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就用口帮帮我吧 哔哩哔哩漫画官网在线观看

笑笑笑笑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566 次 收藏

“我喜欢你!”

一向傲娇的男人憋红了脸,突然大声地喊了出来:

“请……和我交往!”

“哎?”清丽可人的女孩转过身,那双清澈的大眼睛里满是泪水,不敢置信地望着面前的男人,“不可能、你怎么会……你不是说绝对不会喜欢我吗?”

“啧,”

男人狼狈地捂着红透了的脸,小声解释:

“那是傲娇、傲娇啦……真是的你这个蠢女人,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对你的这份心意我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所以,请和我交往吧,藤叶。”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视里播放着的白烂言情剧。

女主的姓氏好巧不巧和我一模一样。

但果然这只是电视剧里才会发生的情节吧。

“小细姐姐?”

一边趴在小桌上用蜡笔涂涂画画着的绿发女孩仰起脸,疑惑好奇地看向我忽然问:

“你最近怎么不去打工了呢?”

“嗯?”

我回过神来,看向徐伦,竭力打起精神笑着回答她:

“噢,那个啊。我突然不怎么缺钱了,已经没必要打工了。接下来都有时间像这样在家陪徐徐玩耍,不好吗?”

“好~~~”

徐伦笑得眉眼弯弯,开心地朝我扑过来。

我摸了摸女孩又软又柔顺的头发,忍不住叹了口气。

老妈发现了我存钱的意图,坚决反对我骑摩托,现在的确没必要再打工攒钱了。但想到上午给岸边露伴打电话时的情形……

在我表达了结束打工的请求后,电话那端的男人连问都不问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还是那么莫名其妙啊,岸边露伴,完全看不透他现在的想法。

有点厌倦了。

我无精打采地这样想,门铃就在这时被按响了。

推开门,门外站着的是那个名叫山岸由花子的女高中生。

“藤叶小姐,”

黑色长卷发的美艳少女温婉地笑着,礼貌地举起了手中的蛋糕盒,

“打扰了。”

☆☆☆

“所以……山岸同学,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我疑惑地看着坐在我家沙发上仅仅见过一次面的女生,疲惫地向她提问。

就在刚才,她刚滔滔不绝完全不容我插嘴地将她和康一君心意相通开始交往的事事无巨细地描述了一遍。

“哎呀,藤叶小姐,”

山岸由花子优雅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这才笑眯眯地看向我,双眼中满是恋爱中少女的幸福笑意:

“我们不是朋友吗?像这样进行恋爱相谈也是很普通的事呀。”

???

就见过一次面吧?还差点被她的替身能力攻击、怎么就成为朋友了?这人也太自说自话了!

“所以你和那位露伴先生进展到哪一步了呢?”

由花子忽然问。

“什么?你在说什么。”

我皱起眉头来,不快地否认:

“我都说了我和那个人之间什么都没有。只是普通的打工雇佣关系,不对……现在也不是了,我已经不去他那里帮忙了。”

“这样啊,”

山岸由花子一脸了然地点点头,自说自话地接道:

“吵架了?你愿意的话,能详细说说吗?”

“不是的!都说了不是的!!!”

“小细姐姐有男朋友了吗?”

一边的徐伦也感兴趣地坐到了我身边,好奇地问,

“是什么样的人?”

“我没……”

我突然好疲惫,也懒得再解释,自暴自弃地说:

“所以说……没可能的。”

☆☆☆

“原来如此。”

山岸由花子在听了我的抱怨后点了点头,认真地分析着:

“对方是相当傲娇的类型啊,怎么都不愿意表露心迹嘛。”

徐伦在一边听得一知半解,但也像模像样地努力想要加入话题,拉着我的胳膊追问:

“小细姐姐,你很喜欢那个人吗?”

“没!才没——一般……普通喜欢。”

对,我藤叶细也如此理智的成年人,是不可能被恋爱这种幼稚的小事冲昏头脑的。

本来就是,岸边露伴只是我感兴趣的类型。

因为意外被他得知了我的心意,所以感到不甘心而已。

最初就只是想让他先表白而已。

现在也是,我只不过……只不过不甘心输给他而已。

“是吗,可是藤叶小姐,现在的表情看着就很难过。”

山岸由花子同情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男人而已嘛。时间一长就会忘到脑后的。”

我逞能地扬起嘴角,不屑地挥手。

☆☆☆

我只是普通程度地喜欢岸边露伴。

并没有真的迷恋上他。

真的只是普通程度。

时间一长就会忘掉的那种喜欢……

忘不掉啊啊啊啊!

