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深喉口吞精性 做完是谁给谁擦

阿扎尔阿扎尔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556 次 收藏

“教授,你今天是来采集魔药材料的吗?”达林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要仰着头才能看到西弗的脸,而且还得如此费力,才能不被对方的下巴挡住自己的视线。这就要风水轮流转吗?

“瑟尔沃的脑子丢在禁林的某个地方了吗,我假设作为教授的自己还不需要向你汇报吧。”该死的,居然白跑一趟,不但什么也没有弄到,还要保护这个聒噪的小鬼,当时自己怎么就那么愚蠢的拦住了独角兽。

“我只是顺口问问,呵呵。”达林跳过了横在前方的断木,不敢继续搭话。其实本来打算说自己对禁林很熟悉,可以给他带路的,但是又怕解释不清被西弗讨厌。自己还没有决定要告诉西弗自己就是玉璞,一方面不知道西弗会不会原谅自己丢下他十几年,另一方面自己现在变成小孩也会被他笑话的吧。还是先忍耐一下,等到自己大一点,重新跟西弗建立了感情,并且有足够把握带走西弗之后再说吧。反正两个人还是在一起,没有差啦。想到自己会和西弗像以前一样生活在一起,达林就控制不住自己越来越翘的嘴角。

半个小时之后,一直赶路的二人终于到达了霍格沃茨大门外。

“瑟尔沃,今晚六点,地窖禁闭。”平滑的耳语声突然响起,没有给达林反驳的机会,斯内普就撇下对方,率先冲进校园。

“哎,你怎么也不等我,明明顺路的嘛。”达林小声的嘀咕着自己的不满,将所有挡在自己面前的石子踢飞,丝毫没有注意到校园的角落里,三个拥不同发色的男孩显然在争吵着什么。

“哈利,别信他说的,马尔福都是阴险的斯莱特林的毒蛇,邪恶的食死徒!”罗恩*韦斯莱激动的向德拉科大吼,长满雀斑的小脸迅速变红,简直快和头发一个颜色了。

“红头发的韦斯莱,你说什么。”德拉科上前一步,抓住罗恩的衣领,直直的盯着对方的眼睛,“你要对自己的话负责,韦斯莱。”

“马尔福,放开他。”哈利抽出了自己的魔杖直指德拉科,“放开罗恩,马尔福。我不会接受你所谓的好意。”

“波特,刚刚拥有了魔杖就急着展示自己非凡的魔法天赋了吗?还是说急着发扬格兰芬多的传统以多欺少巩固自己的黄金男孩地位?”低沉、冰冷的语调就像是能够渗入皮肤直达骨髓一样,让站在他面前的哈利浑身发冷。

“教授,下午好。”德拉科松开罗恩的衣领又拿帕子擦了擦手后,才整理下衣袍向斯内普问好。

斯内普看了眼自己的教子,阴森森的说道,“马尔福,我想你应该知道,作为贵族不要随便去碰那些会污了手的脏东西。”

“是的,教授,以后不会了。”德拉科恭敬的回答道,眉眼间夹着一抹鲜亮的笑意。

斯内普露将自己的目光重新笼罩在自大自满的救世主波特身上,出一个冰冷的笑容“那么,格兰芬多侮辱斯莱特林扣10,意图用魔法伤害同学再扣10分。”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配合着拖着长腔的语调无疑不表达了主人此时愉悦的心情。

哈利猛地抬起头看了斯内普一眼,亮绿色的眼睛里燃起了愤怒的火焰。

看着这样敢怒不敢言的波特,斯内普觉得十分惬意但是又有些遗憾。要是他能像老波特一样大吼大叫,自不量力的话自己就可以扣更多的分了。强压下心中的厌恶,回给波特一个嘲讽的冷笑,“马尔福,跟我走。”

“是的,教授。”马尔福从波特身边经过的时候,轻飘飘的丢了句,“你会知道今天的决定有多么的愚蠢的,波特。”铂金色的头发在傍晚前最后一缕阳光的的照射下,折射出耀眼的金光,一刹那竟晃得波特睁不开眼睛。

