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叫啊我想听你叫 沉鸢 po

阿扎尔阿扎尔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679 次 收藏

冲动是魔鬼。

直到离开了那座水亭,我仍然觉得冷汗涔涔,回想起在亭中与子婴对谈的那一刻,看着他那淡漠的笑容,听他说出那句:“还真有点像啊。”天知道是怎么鬼使神差,一个奇异的念头涌上心来,竟一时止不住冲动说了错话。

当时我说:“总不会是像扶苏公子吧。”说完之后,自己便呆了,不禁伸手捂住了口,睁大眼睛看着子婴。而子婴一直微眯着的眼睛也忽然闪过了一丝寒光,送往唇边的酒樽停在了半空。他就那么冷冷的看着我。

“你到底是什么人?”他问,声音里渗着冰雪的味道,“不要再和我说你只是一个单父的生意人,我知道你不是。我本来不想和你计较,睁一眼闭一眼也就算了,但如今你居然不知深浅的提起了这个名字。咸阳城里,听你说出这句话,就算我不杀你,也有无数的人会立刻杀了你。”

我闭了闭眼,知道自己一时冲动说出的一句话,已经让杀身之祸近在眼前,虽然审食其和莫小三在园外相侯,但面前的这位子婴若是想杀我也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事,若等审食其从园外杀进来,嘿,且不说他能否杀得进来,就算杀进来了,看到的也不过是我的尸首罢了。

“冷静、冷静。”我心里默念着,脑中电转着无数的念头。好在子婴的口气虽然冷厉,但细细揣摩起来似乎杀意并不浓烈。也许他并不是很想杀我,我心里砰砰跳着,俯了俯身道:“小人确为单父一名生意人,但不瞒公子,小人变卖家产,实在是另有原因。”

“什么原因?”子婴放下了酒杯,俯进了身子。

我咬了咬牙,道:“小人要用万两黄金请一位当世荆轲。”

“荆轲……”子婴慢慢地念出这两个字,冷冷地笑道:“你不知道这两个字也是大秦的忌讳吗,真是不知死活。这是在我的府里,若是让别人听见了,只怕你当场就被斩成了十七八块。”

生死只在此一举。我坐直身子,坦然地望着子婴,道:“既已被公子知悉,小人也不瞒公子,小心不惜倾家荡产,欲取的非是当今皇上的性命,而是赵高。”赵高这两个字我故意说得慢了一些,凝神观察着子婴的每一丝神情。如果我没有猜测错误的话,他与赵高应该有着刻骨的仇骨。希望眼前的这个子婴能认识到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与我化敌为友。

但子婴没有什么表情,道:“中丞相难道与你有什么私仇吗?”

“中丞相与小人绝无恩怨,但其乃国之巨贼,诛此国贼,岂非人人有责。”我一横心,俯身以头叩于席上,道:“扶苏太子逝去不过数载,莫非公子竟连太子之仇也忘了吗?”

这句话,终于让子婴惊跳起来,以手指着我,厉声道:“你究竟何人?”

我竭力控制着面上的表情,道:“十多年前,小人年方十二,在兰池边亲眼目睹公子与扶苏太子琴剑相和,便想这世上若论起高山流水般的知音,只怕无人能超得过公子与太子二人了。可如今,太子已经冤死泉下数载,公子却无动于衷,只顾安享荣华,悠游于林下,莫非真的已将太子当年的种种忘于脑后了吗?”

子婴赤足立于席上,神色变幻莫定,过了半晌,冷冷地道:“就凭你今日所言,我杀你也是不冤了。若你送往中丞相府,只怕难逃刀斧鼎镬,念你也算是血性之人,就在我府中自行了断了吧。你京中的产业,我自会令人送给你的家人。未晞,”他跪坐下来,吩咐身边那名青衣女侍道,“去把我房里的那壶酒拿来。”

那名女婢俯了俯身,抬起头时,看了我一眼,眼神中竟有着隐隐的怨恨和绝望。但只看了我一眼,她便垂下眼帘默默地退了出去。我心中一震,忽的想到,不管今日子婴如何处置于我,只怕在亭中侍奉的这两名婢女都看不到明日的朝阳了,也难怪她的眼神中更多的是绝望。但紧接着,对于自己的死亡的恐惧便席卷而来,我紧握着缩在宽袖中的双手,只能强忍着自己不发出声音,但汗如雨下,一滴滴的落在了席上。