就是好在意,这个混蛋无情的男人。距离我结束打工已经一周了。

整整一周,一通电话都没打过来,真的就再也不联系了!

可恶、果然、果然他一点也不喜欢我呜,会画我的速写也只是心血来潮吧。

“细也,暑假也别老是宅在家里。偶尔也出去和朋友玩嘛。”

妈妈路过我的房间,探头进来对我说。

“知道了知道了!”

我烦躁地不再去想和岸边露伴有关的事,匆匆忙忙地对着镜子小心翼翼地画着眼影,

“这不就在准备嘛。”

“哎呀,还化妆呀,和谁出去玩?男生女生?”

老妈顿时八卦起来。

“同学聚会。同学聚会而已。”

我气鼓鼓地解释:

“难得暑假回到杜王町,和以前的高中同学聚个会而已,吃过饭就回来。”

“什么嘛,可惜。我女儿这么漂亮,怎么就是交不到男朋友噢。”

(╯‵□′)╯︵┻━┻

呀卡嘛西。

☆☆☆

同学聚会什么的,原本是不打算去的。

实在是呆在家里太无聊了,为了不继续萎靡不振下去,我决定给自己找点事做。

虽然高中毕业升入大学才2年,但据说班上的同学几乎都有了恋爱对象。

我不喜欢父亲SPW基金会那种忙碌奔波的生活,也讨厌承太郎先生拜托的和替身能力有关的事。

我喜欢平静普通的生活,但喜欢的男生类型却决不能普通无趣。

大概就是这个原因,从小到大身边都是正常人的我始终没有恋爱。

想到许久不见的高中同学聚会上大家都会成双成对,而我依旧是一个人……

可恶,这么一来岂不是更凸显了我的可悲吗?

我认认真真地画了妆,换上了平时不会穿的短裙和高跟鞋,打扮得漂漂亮准备出门。

正在厨房里帮着妈妈准备晚餐的徐伦抬头一见我,双眼一亮地跑了过来,很给面子地惊叹道:

“哇!小细姐姐今天好漂亮噢。小细姐姐穿裙子啦!小细姐姐还喷香香了!”

徐伦真是可爱,谁不喜欢嘴甜乖巧可爱的小孩子呢。

我一把抱起徐伦亲了亲,高兴地许诺她:

“乖,等姐姐回来给你买蛋糕。”

“小细姐姐和谁出去?”

徐伦眨着大眼睛兴奋地问:

“是上次说的那个男朋友吗?”

我刚想说没有,老妈耳朵一竖,光速从厨房里闪现过来,两眼发绿地盯着我,然后温和地看向徐伦柔声问:

“徐徐,你说的是谁呀?阿姨怎么不知道你小细姐姐有男朋友了呀?”

徐伦天真单纯地朗声回答:

“就是姐姐打工地方的男朋友呀,我听小细姐姐提到的,好像叫……叫……露……露伴?”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妈尖叫着疯狂扑向我:

“岸边露伴?!你和岸边露伴在交往!?为什么不告诉妈——”

我忍无可忍地怒吼:

“【旧事重提】!倒退5秒!!!!!!”

☆☆☆

我憋着一肚子气狼狈地从家里跑了出来。

距离聚会开始时间还有点早,我于是朝镇中心的面包店走去,打算先四处随意逛逛。

因为是夏天,哪怕临近太阳下山,空气里还是格外闷热,茂密的林荫道间,蝉鸣一阵阵此起彼伏,吵得我有些头疼。

啊,说起来岸边露伴家门前,也有这样一条道路呢。

……不对怎么又想起那个混蛋了!就是因为总是想到他所以才会一直在意,这样下去不行、一定要忘掉忘掉忘——

“细也?”

哎?是出现幻觉了吗?身后为什么传来岸边露伴的声音?

