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揉捏我胸前小白兔 t大校花若芸沉沦第六章

苏沐颜苏沐颜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84 次 收藏

匈奴数万大军入侵上谷、渔阳等地,辽西太守被杀,渔阳守将韩安国战败,掳掠百姓上千,刘彻大怒,举得自己还没来得及去找匈奴,匈奴就挑衅上门,调集人马即刻出兵,这次朝堂上已经没有一点反对、和谈的声音,甚至民间要求战斗的声音甚高,卫青等人再一次雄赳赳的从长安出征,斗志昂扬。

“哈,看剑!”刀剑之声不绝,刘彻望过去,乃是两个玄衣少年在比试,武艺皆是不凡,刘彻来了兴致,站在廊上向下观看,认出其中一人乃是陈栋,另一人却无印象,问午阳公主“那个何阿比试的少年是谁?”

“回皇兄,他叫霍去病,是卫青的外甥”,午阳尽力收起愁容,躬身而答,刘彻再看过去见陈栋已经处于下风,那个叫霍去病的少年步步紧逼,锋芒凌厉。

不多时陈栋落败,拱手道“霍兄弟剑法玄妙高超吾不及,栋认输”,霍去病一愣,本以为他会像其他大少爷一样要么看不上他出身、要么一直纠缠坚决不肯认输的,“陈兄承让,吾也只是剑法胜出,余者皆不及”,对他多了一分好感。

阿娇顺着声音看过去,这个场面还真是很难想象,她每次见到卫家人都有些这样想法。

刘彻让人引来参见,陈栋是很熟悉的了,参见完毕听皇帝训示、表扬之后,笑呵呵的站在阿娇身旁,阿娇看了他一眼,别人或许不知,她却知道他刚刚有故意想让的,而且这么大了,她还没有听说过他因为什么事情发过大脾气,礼贤下士、克己守礼、恭敬谦和,长安人皆道这位才是真真正正不像陈家人,阿娇却是有些担忧了。

霍去病第一次见帝后,初时尚有些拘谨,答了几句便放开了,阿娇笑笑,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性格应该是天生的,刘彻显然也是很喜欢他,甚至当下赐给他一把剑,并吩咐午阳,好生培养常带他进宫看看,霍去病举着剑很高兴的退下。

“阿栋,比武时为何要让他?”阿娇陪着午阳下去说话,刘彻叫过来陈栋问。

“禀陛下,臣是觉得,他天分在臣之上,比臣差的仅是所学时日较短而已,臣以此胜出,胜之不武”,陈说完见皇帝还看着自己,只好又继续道“且臣看他颇是傲气,招招凌厉,臣亦不想斗得太过”

刘彻看着眼前这个从小看到他的少年,不得不说他还真是不像陈家任何一个人,只是不知道他是看似无锋还是当真无争,“是太过傲气,这点不像他舅舅,卫青啊又太谨慎了”,但磨砺之后未尝不是另一个将才,他喜欢那个少年敏捷又不服输的眼神。

“阿嫂,您说大军现在能到哪里了呢?我这心,便一直跳呀跳的,我,我还是担心”,午阳摸着肚子险些掉泪。

阿娇摸摸她头发,“咱们的午阳何时这般多愁了,卫青已经不是第一次出征,且素来谨慎,必能得胜归来的,倒是你要仔细身体才是”

“嗯,午阳听阿嫂的,吾亦不能坠了大汉公主之名”

阿娇噗嗤一笑,这到底还是个孩子呢,又摸摸她的发丝,像对自己的妹妹。

“臣妇卫氏参见皇后娘娘”

“起”

自卫女出嫁后,阿娇也是见过她几次的,毕竟也算是她的门下了,如今又有卫青和午阳的关系,卫女也常进宫觐见。卫女跪坐到席上,华服珠玉、态度优雅,如今俨然一副贵妇人模样,卫子夫趁着答话时也再一次打量阿娇与午阳,举茶盏之时又一次微微整理了下根本没有一点乱起的衣裙下摆。

午阳看到,未语,而是接着问几个孩子的事情,卫青的三个姐姐她最喜此人,温柔、善解人意,虽说成婚那几年吃了些苦,但她夫婿跟随卫青出征有功,如今日子也越来越好了,可以预见以后能更好,午阳觉得她不像那些讴者歌姬,与卫青的谨慎倒是如出一辙,比他们那个风流势力的母亲要强太多了。

想到那个女人,午阳心中不大高兴,要不是看在卫青面上,她是万万懒怠搭理的,好在也不住在一起,算是眼不见心不烦了。

而阿娇并没有询问太多,只是看了看她便让她退下了。

御驾起行,午阳带着公主府上众人跪送。

“阿娘,那便是皇后吗?”卫子夫最小的女儿苏宜瞪着大眼睛看着远处的人马车架,有惊奇也有艳羡,“比公主舅母的仪架还要华丽漂亮呢,阿娘,我长大了也要当皇后”

卫子夫长女苏光掩袖而笑,弯腰点着她额头,“吾家三妹可是志向不小矣,姐姐等着以后沾光喽”,不想次女苏涟转了转眼珠对后面道,“陈少君有礼”,见着大姐立刻恢复淑女样子,哈哈大笑跑远,苏光跺脚,“娘,您看二妹!”提裙小步跑着去追。

卫子夫怀中抱着儿子,看着帝后车架远去直到看不见,回身着看着女儿们嬉笑,慢慢微笑,这些虽与她最初所求相差很多,但似乎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阿娇转过头,看向前面,刘彻的头疾又犯,躺在阿娇怀里,闭目皱眉,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看到那个卫女带着几个孩子的一瞬间觉得有些熟悉,有时候看着静静在一旁看书、下棋的阿娇也有类似的感觉,可略一想头疼更重,便又丢开了。

