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破羊水十世 文笔好的言情经典小说

阿扎尔阿扎尔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30 次 收藏

烈日似乎也觉出了人们对它的不喜,终于收起威风,厚厚的云层挤在空中,不落雨也不肯散去,闷热、潮湿。

阿娇自幼甚少生病,此次不过是窦府参加窦氏姐妹的宴请中了些暑气,却不知为何昏睡了两天,再醒来便是现在的阿娇了。两日未曾进食,如今病愈,宫中陛下、太后到皇后、太子自是遣近侍之人前来探望。

送走宫中来人,看着面前冷热合适的药汁,不能不有些感慨。因甚少生病,以前的阿娇也如同普通的孩童一般,对吃药甚是抵触,只是前世这般怕苦的阿娇怎么也想不到,从二十岁开始她几乎几遍了天下求子的秘方、偏方,喝下的药汁能漫过整个椒房殿,到底也没求来一儿半女。她那般的收场便是外祖母、舅舅也是怎么也想不到吧?

阿娇屏住呼吸,拿起汤匙一勺一勺喝尽药汁,完全配合的样子,又捻起阿良备好的大小适中的果脯慢慢地咀嚼咽下,苦过甜过中耳边似乎还能听见稚嫩却温柔的孩童劝解之音,“我把最好吃的糖都给阿妹留着,这样阿妹便不会觉得苦了,阿妹要乖乖吃药,早日好起来呢……”

天底下不是所有男人都是薄情寡义、滥情负恩之辈,某一世她也遇到过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成婚、生子、携手到老的男子,也尝过真正爱情是何滋味,前一世的阿娇遇到刘彻,只是眼光不好加遇人不淑罢了。

阿娇如是想着。

阿良、阿郑看小翁主仿佛又有些发呆,而且表情……对视一眼,视线回来见翁主还是娇娇的模样。两人默默准备呈上香汤漱口、清水净手。侯府主人们倒是不曾虐待下人,且都是一掷千金的主儿,对府中仆婢们赏赐也颇丰,只是自己侍候的这位是如太后的眼珠子般,又是未来的皇后,着实不敢有一点疏忽。且长公主甚事都容宽宥,对这位女儿之事却容不得一丝怠慢,两人不约而同想到翁主八岁上病的一场……

以前的阿娇千娇万宠着长大,身边甚是不曾有一句逆耳之言,养成后来的骄纵不知愁是再正常不过的结果,又怎会理会“下人”们的心思?只有一世阿娇也曾生成“下人”,也曾贫苦过,她们的心思如今也能看清一二。只是由着阿良阿郑给净手、敷上香膏,看着她们熟练地整理、熏香,吩咐着小丫头,她们比自己均是大上两岁,一起来到自己身边,一样是侯府的世仆,阿娇依然不解,为何到最后两人的选择会那般不同?一个陪她度过孤寂的长门岁月,一个为她去过这样的岁月出了一把力……

“阿郑,将宫中所赐果蔬给狮子院中、隆虑府中各送一份”,阿娇似是心血来潮却是依然不容置喙的语气,“嗯,阿青、阿玉将府中现存的果蔬挑些新鲜的给几位堂姐妹兄弟也各送一份,就说我谢过他们关切,且久不见姐妹们也是想念,等我大好了,便请姐妹们过府想聚”

众人虽是诧异,今日翁主风格总与以往有几分不同,然面上也不漏分毫,各自领命而去。今时长公主府的仆婢尚有几分样子,不似后来追杀个“马奴”都能弄得满长安皆知的笑话,阿娇自嘲一笑,果然不能安逸太过。

两个长相穿着几乎一模一样、年纪和阿娇相仿的小婢已经开始给阿娇打扇,不疾不徐,正在想翁主今日心情许是不错时忽闻“我记得你们本姓是何?家中可还有亲人?”方明白翁主这是在问自己,有几分受宠若惊,她们一直以为翁主分不清她们姐妹呢,总能将她们姐妹叫错的

“回翁主,奴姐妹本姓便是何,六岁时入府,八岁有幸服侍翁主左右“

”奴家中尚有老母何双生兄弟,四岁时父亲病亡,如今母亲领着弟弟在长安经营一家食肆,过的也算衣食无虑,奴一家都感念侯府大恩……”

接下来是室中的几个小丫头也被问到,看翁主高兴,闲话似得纷纷说着自己家中事,活泼些的还闲话了些坊间趣事。

“阿良,母亲可在府中?”阿娇听着丫头们闲话,回头问了句,得到肯定答复,便笑着道“便去看母亲是否有空来我院中一坐,我新调出的香正想请母亲一试呢”

阿良今日也有感叹,只是更沉稳,即刻笑着领命去正院,这样似乎也很好,只是莫名的轻松之感是为何?又赶紧将此大逆不道想法踢出脑袋,只是在路上难免回想起这些年的种种……得太后、陛下厚爱,翁主怕是比宫中任何一位公主过得更为惬意,甚至少听到逆耳之言……长于宫中,和隆虑公主、窦家姐妹交好,和不常见的陈氏族中姐妹们情分一般……翁主没提她那几个庶出的兄弟姐妹……至于阳信公主,咳咳,这个不提也罢……

她想的这些阿郑也在想,从世子院中出来,回想世子夫人那难掩诧异的面孔,阿郑除了觉得“翁主今日心情好”外,数个想头已经在脑中滚过,世子夫人亦是出自刘氏宗族,只不是长于长安,和翁主本不相熟,姑嫂情分远不及隆虑公主和翁主自小的情分,身价也比不得如今的太子亲姐隆虑公主,又是成婚六载至今无出……如这般送些吃食果蔬与隆虑公主她们姑嫂之间是常事,与世子夫人之间便不多了。

接到果蔬的陈氏族人也多诧异,堂邑侯虽是开国列侯,尚公主前食邑仅千又八百户,并不显赫大汉开国五十余年,族人繁衍虽多,然在朝中为官者有限,多于堂邑封地附庸而居。堂邑侯府的崛起自是因为第三代堂邑侯陈午尚馆陶公主,再者馆陶公主二子尚隆虑公主,女为未来太子妃,便是陈氏族人在朝中依然不显、陈氏族人做官者依然有限,陈氏族人能立于长安的根本还是源于今日的堂邑侯府了。

只无论馆陶公主还是隆虑公主与陈氏族人而言都是又敬又畏的角色,尤其是馆陶长公主对陈家尚有些微词,陈氏族人多不敢相扰,于阿娇,他们能接触的机会更少,陈氏姐妹们接到果蔬与邀请自是诧异、高兴也忐忑的,均不知阿娇是何意?

阿娇在听着丫头们闲话,偶尔问上一两句,想着不思进取的兄长,想着不管事的父亲,想着族中那些不熟悉兄弟、姐妹,等着母亲到来,有些人有些事需要细雨润物,然而有一个人只能是雷鸣之醒!

一切均可缓,然最需要醒悟的是陈家此时真正的领导者,她的母亲。

馆陶长公主刚刚试好新样式的指甲,正在对着妆台选择合适的装饰,听到侍婢报告女儿想请,捻着簪子都玉手一停,“哦?”弯眉微挑,不见岁月痕迹的白皙脸庞颇是有几分兴趣盎然。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阿扎尔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