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你得太大了什么书 光明正大之精神

阿扎尔阿扎尔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302 次 收藏

“巨怪—— 在地下教室里—— 以为你应该知道的。” 奇洛教授突然一头冲进了餐厅,他的大围巾歪戴在头上,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对着教授席上邓布利多喊完,就一头栽到在地板上,昏死了过去。

“啊——”刺耳的尖叫声在四个学院中响起,餐厅里顿时乱成一团。

邓布利多不得不使他的魔杖发出几次刺耳的烟火爆炸声,大家才安静下来。“安静!各院的级长,”他沉稳地说道,“立刻把你们学院的学生领到宿舍去!”

“所有级学生跟我来!不要走散!一年级的新生站在我身后,七年级的学生排队尾,”斯莱特林的级长第一时间召集学生向休息室走去。

“达林,你去哪?”德拉科一把抓住身边打算偷偷溜走的某人。

达林吃饭的时候一直都在偷偷的关注着教授席上穿着黑色长袍,一头油腻腻的齐肩长发的斯内普教授。即使是在奇洛教授大喊有巨怪的时候也没有转移一点注意力,所以他不得不失望并且万分愤怒的看着对方在大厅乱作一团的时候冲冲的从身后的小门溜走。

“放手!德拉科!”达林低声的警告近似于蛇类嘶嘶的吐信声。

“达林,你——”德拉科从来没有见过对方有如此的明显的杀气,连面对那个愚蠢的疤头时都没有出现过。而现在对方正用一脸杀气腾腾的表情怒视着自己。德拉科僵硬的松开了紧握的右手。

看着对方眼里一闪而逝的震惊与悲伤,达林才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收起几近扭曲的表情,轻轻的拍了拍德拉科的肩膀,低柔的说道,“对不起,我不是针对你的。现在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作为我唯一的朋友,我希望你能够支持并且理解我。”看到对方的脸色有所缓和,达林继续劝解道,“这件事马尔福不适合参与,你先回寝室,以后我会向你说明的,好吗?小龙?”达林直视着德拉科银灰色的眼睛,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真诚。如果说一开始亲近德拉科还是因为他是西弗的教子,那现在不想失去德拉科这个朋友绝对是因为他本身值得。

“混蛋,不许叫我小龙!”失而复得的喜悦和亲昵的安抚让还是少年的马尔福忘记了贵族的矜持与高贵,恼羞成怒的大吼。马尔福不介意自己的朋友存在那么点小秘密,斯莱特林永远谨记真正的朋友应该如何相处。

“小龙,你脸红的样子真是可爱啊。那么我先走了,你赶紧跟上队伍,回头见。”说完不等对方回应就小跑的蹿进了一条小岔路,不见了。

德拉科不敢停留,低声的咒骂了两句,也小跑的去追已经消失在拐角的斯莱特林大队伍了。

达林仗着自己对霍格沃茨的熟悉,快速的穿梭于各个神秘的走廊和秘门,终于兜兜转转的赶到了三楼的走廊。

“该死的!”听到那扇微合的大门里传来的野兽的嘶吼声与魔咒击打到墙壁的碰碰声,达林痛恨的踢了一脚墙壁,仿佛只有疼痛才能让他冷静下来,才能阻止他冲到西弗面前保护他,质问他,揍扁他……西弗不会有事,只是让那只该死的野兽咬一口,死不了的,自己的出现只会让事情越来越麻烦,甚至会让老蜜蜂盯上,让西弗怀疑自己……

越来越大的嘶吼声让达林再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什么麻烦都去见鬼吧,如果再不出去,自己沸腾的血液就会把身体炸裂了。如果真的能做到冷静,那一开始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像是给自己找到了充足的理由,达林起身就要冲出隐身的拐角。

“乓——”沉重的大门嚯的一下被推开,一条黑影慌乱的向走廊的另一侧掠去,连拐角里突然蹦出的暗影都没有发现。

当达林快跑到门口时又一个黑影蹿出,他喘息着强合上大门,将流着涎水的、愤怒撕咬的三头巨犬关在里面。

达林看着西弗脱力的靠在不断被撞击的门板上,胸口大力的起伏着,已经油腻的头发因为沁出的冷汗而更加粘泥的贴在苍白的脸颊上。包裹右腿的黑色布料被什么撕碎,露出比黑色更加凝重的色彩,在空气散发着隐隐的血腥味。

“什么人!”

