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好的绿mu文小说 宝贝张开腿让我亲你会好爽

张晓欢张晓欢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243 次 收藏

刺赵的事情一开始非常顺利。

审食其与镖局里几十名功力较深的武师分批以各种名目于数日内混进了子婴的府中,为了混淆是视听,子婴也让人数相同的数十名心腹内宦同样化妆出府,一进一出,若不细细察看每人的相貌,倒也不容易发觉。

在子婴称病闭门谢客的这几天里,我们一遍又一遍的排演着刺赵的程序。地点是水亭边的一座院落里,这座院子的卧室中,子婴前几年或许是为了安全计,设计了机关翻板,并有暗通直通府内的那片水面,那片水原本引自渭河,口含芦管闭气潜游,只消一刻,便可从水下入渭河,而河畔早已备好了快舟,立时便可顺水而下入黄河。如此,就算是赵高派人将整个公子府都困住,也能有一条逃生之道。

选择这里当然也有事若不谐即时逃走的意思。

子婴身为公子之尊,养几百门客原本是理所当然之事,但他身处嫌疑之地,多年来谨言慎行,竟是半个门客也未收,手底下能用的只是几名功夫稍好一些的心腹内宦,他便令这几名内宦在卧室内外服侍,兼带配合刺赵的行动。然后从我手下这批武师里挑了功夫最硬的五人,一遍又一遍的训练他们屏息潜藏,暴起突袭。反复地推敲各种细节,设想着多种意外情况及其应变的方案。

为避嫌疑,我没有插手刺赵计划的前期训练之中,只是在一旁静静的观察,偶尔有一点想法便委婉的提出与子婴商量,几日下来,方觉得子婴看我的眼神终于温暖了一些。

另一方面,由于子婴的突然称病,使得赵高有些乱了阵脚,想必他原本以为子婴原为长安君成蟜之子,这秦王之位成蟜曾唾手可得,却最终落于赢政之手,如今子婴有望登上他父亲渴慕了一辈子的这个宝座,定是喜不自胜才是,但怎料子婴一听得胡亥的死讯,便立刻称病谢客,大出他的意料。

刚开始他也曾怀疑子婴有何用心,但听斥侯连续密报,却又无甚异处,再想到子婴素来性格较为柔弱,从不喜与人争,便也没有想得太多,只以为他受了惊吓而已。心里难免又气又急,暗恨子婴烂泥扶不上墙。明面上却还得宣称子婴为继秦王位,需诚心斋戒,以便入太庙祭祖,接掌传国玉玺。私下里却连连派人催促子婴接继王位。

正是我所猜测的,子婴好歹也是下一任秦王,赵高派来的那些人都不敢轻易对他怎样,见子婴一脸青白的躺在榻上,也只得唯唯而退。但斋戒总不能无休无止,正常斋戒三日,等到第五日上,赵高终于忍无可忍,亲自来到了子婴的府上。

听到这个消息,子婴看了我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精芒。虽然之前的所有都在我们的预料之中,但关键的还是今天,若我们今日杀不了赵高,那么万事皆休,只能各自逃命去了。

赵高如今出行,威仪早已超过了皇家,子婴因推说有病,便只身静卧室中,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去迎接赵高。而我则换了一身内宦的衣服垂眉侍立于卧榻之旁,没多久,便听得步廊之上一阵脚步声响传来。我心里不禁一阵狂跳,知道是赵高已经来了。

只听得门外那名叫“未晞”婢女柔声道:“这位大人,我家公子正在病中,气息微弱,您这许多人一起进去,只怕……”话还未说完,便听得一人喝道:“好大胆子,这位是中丞相,你居然敢对丞相大人无礼。”

未晞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只听得她以头碰地的咚咚之声,惶然道:“小婢不敢,求大人恕罪。”

待她连磕了四五个头,方有一个清细的声音慢慢道:“罢了,她也不是有意。嗯,你们这许多人跟在身边,确实不太好,韩谈,你随我进去,其余的人守在门外。”众人喏了一声,接着便听得有三四人的走进了房来。

