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吃奶边做男女动态图 闺蜜和我一起用一根3黄瓜

张晓欢张晓欢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43 次 收藏

赤烈帝二十五年六月初六,赤都城外不远处的官道上正上演着一场惊心动魄的刺杀。

场中数十名黑衣人都围着中央红衣的女子,那女子眉眼冰冷,侧脸俊逸,打斗中的身姿带着让人心颤的美。

女子武功很高,可是黑衣人太多,她勉强杀掉了所有人,自己也站不住了。女子扶着剑跪在遍地尸体的中央大喘气,她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

!!!

女子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一个打滚躲开了还未死绝的黑衣人的剑,可是黑衣人的下一剑很快就来了,女子雌雄莫辨的脸上却都是平静,她甚至阖上眼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

黑衣人看到女子嘴角的笑容神色诧异:这人要死了还笑?莫不是有病?

可是想起主子的命令,黑衣人目光一厉,手中的剑毫不留情地刺下去:谁让她挡了主子的路呢。

在这危急时刻,女子身前突然出现一个白色的人影,那人挡在女子身前被黑衣人刺中心口,同时黑衣人刺下这一剑后力竭身亡,他死的时候眼睛睁大,根本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来救她!

看着倒在她身上和她有着同样凤眸的女子,红衣女子凤眼睁大:“你......你是谁?”

白衣女子长相清逸,因为被刺中心口脸色苍白,她吐了一口血,没来得及说话就失去了意识。

“你是谁?告诉我!你是谁?!”

红衣女子看着面前这张脸,凤眸泛红如同疯魔,为什么救我?为什么...每一世都要救我?!

红衣女子伤势太重,她抓着白衣女子的衣袖不甘心地闭上眼睛。

“小姐!!!”

......

陆砚秋醒来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个女人握在手心,她动了动,那女人弯腰看她:“秋儿,你醒了?”

秋......儿?!

这是什么称呼?陆砚秋刚想吐槽这个难听的称呼时,心口泛起来的剧痛让她还未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咳咳咳......”陆砚秋捂着心口咳嗦,脸色苍白如雪。

“先不说话!”女人温柔地轻抚着陆砚秋的胸口,语气中都是满满的怜惜和愧疚:“秋儿,娘亲盼了你十七年,你终于回来了!”

陆砚秋努力轻轻地吸气吐气,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又听到女人这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话,这话说得,跟盼情郎一样......

她闭上眼把手抽回来轻轻喘气:槽点太多,不是很想说话。

女人看着陆砚秋冷淡的脸色凤眸黯淡,她知道她对不起这个女儿,可是......不知想到了什么,女人凤眸中出现怨恨的情绪,要不是那个人,她的女儿怎么可能一出生就被送走?

女人捏紧了手里的帕子......想到女儿刚来,怕她对她产生什么不好的感觉,女人赶紧收敛了眼中的神色。她帮陆砚秋轻轻地捏了捏被角,语气温柔,带着入骨的怜惜:“秋儿,你先好好休息,娘亲......不打扰你了。”

陆砚秋没说话,女人脸色黯然,看了她一会儿后才出去。

房门被轻轻关上,陆砚秋这才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紫色的纱幔,纱幔上还带着浅色的流苏,因为女人刚走的缘故,流苏还在微微晃动着,典雅又大方。

陆砚秋抚着心口慢慢直起身,身上繁复精美的锦被慢慢滑落,露出她白皙的皮肤和缠绕在心口的白纱。

“砰砰!”一阵极轻的敲门声响起,陆砚秋抿抿唇:“进来。”

进来的是她的贴身丫鬟墨画,墨画长了一张小巧美人脸,笑起来还有酒窝,甜的不得了。

“小姐?您还好......”担忧的声音突然顿住,墨画看着陆砚秋心口处的白纱红了眼:“小姐,您受苦了!”

墨画是被人墨雨从护国寺带回陆家的,路上正好看到陆砚秋倒在陆清秋身上昏迷不醒样子。

她家小姐是琰国公嫡长女,可是自小被送到清苦的护国寺,这十七年连封信都没有......国公爷和夫人真是狠心!墨画越想越难受,她家小姐是天上的仙女,为什么要受这些苦?

陆砚秋:其实她心口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是这具身体自娘胎带来的症状让她心口疼,emm她要是这麽说墨画信吗?--这也算一个自身就有的金手指了,她受了伤很快就好,虽然外人看不出来。

瞅了眼墨画马上要掉泪的样子,陆砚秋一秒严肃脸:“墨画,陆清秋呢?”

墨画刚想掉泪就听到小姐“关心二小姐”的话,她脸上立刻出现了气愤:“小姐,要墨画说,您就不该救她!”

陆砚秋看着小丫头气哄哄的样子心里发苦:不救不行啊小可爱,陆清秋是她的任务目标,她要是死了,她还活个什么劲?

当然嘴上不能这麽说,“她是陆清秋嘛......你快说,她怎么样了?”

陆砚秋还是那副“严肃”的表情,在墨画看来就是面色冷淡心里却挂念亲人的样子,墨画心里更为小姐感到不值了。可是小姐的的话还是要回答的,墨画扁扁嘴有些不情愿:“小姐,二小姐伤得有点重......”

“哎,小姐,不能下去!”墨画见陆砚秋掀开被子想往下走的样子赶紧拦住她:“小姐!御医说了,二小姐只是失血过多,好好调养调养就没事了!”

陆砚秋看向墨画:“真的?”

墨画重重地点头:“当然了,我是听扶云苑的扶言姐姐说的!”

