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溅玉录书籍 清晨尿液有白色沉淀物

张晓欢张晓欢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535 次 收藏

“原来是张先生。”项羽客气地拱了拱手:“常听伯父提到过先生的名字。”

“哦?”张良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着项羽,微笑道:“项伯曾提过在下吗?”

“是,伯父一直称先生为天下智者。”项羽答道,眼睛有点心不在焉的看向了虞姬。而虞姬则转头避开了他的视线,又向我身后靠了靠。项羽的眼神中于是流露出了些许气恼之色,象是……一个正在和女朋友闹脾气的大男孩。

一直以来,在我的想象中,项羽这尊杀神应该是身高丈二、膀阔腰圆、满面钢针般的胡须,一身杀气的汉子,但当真见了面,却发现远不是这样。他很年轻,很朴素,很干净,甚至可以称得上英俊,健壮而不粗壮,骄傲而不失风度,俨然一个翩翩世家子的风范。

细想也是,项羽出身贵族世家,在义军之中算是相当的高贵,虽然自幼不喜读书,但毕竟多年的根基摆在那里,举止投足之间的风采仍是强过了草莽出身的刘邦百倍。何况,如今项梁仍在,万事都用不着他这个晚辈操心劳神,虽然上过几次战场,也都顺顺利利没多少波折,以致于现在的他,也不过是一个未经风雨、未遇磨难、武艺高强且又骄傲不群的贵公子罢了。像是一把宝刀,安安稳稳的套在鞘内,只要永远不被拔出,就永远不会伤人、不会有杀气。

屋里一时有些冷场,项羽瞅着虞姬,虞姬却只侧着头,偏不看他。刘邦和项羽自不会对这种情形无知无觉,但这种小儿女间的□□,却又不方便插入其间,也只得有点尴尬地对视了一眼,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一阵轻轻的脚步声,思红领着几个家奴捧着几只食盘悄悄走了上来。浓浓的酒菜香气顿时飘进屋内,煞是引人垂涎。在刘府,别的说不上,厨子却是第一流的,这也是为什么常常只要刘邦一声招呼,立刻便能跑来一大帮兄弟的原因。

冷了场,就需有人来圆,家中主妇难辞其责。我看了一眼端上来的酒菜,微笑道:“今日难得是张先生和项将军都在这里,两位可都别急着走。后院有个水阁,最是喝酒的好地方,你们三个大男人不妨上那儿喝上几杯。至于我和虞姬妹妹,自然还有我们女人的体已话要说,就不去与你们掺和了。”又笑吟吟地看了看项羽道:“项将军放心,待会儿保管让妹妹跟你走就是。”

刘邦微怔了一下,立即反应过来,大笑道:“是是是,张先生和项将军都是难得一见的好朋友,男人嘛,有什么话酒桌上不好说,偏站在这里大眼瞪小眼。”他转过头对那丫环道:“思红,把酒菜端到后面水阁去,把府里最好的酒都拿上来,要快!”见那丫头匆匆去了,才又回过头,一把抓住了项羽的手道:“项将军,咱们只管喝酒去。”

他的岁数大项羽许多,这抓人就走的举动虽是粗俗不礼,骨子里却透着亲热,项羽略怔了一下,似是想拒绝,但终究没说出口,居然就默默地被刘邦抓着手拉走了。张良也微笑了一下,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妹妹,”我看着三人的身影远去,转身对虞姬笑道,“他们走了,才觉得耳边清静一点。”

“沛公似乎很听姐姐的话。”虞姬微笑道。

我怔了一下,忽然有了一点感概,轻叹道:“这么多年夫妻了,倒也说不上谁听谁的。”顿了顿,拉住了虞姬的手道:“妹妹,咱们不管他们男人的事。姐姐我今天亲自下厨给你做几样好菜,非让你把舌头都吃下去不可。”

