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耽高H受攻 十大中学生喜欢的礼物

小编小编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145 次 收藏

收到波特带回来的挪威脊背龙的血液,德拉科就急不可耐的约定当天下午变形课结束后去观看新出生的小龙,达林要求波特必须全程陪同,他可不想看到半巨人那么大的曼德拉草。

由于临近上课时间,达林没有将龙血送给西弗,而是和德拉科一起赶往变形课的教室。两节课德拉科过的心不在焉,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连平时要藏拙都给忘了,成为两个班级第一个将丝带变成尺子的学生,并且为了打发时间还继续将尺子变出了刻度。麦格教授为此不得不称赞他的魔法才能。

德拉科终于熬到了下课,如果不是被身边的好友拽着,他几乎要狂奔了。

在中午达成协议的地点,看到了早已等候的波特,以及多出来的浑身僵硬的韦斯莱和紧张兮兮格兰杰。

不理那两人防贼似的紧盯,德拉科假装平静的让波特带路。

整个参观幼龙的过程还算顺利,被幼龙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的德拉科根本无暇顾他。而早有准备的达林更是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看书,丝毫不理会屋子里其他四人的紧绷。

自从那天德拉科恋恋不舍的离开海格的小木屋后,达林又不放心的陪着他去了几趟,在确认两方不会打起来,德拉科不会吃亏后,达林决定继续自己的学徒大业,带着装有龙血的水晶瓶再次敲开了西弗办公室的大门。

“瑟尔沃,我假设你不是因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来打扰魔药学教授难得的远离小巨怪享受熬制魔药的美妙时光!”这只小混蛋刚刚消停没两天怎么又来了,斯内普虽然很厌烦,但身体却下意思的侧开,达林也就趁机溜了进去。

“该死的!”自己怎么就放这个大麻烦进来了呐!为什么开门的一瞬间看到是对方自己会觉得愉悦呐!见鬼的!难不成因为对方的死皮赖脸而愉悦!斯内普本能的运用起大脑封闭术,将脑子里的诡异思绪立马清空。

“有什么事赶紧说,请原谅我无法从你那呲起的明晃晃的大板牙上看出你的意图。”斯内普没有选择达林对面的沙发而是远离的坐到了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

“教授,我是来问你想好了没有,什么时候收我做学徒。”对于西弗没有坐到自己的对面,达林虽然有点遗憾但也没有多做他想,更不会料到对方是故意远离自己。

自从这个叫达林*瑟尔沃的家伙出现,斯内普发觉自己变得不正常起来,情绪会轻易的被对方影响,会不自觉的将目光驻足在他的身上。并且他还在瑟尔沃的身上发现一种十分亲密的熟悉感,而且从对方的肢体动作中不难发现他对自己也是十分熟悉,那种完全信任对方、依赖对方的眼神和不经意的肢体动作是做不了假的。可自己确实没有见过这个男孩,圣诞节那次偷偷地摄魂取念不但没有成功反而体会到了他深深依恋。当然如果这个依恋不是对方故意要给自己看到的话。斯内普已经为自己的发现怀疑起自己魔法技能,丝毫不记得自己的摄魂取念术以及大脑封闭术几乎与魔法学不相上下。

“教授?”奇怪,西弗怎么看着自己发起呆啦。不过西弗小时候好像也有这种爱好。

被达林唤醒的斯内普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追问起他此行的目的。因为拒绝与否都不是他现在轻易能给出的答案。

“哦,我弄了一小瓶龙血,呐,给你。”达林走到办公桌前将水晶瓶交给西弗。

“……”对方太过自然的态度让斯内普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那种像是对待老友的随意或是对待亲人的宠溺让他瞬间呆愣起来。即使这种情况在两人间经常发生,但是还是让这个孤独了多年的单身老男人不知所措。

看来西弗今天不在状态,怎么又发起呆了,平时他看到贵重的魔药材料都是很激动的。达林捞过对方的手将水晶瓶塞了进去,复又习惯性的揉了揉西弗自从习得大脑封闭术后就鲜有表情的面具一样的苍白面孔。

“啊……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当看到西弗震惊的双眼时,达林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迅速缩回的双手还带着烫伤的灼烧感。

以前是灵魂时这样做只是为了让双眼空洞面无表情的西弗立刻变脸恢复情感,但事实上自己什么也触摸不到,除了有一点点淡淡的暖意。可现在自己在西弗眼里只是他的学生,还是个非常头痛的学生。该死的,他一定会揍扁自己的,他最讨厌别人碰他了。啊——要命啊!心脏跳的这么快干什么,脑袋里面已经空空的无力思考了。

慌乱的达林来不及注意西弗眼神的变化,慌慌张张的向后退,差点撞倒在身后的茶几上。

扶着茶几借力稳住身子的达林,抬头看到西弗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正怒火熊熊的瞪着自己。啊。糟了糟了,长大后的西弗比小时的西弗更有压迫感。谁来救救我啊!

“嘭——”壁炉里突然传来的火焰声打乱了两人间凝滞的空气,“啊,亲爱的西弗勒斯,希望你能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最近我很喜欢蟑螂堆。”

达林从来没有觉得邓布利多的声音是这么美妙,简直是及时雨,是天籁,是……“啊!教授……校长叫你有事……我就……不……不打扰您了……我先走了!”说完达林迅速转身一溜烟的小跑出去。

“不是故意的么……”,看着格里斯疾风鼠附身的瞬间消失的小巨怪,斯内普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但是又很想知道,也许很快就要知道的。这种仿佛触摸到真相的感悟一晃而过,仅来得及抓住它的小小尾巴。该死的邓布利多最好你是有重要的事情,否则我要让你知道打断我探明真相的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报出恶心的口令,通过丑陋的楼梯,终于来到了响着悉悉索索、细小的扰人声响的满是怪异的物品的拥有史上最诡异、最恶俗品味的邓布利多的校长办公室。此时默默腹诽的斯内普大踏步的走到办公桌前将大红色沙发变成银绿色,气势不减的坐下去等着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老不修表明意图。

看着没有像每次一样急冲冲的向自己怒吼的斯内普,邓布利多突然觉得这个男人更加难以掌控了。自己出于直率,豪爽的格兰芬多学院,对待容易冲动、感情外泄的人是最拿手的了,以往看到斯内普对自己抱怨,看着他失控才会觉得这个男人是可以掌控……利用的。是什么让他改变的,居然像马尔福那样处变不惊、胸有城府。

表面上气定神闲的斯内普实则还在思考瑟尔沃的怪异举动,所以才没有急刻刻的追问邓布利多叫自己来的目的。而至于每次过来情绪都很失控,那全是邓布利多自己认为的,虽然有时候因为对方提到莉莉、波特、以及老波特让他有些愤怒,但是实际上并没有达到失控的状态,他只是很享受肆无忌惮的对邓布利多冷嘲热讽、欣赏对方的尴尬气瘪,从而验证对方脸皮到底有多厚的一个休闲的放松而已。当然也不能排除因为对方打断自己熬制魔药后的愤怒发泄。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编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