扶云苑是陆清秋院子的名字,扶言是陆清秋身边的侍女。

嗨,早说啊!陆砚秋麻溜地又躺回去,眉眼清淡带着寂寥。

墨画快心疼死了!小姐这么挂念亲人,可是他们那么对待小姐!墨画咬着嘴唇,如果...如果小姐真的想看看二小姐,她就去把替二小姐看诊的御医请来!

“小姐,您......”

“墨画!小姐要休息,你先出去吧。”墨画刚张开嘴,身后就传来了一个严厉的声音,墨画缩了缩脖子,不敢反驳刚刚进来的人,她看了眼陆砚秋,替她盖好锦被,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一双温热的手盖在陆砚秋额头上,然后很快消失。陆砚秋睁开眼,看向刚刚进来的墨雨。

墨雨相较于墨画来说面容就有些平凡了,可是她走路时步伐轻盈稳健,眼眸如星带着极盛的生气,一看便是习武之人!

“小姐,您别听墨画瞎说,国公爷和夫人都很担心您,咱们在护国寺那些平静的日子......”看到陆砚秋清淡略显无情的目光,墨雨的话立刻顿住了。

“既然回到了琰国公府,你还是回你主子那里去吧。”

“小姐?!”墨雨眼神一变,面色惊惶看着陆砚秋。

陆砚秋笑了笑,在墨雨眼中是明显的讽刺和自嘲:“我还不能死,不是吗?”

墨雨立刻跪在地上,“小姐,我不是......”

“你走吧,别待在这里了。”陆砚秋没有看她,翻了个身背对着脸色苍白的墨雨。

墨雨眼神一下子黯淡下来,她知道回到琰国公府就会离开小姐,可是她没有想到,她会这麽快离开!

墨雨沉默了好久对着陆砚秋磕了个头,“小姐,墨雨自进入琰国公府之时,主子只有一个......小姐,对不起。”

陆砚秋没有听墨雨哽咽的辞别之语,她正皱眉看着系统面板左上角陷入沉睡的1101。

进入这个世界十七年来,只有出生那天1101告诉她这个世界它不能陪着她一起度过,也不能使用任何道具,让她按照剧情和面板提示做任务,然后就沉睡了!

陆砚秋怎么戳它都没用,然后她就放弃了。

这个世界的剧情只有前五分之一,是的,只有五分之一。因为原女主陆清秋在故事开始的五分之一处被人干掉了,所以剧情戛然而止,后续完全没有了!

陆砚秋非常想竖个中指,表示自己内心的无语。可是竖中指也没人看到,即使墨画看到了,她也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而且因为墨画把她当成“仙女”的原因,陆砚秋也不怎么愿意破坏自己的外在形象,所以这么多年来,陆砚秋在墨画眼里就是一个需要吃饭但是干什么都美的“仙女”。

咳咳,扯远了。剧情嘛,就是琰国公嫡次女陆清秋文武双全,多智近妖,雌雄莫辨男女双杀......却被重生庶兄设计早死的故事。

讲真的,这个垃圾剧情有跟没有不一样吗?

陆砚秋摁着这一句话连同省略号看了好几遍,有两个疑惑:既然女主多智近妖,怎么会被庶兄设计早死?要不要这么侮辱“多智近妖”这个词?

还有啊,重生的庶兄,那也是个庶子啊,古代嫡庶地位分明,手中的权利也是天差地别。女主一个嫡次女,还文武双全、亲生父母健在,是怎么被一个庶子弄死的?

宅斗?权斗?暗杀?毒杀?

陆砚秋猜来猜去也没猜出来原女主到底怎么被弄死的。不过这不重要,只要防备着重生的庶兄,原女主应该就没什么危险了吧?

陆砚秋看向系统面板的两个提示:

【赤烈帝二十五年六月初六,赤都城外,陆清秋性命垂危。】

【陆砚秋必须活着!!!】

第一个提示陆砚秋已经完成了,把原女主陆清秋救下;可是第二个加红加粗的提示,她...必须活着?

为什么?

不应该是原女主必须活着吗?为什么她必须活着?

没有1101,陆砚秋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可是1101不会害她,活着嘛,努力活呗。

“......长姐,我是清秋。”房门外传来一个晴朗的声音,不愧是雌雄莫辨男女双杀的原女主陆清秋,这声音真好听!

陆砚秋稍微直起身,看向门外,门外的人好像有些犹豫,过了一会儿才说道:“长姐,清秋......进来了。”

陆砚秋没说话,外面的人也没进来。

不得已陆砚秋只好开口:“进来吧。”

听到陆砚秋的声音外面的人才推门走进来,她是被侍女扶着进来的。

陆清秋有一张雌雄莫辨俊逸绝伦的脸,身形修长,气质斐然。可是她现在脸色苍白,脚步虚浮,一看便知道受了重伤。

“长姐......”见到静静凝视她的陆砚秋,陆清秋凤眸一亮:“清秋见过长姐。”

“长姐,你为清秋受了重伤......”陆清秋看到陆砚秋锦被下隐隐露出来的白纱面色羞愧,“清秋却没在醒来时立刻看望长姐......请,长姐原谅。”

陆清秋的侍女扶言听到她的话眼眸一闪,主子明明刚想过来就挣扎着下床过来了!可是一个好的侍女,第一个必需技能便是装作听不到主子自己说的谎话!

美人在她床前作揖行礼,声音晴朗带着些许愧疚,好一个翩翩红衣君子。

被陆清秋逆天颜值暴击的陆砚秋:啊啊啊,我原谅你!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张晓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