“吕姐姐的手艺天下无双,我十年前就知道了。”虞姬道:“今天我可不要坐着等吃,我也要学一点做菜的本事呢。”她带着点俏皮地笑了笑,仿佛又成了十年前的那个小女孩。

于是,那一天,刘邦、项羽、张良三人在后院水阁里饮酒,而我和虞姬则钻在厨间里研究怎么做菜。虞姬的脸又被炉火的热气熏得红了,但眼波水灵灵地流动,说不出的俏丽动人。

如果我不知道未来将发生的事,那将是我觉得无比快乐的一天。但是,每当我不经意的看到虞姬的笑容时,便会不自觉的想到她未来的命运,以及我与她之间最终破裂的友谊。虽然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内心深处却有一股冷流渐渐涌出来,让我每一次呼吸都觉得冰寒入骨。

到了晚上,虞姬偏不肯单独跟项羽回家,非拉上我不可,于是也就带上了刘邦,张良便索性也跟在后面,五个人,三匹马,一辆马车,带着几个兵卒一直将虞姬和项羽送到了项府门外。

男人的交情多是从酒里来的。三个男人已经喝了一下午的酒,都薄有醉意,此刻骑在马上,一路大声地说笑着。张良还好些,终究是文人的底子,稍有自制,刘邦就最是不堪,说着说着,居然就把手搭在了项羽的肩上,有时还用力地拍几下。而项羽这时似乎也不觉得有何不妥,竟然不时因刘邦一句粗俗的酒话而大笑起来。

可能是因为项羽好歹出身世家,长这么大也没听过这种市井间的酒话俚语,微醉之下,反觉得刺激,觉得身边的这个来自沛县乡下,举止粗俗的刘沛公倒也有几点男子气概。

这一晚,他们是朋友,就如同一路上坐在马车中窃窃私语的我与虞姬一样,是朋友。

找回虞姬这个朋友之后,我的生活顿时丰富多彩起来。她三不五时上来串门,我也时常去项府看她,有时还约着一起上街,换身朴素的布衣,去买些虽然不值钱但却有趣的小饰品。虞姬就像二千年后那些热爱逛街购物的MM一样,对这项活动充满了超乎寻常的兴趣。我这才发现,原来自古以来的女人在骨子里其实都是一样的。

继虞姬之后,刚入盱台便分手的熊心忽然也有了消息。他这些天一直安置在项梁替他买下的一座当地富户的大宅里,府前的卫队除了青巾裹着的苍头军,还有项梁手下的项氏子弟兵,双岗双哨好不严密。我纵想去看他,却也懒得惹这些麻烦了。

没有料到熊心居然派了人请我进宫。按说熊心如今已经贵为楚王,理当有些宫廷侍卫之类服侍左右,但当此战时,一切也都从简了。那来传话的人青巾裹头,显然只是苍头军的一名士卒,见了我,很是恭敬的施了一礼,道:“可是刘沛公夫人,楚王有请。”

熊心那张纯稚却略带坚强的少年面孔突然跳进了我的脑海,是该去看看他了,这个孩子,这个虽然身处众人的中心,却注定要寂寞的孩子。

现在的新楚国,早没了以前的那些规矩,到了熊心居住的府邸后,那士卒只和站立在门外的士卒打了声招呼,便径自将我带到了楚王熊心的书房外,让我在侧厅等侯,自己则去通报。

我站在窗前向外看了看,可能因为这原本只是一座乡间富户的府邸,所以屋外花园并不是很大,两三个士卒站在院内易守难攻的位置,目光不时四处扫射着,显然是派在楚王身边的卫士。

正看着,忽见熊心书房的门吱的一声拉开了,盱台城外曾有一面之缘的上柱国陈婴大人走了出来,他走了几步,忽然立定了脚步,低声吩咐了身边一名士卒几句话,这才慢慢离去。随后,只见熊心也迈出书房,向我所在的偏厅走来。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张晓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