被西弗从未表现过的脆弱所蛊惑达林在对方的警告中清醒过来。“是我,达林*瑟尔沃,教授。”

“瑟尔沃带着你脖子上的圆球滚回你的寝室去,你最好忘记你今天看到的事情,否则我不介意向你展示一下 ‘一忘皆空’这个咒语的妙处。现在,赶紧给我滚!”斯内普撑起身子,右手的魔杖直指着少年,似乎随时都会迸发出恶咒。

“该死的,你才应该带着你脖子上那个生了锈的已经失去自保能力的装饰品滚回——”

“统统石化!”一道红光射中已经抓狂的银发少年。

“哈!勇敢的瑟尔沃!该让我怎么奖励你的勇气呐,让我想想。”斯内普一瘸一拐的走到达林的面前,昏黄的灯光下,吸血鬼般的面孔更显阴森。“辱骂教授扣10分,擅离寝室不服命令扣10分,违反禁令擅闯三楼走廊再扣50分,对了,还有禁闭直至学期末!怎么现在勇敢的瑟尔沃先生还有要说的吗?哦,我忘了,石化后是说不了话的。不过这样也挺好,最起码遇到巨怪时不会被它当成美味的大餐给撕碎,更不会发出刺耳的犹如曼德拉草的尖叫。不过希望梅林保佑你不会被巨怪当作有趣的雕塑给砸个稀巴烂。”阴沉、邪恶的语句犹如从古堡的墙壁里渗出来的带着冰冷的湿气将石化的达林紧紧的缠住,在一点一点的将他拽入地下。

“你应该感谢分原帽将你分到斯莱特林,否则……哼,滚回你的寝室去。”

一瞬间所有知觉恢复,达林仍保持着扭曲的面孔瞪着对方,视乎要在对方的身上灼出一个洞。

“哼!”不自量力的蠢货,如果他敢继续叫嚣,自己不介意给他一个具有黑魔法效力的白魔法。斯内普转身向走廊深处走去。

“该死的,你这个混蛋,你——”突然间舌头剧烈的向喉咙深处卷缩,强烈的呕吐感和违和感让达林说不出话来,两只手无助的掐着脖子。

“你最好老老实实的乖乖听话不要试图惹怒我否则我不介意用一个巫师替代毛茸茸的动物来试药。”斯内普俯下腰凑到达林的耳边阴森森的说道,丝滑得几近温柔的低语在黑暗的走廊伴着野兽的嘶吼映衬的更加诡异,任谁听了这样的声音都会控制不住惊恐颤抖。

随着对方越靠越近的面孔,一股冷意蹿上脊背。达林突然觉得眼前的西弗不是那个自己可以骂他臭小子的男孩了,刚刚看到他受伤而暴起的怒火才是自己敢向他大吼的底气,而现在自己更多的是对一个成年西弗的畏惧,那凝重的带着毁灭气息的魔压无时无刻不诏告着这个男人的强大和冷酷。

达林小心翼翼的跟在西弗身后,即使对方一次强过一次的毒液攻击,达林也只是安静的一如既往的紧随其后。

斯内普其实很想直接给身后男孩一个阿瓦达,但是与霍格沃茨的魔法契约不允许教师伤害学生。因此他更希望这只该死的小崽子能在霍格沃茨的某个走廊里有幸遇到历史上第一个闯入霍格沃茨的巨怪。

达林吸了吸鼻子,一股恶臭钻进他的鼻孔,那是一种臭袜子和从来无人打扫的公共厕所混合在一起的气味。还没等他抬手捂住鼻子,一只消瘦而有力的大手就扯住了他的胳膊,仿佛钳子一样掐着他在走廊里快速奔跑。

盥洗室里一只十二英尺高的巨怪倒在满是破碎的陶瓷与木块的地面上,格兰芬多的黄金三角正一脸惊魂未定的承受着麦格教授的怒火。

斯内普用逼人的目光迅速剜了哈利一眼,在听到麦格对三个自大的不知死活的蠢狮子的所谓惩罚后便觉得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拽着身边的令人头痛的小巨怪向地下室走去。

“好了,现在已经到了斯莱特林的休息室了,勇敢的瑟尔沃先生是不是可以不用在像个鼻涕虫似的紧粘着你的魔药学教授立刻滚回你的寝室了……说话,我想你那具有装饰作用的眼球还没有进化出发声的功能。”该死的小崽子,辱骂教授还觉得自己很委屈吗?没给你丢到巨怪脚底下就已经是梅林的恩赐了。

“西弗勒斯*斯内普,你的右腿应该尽早敷药,而不是像个模特一样四处招摇你那深浅不一的步伐。怎么你又要扣我的分,那随便你吧,反正斯莱特林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啊,对了,有句话奉劝你,什么事都是要量力而行的。还有,该死的!记得你的承诺。”你答应过我要爱惜自己的,如果你敢反悔,如果你感在为了莉莉那个小崽子而让自己受伤,我不介意现在就把你打包带走,管你什么救赎的百合花。

直到眼前的画像询问自己是否要进入,斯内普才发觉自己不但被一个一年级的小崽子给威胁了,而且还被对方的气势所震慑了。量力而行吗?哼,斯莱特林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承诺?食死徒,还是凤凰社?你又是以那种身份来警告我的?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阿扎尔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