斯内普将德拉科带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先向门口和壁炉丢了一打咒语,之后才做到了自己的书桌后的椅子上,双肘立在桌子上,两手交叉支撑着下巴,一副等着对方解释的样子。

德拉科上前一步小心的解释道,“教父,我本打算和波特交好,最好可以达成某项共识。但是看来波特并不是个有脑子的人,他愚蠢的拒绝了我。”

“啧,难道说之前的接触还不至于让你认识到波特是个自大,愚蠢,没有脑子的蠢狮子。又是什么使你认为现在的已经成为备受瞩目的霍格沃茨的黄金男孩的救世主波特会接受你这样一个阴险的斯莱特林的好意。”斯内普哗的一下站起来,双手支撑在书桌上,身体前倾逼近铂金男孩,“德拉科现在的你还没有那个能力去阻止或是推动什么,你的家人和你的实力应该让你知道现在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的拿着儿童魔杖挥泡泡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够懂得隐忍,藏拙不失为一个明哲保身的好办法。不要再在别人的眼皮底下做些拙劣的下动作,那只是会让你和你的家人陷入更深的泥沼。”

看到眼前男孩的脸变得更加苍白,身体也微不可查的轻轻颤抖斯内普无奈的叹了口气,抬手右手放到对方单薄的肩膀上尽量放软语气说道,“当时收你为教子时我向你父亲提了一个条件,我想卢修斯应该不止一次的告诫过你。我希望你能懂得,德拉科,我希望自己的教子能够好好的活着,不会给我也不会给他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是的,教父。我会记住您今天说的话小心行事的。”教父说的没错,是自己太大意了,不仅当着大嘴巴韦斯莱的面说了那些危险的话,更没有考虑到如果波特把那些话告诉邓布利多后马尔福家的境地。自己还是太幼稚了,太异想天开了,想到这里德拉科十分羞愧,苍白的小脸上飘上几朵绯云。

“教授,我来……德拉科?” 突然一声震惊的低唤打散了地窖中难得的温馨。

与西弗分开后,达林兴势冲冲的回到寝室,把上次离开禁林时收集的魔药材料和这次带回来的一起放到床上,经过严格的筛选确定了几种珍贵的材料和两三种自己不认识的植物后,便急匆匆的杀到西弗的办公室,本来时间刚刚好,还以西弗会坐在他专属的大沙发椅上等着自己,没想到进来后却看到西弗和德拉科亲密的靠在一起,一直讨厌和别人触碰的西弗竟然亲密的将手搭在德拉科的肩膀上,最诡异的是德拉科竟然还有几分脸红。天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在做什么?

“该死的,”斯内普才想起来他之前急于想知道瑟尔沃会用什么魔药材料来贿赂自己,所以让对方六点就过来,并且吩咐了画像直接放瑟尔沃进来。

斯内普收回放在教子肩膀上的手,站直上身对德拉科说到,“德拉科,记住你今天的话。”最后又警告的瞪了德拉科一眼才放行,“好了,你出去吧。”

“是的,教授。”德拉科恭敬的向自己的教父行了个礼后,转身向外走去,经过仿佛被石化了一样的达林身边时,责怪的看了对方一眼。

“瑟尔沃,即使你嘴巴张的再大,我也没有宠物粮喂给你。”这个脑袋里长满肌肉的小鬼究竟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啊,是的教授。” 达林强压下心中的怪异告诉自己德拉科并没有露出责怪的眼神,一定是自己想的太多了,那个……教父和教子亲近很正常……正常的父子关系。收拾好心情,达林继续说道,“我是来关紧闭的,教授,这是我带来的东西,请你查看。”说完,达林走近斯内普将手里的包裹办公桌上。

“那么,右边架子下的那桶姜根正等瑟尔沃先生处理,处理方法写在架子上的羊皮纸上。”斯内普伸出修长的手指,指了指自己所说的两个地方,“至于你带来的东西,我会仔细的查看的。”

“是的,教授”达林本来是很高兴能够和西弗呆在一起的,只是刚刚那两个人亲密的画面始终在自己脑袋回放,整个心情也变得低落起来。

斯内普当然不会关心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的情绪,他只顾着谨慎而又期待的拆着办公桌上的黄皮纸包裹。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阿扎尔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