若子婴厉声喝斥,可能我还有一线生机,可如今他平平静静让我自行了断,只怕是决心要杀我于此了。历史上吕雉从未与子婴有过接触,我改变了历史,这,也许就是要付出的代价。

我和子婴都没有说话。子婴又开始喝酒,一杯接着一杯,另一名青衣女婢欲替他斟酒,却被他推开了,他默默的自斟自饮,眼神深不可测。

那名叫“未晞”的女婢终于拿来了一只式样古朴的陶制酒壶,放在我面前的案几之上,动作熟练地斟上了一樽酒,然后俯了俯身,悄悄的退到了我的身后。

“实不相瞒,这壶酒是我为自己准备的。”子婴的目光落在陶壶上,淡淡地道:“故相国李斯的下场,想必你也知道,我想这咸阳城大大小小的官吏,只怕大多都在家里备了这种酒。”他轻叹了一声,“有时候,迅速而且无痛苦的死亡也是一种幸福。”

子婴又自斟了一樽酒,然后举起酒樽,缓缓道:“吕掌柜,子婴敬你此杯,祝先生一路走好。”

我低头看着樽中酒,一直以为毒酒都是碧绿的颜色,但这杯却是浅红色的,像是刚用樱桃汁浸染过。我伸出手拿起酒樽,手伸出去的时候有些微抖,但握到冰冷的樽脚时,却宁定了下来。也许这一场大梦今日便要醒来了吧,也许再睁开眼的时候,我看到的将是那一世的亲人。即使没有,即使这樽酒之后将是永久的沉睡,对于我来说,那也未必就是件坏事。

“多谢公子赐酒。”我涩然道,拿起了那樽酒。

幼年之时,我曾大病过一场,喝了一年的药汤,每每都以为自己要死掉,却一直苟延残喘的活着,直到最后,才突然醒悟到,如果我承继了吕雉的命运,那么,没走完吕雉的人生之前,我根本死不了。

当我拿起那樽毒酒的那一瞬间,我也以为自己会死掉,但还是没有。讽刺的是,这次救我的人居然是赵高。

就在举樽就喉的那一刻,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匆匆而来,一路高声道:“父亲!父亲!出大事了。”说着,一阵风般擦过我的案几而过,腰间长长配剑随着他的步伐斜扫过来,恰好将那只陶壶碰倒于案几之上,浅红的酒液顿时淌了一几。

子婴和我顿时都呆了一下,子婴的目光落在那些残酒之上,露出了一丝难以言表的异色。而我,慢慢放下了酒樽,似有种感悟,我这条命今天大概是不会丢在这里了。否则,怎么会出这种巧合?

子婴有些微怒,低声喝道:“出了什么事?这般匆忙,一点规矩都没有。”那少年似乎这时才看到我,略迟疑了一下,在子婴的身边跪下,低声向他耳语了几句。

“咣铛。”这次翻倒的是子婴手中的酒樽。他变色道:“此事可是真的?”

“是。”那少年道。

我心中突然电光一闪,想起一件事。反正离死也不远了,索性再赌一把,放下酒樽,道:“莫非是赵高犯上作乱谋害了皇上?”

那父子俩都不禁一震,子婴犹自镇定,那少年却失声道:“你怎的知道?”

“那么子婴公子想必不知道赵高与那屯兵武关之外的沛公刘季已有密约吧,”我道,“赵高已与刘季约定弑杀二世,共分关中。”

“你怎的知道?”子婴终于出声。

“子婴公子,”我淡淡地笑了一下,道:“小人一心想以万金求当世之荆轲,刺杀国贼赵高,自然会把此贼的行踪动静打听得清楚些,知道这些也不足为奇。”叹了一声道:“二世昏匮,滥用民力,戮杀忠良,只知信任赵高这奸贼,如今落此下场也算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子婴神色变幻不定,良久,也轻叹了一声,道:“胡亥那孩子,小的时候也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哪知如今却……”摇了摇头,没有说下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阿扎尔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