一个细细的声音喝道:“丞相大人到。”屋里侍伺的内宦婢女顿时扑嗵都跪了下去,我也不敢例外,跪伏在地上,屏息宁神,努力让自己砰砰狂跳的心平静下来。微微斜眼瞟去,只见一双穿着木底绢面鞋的脚走了过来,青绢鞋面之上还绣了精致的花样。这人在子婴榻前顿了顿,低声唤道:“公子,子婴公子。”

另一人忙走上两步,道:“回丞相大人,父亲他此次病势沉重,常常不知人事,怕现在又昏睡过去了。”说话的正是子婴的长子。赵高嗯了一声,在榻边跪坐了下来。子婴的长子又道:“你们还跪着干什么,还不一边伺侯去。”屋内的内宦和婢女这才爬起身来,悄悄的站到了卧室的边角处。

我起身向后连退数步,控制着颈项下垂的角度,竭力用眼角看了赵高一眼。

只见他约五十有余的年龄,面白无须,容颜清瘦,气质温和,乍眼看上去竟像一个乡间的塾师,哪像是我心中所想像的那种心狠手辣、卑鄙无耻的大恶人。转念又想,他若真生得那副恶人相,只怕也得不到始皇的信任,而且听说赵高精通刑律,算得是秦朝的司法大家,拿到现在也是高级专业人士,想必气质上也不会太粗糙。不禁暗叹了一声,这等好容貌,却生在了赵高的身上,实在是委屈了。

赵高似是亲密的替子婴掖了掖被角,手滑了下来,却按住了子婴露于被外的腕脉之处。凝神了半晌,眼中忽的闪过一道精芒,道:“这脉象倒是浮乱得很,气血却尚可,怎么跳得这么快……”我倒抽了一口寒气,千算万算,没想到赵高居然还通医术,子婴脉像跳得快,自然是心情紧张的缘故。这时候还能控制得住心跳,除非是死人。

赵高抽身站起,淡淡地道:“我待会儿令宫中医师替子婴公子看看,多吃上几副药,或许就能好。”说罢,唤了一声,道:“韩谈,公子病居之中,我们还是不宜多打扰,这就走罢。”

我心中一沉,知道赵高可能是心生疑惑,竟是急于走人了。正在没奈何间,忽听得榻上子婴轻轻□□了一声:“丞相大人……”

赵高顿住了脚步,回身看去,只见子婴躺于榻上,用力撑起身子,喘息道:“劳大人亲来看望,子婴实在是……”说着,眼中竟然滑下两行泪水,看着憔悴又可怜。我心中稍稍松了一下,暗暗把子婴狂赞了一下,就那两行泪水,也比两千年后那些名演员看着真实多了。

赵高也不禁略略动容,稍一沉吟,回身又在榻前坐下,微笑道:“公子身体不好,就不要多说话了。不过国不可一日无君,高只望公子病愈之后,尽早登上王位,让高了却这段俗事,也可告老归田了。”他生得容貌清瘦,声音清细,此时慢慢的说出这番话,让人觉得真是诚挚无比。

子婴的泪一直就没干过,他反手抓住赵高的手,哭道:“丞相,皇帝他……”这一提到二世胡亥,赵高的神色也不禁变了一下,有些走神。毕竟胡亥自幼时便跟随在他的身边,这等情谊非比寻常,虽是狠心将他杀了,但当旁人提起时,似乎还有些微伤感。

“丞相……”子婴哭道,抓住赵高的五指忽的一紧,将赵高向拽近身边,另一只手自被中翻出,竟是持着一柄短刃,闪电般的向赵高胸前刺去。

这一忽生变故,连赵高也没反应过来,哎哟一声,身子歪倒了一下,还没等他撑住,胸前一痛,低头一看,只见那柄短刃正抵在胸前。他目光一凝,奋力挣脱了子婴的手,跳到一边,怒笑道:“我既来你府上,岂能不预做准备,哼,公子子婴……”

子婴一击未果,呆了一下,失声道:“金丝甲,”随即用力拍了一下榻板,厉声道:“大伙儿和这奸贼拼了。”随着这一声厉喝,房里四处板壁翻开,预藏的五名武士及一边侍立的几名内宦冲了出来,向赵高杀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张晓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