苑里。

走进正院,陆振就看到正坐在院中央石凳上只见过一次的长女,她身后是开着烂漫美丽紫花的蓝花楹树。

陆振看了眼蓝花楹树眼神微闪,蓝花楹树啊,那个人也喜欢蓝花楹树......

陆砚秋和顾长清见到来人先是一一行礼,在陆振和萧妧坐下后,陆砚秋不废话直接开口:“我想知道我当年被送走的原因。”

陆家人闻言齐齐色变。

沉默许久,陆砚秋也不恼怒,只是眼神微凉看向萧妧,她的...娘亲。

萧妧长相很美,是那种有种攻击性的美,再加上一双凌厉出众的凤眸,让她看起来非常不好惹。当然事实上她确实不好惹。

“秋儿,那些事情已经过去......”

“告诉我吧,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确定对你们的态度?”陆砚秋直视着她,两双相同的凤眸在半空中相遇,最终,萧妧败在了长女越来越冷的目光下。

“好,我告诉你。”萧妧叹了口气,凤眸黯然开始说起那些掩埋在时光深处的秘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笑笑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