阿娇给刘彻顺着头发,还在想陈家的事。

………………………………………………………………………………………………………

同样是夫君远征,陈家十六女陈琦的态度与午阳就截然不同,仿佛就没那回事一样,阿娇对她的风流事有所耳闻,但并不想多过问,只是看她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凝眉,“当日你若不想嫁给齐家,可以和吾直说,吾早说过,不会勉强你们任何一个人”

“嫁谁不是嫁呢,我早想开了”,陈琦将女儿交给侍婢抱下去,“娘娘无须为我忧心,齐家半句不敢有怨言的”

阿娇是心疼的,犹记得当年的十六妹妹是个活泼俏皮的姑娘,“阿琦,忘了吧,他不会回来了,可你的日子还要过很久”

陈琦垂首不语,任凭眼角的泪慢慢滚落,感觉姐姐拍了拍她的肩膀,终是以手捂面痛哭出声。

又是一年秋皇之时,汉之诸王侯皆入长安请见、祭祀,诸多回到封地的诸侯再一次回到长安,不少人见面甚至相拥对泣,各自诉说自己的不适应和郡县官员的苛刻相待。

大朝会上刘彻对于又拥挤的朝堂还有些不能适应,皱了皱眉才安坐,再看一个个要么酒色过度要么昏聩不问世事的样子,把这几个月来精神气十足的朝堂混进一股浑浊之气,刘彻心中暗自恼火,听奏了祭祀事宜迅速的退朝。

前方战事消息陆续传来,几路大军的形势都让刘彻一扫暗恼之气,两国持续交战,最终拼的乃是国力,而匈奴王已老迈,匈奴私下各部多有不合,而大汉立国已久,兵力、财力甚厚,这也是刘彻始终有底气的原因。

诸侯多半已经不大关心战事,暮气以现,当然也有少数远见派,看出皇帝怕不止是想把他们赶出朝堂那么简单,试着向皇帝请战,刘彻却未准,但心里也是记下了这些人的名字。

“淮南王的意思是?”刘彻看着已经哆哆嗦嗦由人扶着进长安的老迈刘安,心中讥讽。

“臣闻听修成君有好女,想为臣子迁求娶女君,臣膝下唯有二子一女,且仅有此子未及婚配,臣已老迈不堪,也只剩这点心愿啦”,刘安拿出手帕擦掉嘴边控制不住留下的涎水,这些话分几次才说完,样子已经看不出曾是雄霸一方的王侯,仿佛不过是个为了儿子着想的普通老父,“老臣亦不能再为陛下为大汉分忧,愿献淮南三年采邑以资大军抗击匈奴”

刘彻感叹“还是淮南王有忧国之心啊,若大汉诸侯诸王国皆类淮南,匈奴何愁不平”,心中却是骂他老狐狸,不过是现在腾不出手收拾他罢了,又赐淮南王几仗,特准他以后不必来朝,道“太子仪表堂堂,出身高贵,只修成君先时坎坷,唯一子一女,吾虽是亲弟却不好替她做这个主”

刘迁替父亲告罪,说他已经听不清楚陛下声音,便自己在父亲耳边转述,刘安听完露出理解态度,“臣自当再次登门拜访,以彰诚意”

温室殿东阁中,修成君也正在和阿娇说这件事,言语之间表示是愿意的,她不懂政事,在她眼中这绝对是门绝好的亲事,自皇帝承认她的身世,上门求娶女儿的人家不少,虽说女儿年纪不小了,但她等这么些年就是想等着更好的,刘氏宗族是首选,当然绝对要是有实力的诸王。

她其实和阿娇不熟悉,而且总有几分怕这个不大爱对人笑的皇后,但是听闻她颇受宠,自己也不会绕过她直接去找皇帝弟弟的。

隆虑公主也在,听了她的话,当即就皱眉了,合着自己之前都白劝了,“阿姐,那刘迁虽然不错,但汉室皇族也不是没有别的才俊,吾看还是先看看再说吧”,出来就和她又细细讲解了淮南一系的历史,金俗听得半懂不懂,没了主意,只能求助刘彻。

刘彻到底是没有同意,又不想再管这些婆婆妈妈之事,便又推给阿娇,阿娇便又拜托了隆虑公主,那一世做主的王太后大概这事上是没少被田蚡忽悠,至于刘彻……阿娇看着他,这一次金俗的人心不足其实他心中不待见,也就有了疏远。这人对看重的人会好,也会重亲情,但,都有限的,且限度是对任何人的。或者帝王当如是吧。

刘彻落笔如飞,边写边问阿娇新的一批宫人招的如何,又问各家诸事,阿娇一一对答,却见他速度未减,且丝毫未错。

“怎么了?何以这般看我?”刘彻抬头看了一下,继续读写。

“只是觉得阿彻比半年前又进益了”,阿娇收起一份奏疏。

“头疾总难免耽误一些事务,但我不能一直被它控制”,刘彻说的云淡风轻,“这些还难不倒我”

阿娇拿着奏疏的手顿住,看向埋头案上的人,如果那时她做的够绝,不知现下的刘彻又会是什么样子?阿娇摇摇头,她是无法那般做的。她有她的目标,但不会那般毁了刘彻,那些不过收点利息,出口气。

“启禀陛下,张骞回来了!”来报的人几乎抑制不住激动。

“谁?你说谁回来了”

“张骞”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苏沐颜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