我回过头,只见某位绿发青年漫画家正背着画板,满脸诧异地站在那里看着我。

“又、又出门取材吗?”

我刚想故作镇定地和他打招呼。

露伴的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他没说话,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低头紧紧地盯着我的脸一言不发地打量了起来。

这又是什么操作?刚才打招呼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为什么突然表情这么可怕?

好像……是在生气?

“你这是什么打扮?”

他皱着眉没头没脑地呵斥道。

“什么?”

我整个人都懵圈了。

岸边露伴还在上上下下打量着我,然后机关枪一样不停歇地逼逼起来,语气挑剔又嘲讽:

“裙子为什么这么短?就算是夏天你穿得未免也太过风凉了吧。上衣不觉得太紧了吗?哼……还画了眼影?你这个女人……到底是去见谁?!为什么突然打扮得这么漂亮——”

他话说到一半,猛地停了下来,像是察觉到自己的失言放开我后退了一步。

我大脑一片空白,愣愣地盯着他,不知该说些什么。

像是为了挽尊,露伴强行镇定了下来,逞强高傲冷笑道:

“以为穿着暴露就是性感吗,真是不知廉耻。”

……他骂我!

这个狗男人又骂我!!!

我脑子飞速运转,迅速做出反击,指着他大声喊:

“你说我?你还有脸说我!一个大男人整天露着腰给谁看啊!你才不知廉耻你才——”

“哎?那不是藤叶吗?”

一边路过的男男女女忽然指着我惊叫道:

“怎么回事?她不是说一个人来吗?原来是和男朋友吵架了?”

草、怎么偏偏在这里遇到了高中同学?

“不是的、他不是!我和他——”

我连忙朝人群走过去想要甩开露伴向他们解释,却一时忘记了脚上平时几乎没怎么穿过的细高跟,脚踝一崴,身体失去了平衡朝一边摔去。

“细也?!”

岸边露伴连忙扔下画板上前一步伸手扶住了我的腰。

但已经晚了,他跟着我两人一起朝路边的灌木丛里摔去。

扑簌簌——

天旋地转,树叶漫天飞舞,远处人群惊叫,一时间一片混乱。

“好痛好痛……好痛……呜?”

我仰天摔倒在刺人的灌木丛里,刚想爬起来却发现岸边露伴就俯身压在我身上,他双手撑在我身边,抬起了头。

好死不死嘴唇和嘴唇轻轻擦过,我和他一起僵在了那里。

那双深邃漂亮的眼睛近在咫尺不敢置信地望着我。

“……”

“……”

呜哇——

我的初吻呜呜呜呜呜……

“你还在发什么呆、赶紧……起来啊!”

岸边露伴红透了脸,却还是故作不耐烦地迅速起身,一边朝我伸出了手。

我羞耻地双眼含泪,啪地甩开他的手,想要自己站起来,脚踝一阵剧痛,我认不出倒抽了一口冷气:

“疼——”

早知道就不穿高跟鞋了呜。

脚踝应该是扭到了,微微红肿着,稍稍一用力就痛得快要裂开一样。

岸边露伴瞥了一眼我扭到的脚踝,沉默了一会儿,重新伸手,又不耐烦地催促了一遍:

“你还要在那里躺多久?这个时候就别傲娇了,把手给我。”

谁傲娇!?我傲娇?我他妈——他凭什么说我?我呸——

……算了,那边的高中校友们一脸八卦看戏的表情,我连忙板着脸维持着自己的高冷形象,不情不愿地拉住了露伴伸过来的手,让他把我扶了起来。

是因为长年握笔的关系吗,指腹那里的薄茧有些粗糙地划过我的手指,立刻带起了灼人的温度,他的手很漂亮,虽然有些消瘦,但异常有力,掌心也是滚烫的。

我的脸没出息地发热了。

“既然不习惯,就老老实实别穿有跟的鞋子。”

死.直.男岸边露伴没好气地又怼了我一句。

我才憋下去的眼泪又哗哗开始往外涌。

“我说什么了你又哭?笨——”

他还没说完,我的高中八卦校友们已经从对面一股脑跑了过来,一边用探究好奇的眼神肆意打量着岸边露伴,一边关切地对我说:

“藤叶,你这扭伤得有点厉害啊。”

“对呀藤叶,这样可不行,你别勉强参加聚会了,我们下次再约也行。”

“是呀是呀,藤叶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不行不行不行,这个时候如果不跟他们去聚会,那岂不是就要落单独自面对岸边露伴了吗?

我不能——

“回去吧。”岸边露伴轻描淡写地说。

“知道了,那我回去了。”

我扭开脸不去看他,和高中校友挥手作别,扭头就要往回走,才走了一步,脚踝又剧烈刺痛了起来,疼得我连忙停下了脚步。

“哎呀,藤叶都这样了……男朋友就背她回去吧。”

还没走开的同学里有女孩子小声打趣地提议。

“不、都说了不是男朋友——”我连忙回头解释。

“可以是。”岸边露伴忽然开口,没有语气地打断了我。

哎?

……哎???????

他说什么?他刚才——

“细也,”

岸边露伴背对着我俯身道:

“过来,我背你。”

心脏开始疯狂跳动。

脑袋里好像不断炸开烟花般轰轰作响,就连一边树荫下吵人的蝉鸣都被掩盖了过去。

☆☆☆

这……这不是真的。这该不会是梦吧。

我脸颊发烫地趴在绿发青年漫画家的背上,心跳还在砰砰作响。

我看不到岸边露伴的表情,可是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他始终红得像要滴出血的耳朵。

一路上他什么也没说,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脑袋里依旧乱作一团,还在不断回放着他刚才的话。

——“可以是。”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不行、不能再仔细想下去了,心脏已经跳得快要炸出胸口了。

“细、也……”

岸边露伴忽然咬牙切齿地开口了,声音低得不像话:

“你是想……勒死我吗?”

“哎、哎?!不是的、我不是……对不起……”

我这才注意到大概是太过紧张的关系,我下意识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

“……不许哭。”

他烦躁不堪地打断了我,语调却好温柔,停顿了一会儿又说,

“下次,不要穿高跟鞋了。”

“……噢……”

不穿了,真的打死也不穿了,矮就矮吧,反正岸边露伴也没高到哪里去……

“还有,裙子也不可以穿太短的。”

“哈?你凭什么管我!你自己不也露着腰——”

“到了,快下来!”

岸边露伴直接打断了我的话。

我抬头,果然,已经到家门口了。

哎……怎么这条路这么短呢,已经到了呀……

心里忍不住地遗憾起来。

岸边露伴没有立刻转身就走,他扭开脸扶着我蹦跶上了台阶,按响了门铃。

很快我妈就来开门了。

我应该不是亲生的,我妈迅速瞥了我一眼,然后就再没把目光从岸边露伴脸上挪开过。她脸上露出了慈祥到可怕的笑容,语气难得亲切地柔声问:

“哎呀,你就是……就是岸边先生吧?细也这孩子真是的,也不早点说你要来——”

“妈——”

我皱眉打断她,

“你看我一眼行不行,你女儿脚扭了,他……他是送我回来的。”

“嗯,那就……不打扰了。”

明显不擅长社交的岸边露伴轻咳了一下,转身就要走。

“哎?这就回去了?不进来坐一会儿吗?你们在交往吧?”

“妈!!!”我恨不得上前捂住我妈的嘴。

身后夕阳下,绿发男人的脚步忽然停住了,他犹豫了几秒而已,转过了身。

绿色深邃的眼眸背着光,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带着无比认真的神色说:

“还没有。”

☆☆☆

“小细姐姐,”

徐伦跟着我又蹦又跳,像只活泼的小兔子,满脸好奇声音清脆:

“我在窗边看到啦,那个就是你的男朋友吗?好帅呀,和徐徐一样是绿色的头发呢。”

“徐徐。”

我停下一瘸一拐的脚步,终于忍不住大大裂开了嘴角,一把抱起了可爱的小女孩,高高将她举起:

“他说还没有!他说还没有在交往!所以他的意思是……将来有一天我们会交往!”

“小细姐姐?”

徐伦一头雾水但又高兴地看着我,像是被我感染了一般灿烂地笑了,问:

“你说要给徐徐买的蛋糕呢?”

啊——

忘记惹_(:з)∠)_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笑笑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