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风流猎艳录 白洁(完整版)最新章节

笑笑笑笑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663 次 收藏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看到了嘻嘻大人的留言,非常感动,嘻嘻大人看得那么仔细,而且还不厌其烦的指出了文章细节的一些错误,鞠躬一个先~

关于轿子问题,我确实没有查过,只是想当然的认为女儿家出门应该坐轿子,汗~,嘻嘻大人提醒得对,在全文结束修改时,我一定会改掉这个BUG的。

关于郡县问题,因为我印象中秦是郡县制的,而且看了很多资料,关于刘邦的,一律提到的是沛县县令,而关于项羽的则是提到的是会稽郡守,所以觉得这两者当时应该是并存的,可能并不是三级体制,而只是地盘大小的问题吧,看来还要查查秦朝的政体啊。流汗~  众人一下子便呆了,原本欢天喜地的来接收沛县,谁料到却出现这种情况,如今取沛县倒是其次,要紧的是赶快把萧何给救出来。

刘邦急问:“怎会这样?萧兄弟可有危险?”

周勃摇摇头,道:“具体情形我也不清楚,昨天下午曹参哥哥急来寻我,只叫我赶紧出城来拦你们,具体情形根本不及细说。不过曹参哥哥说道,他在狱里已经上下打点了,萧大哥暂时吃不了什么苦头。”

夏侯婴怒道:“好无耻的狗官,待我进了城去,非砍了他不可。三哥,咱们索性就攻城吧,杀他们屁滚尿流认不得家!”

刘邦沉吟着,看看身后的兵卒,又看了看远处的沛县城墙,似乎是在估量强攻的可能性。我催马上前,道:“周兄弟,现在守城的有多少兵卒?”

周勃忙叉手一礼,这才道:“回三嫂,我也只是出北门之时匆匆看了一眼,北门附近约有百余兵卒。其余三门便不太清楚了。”

我暗自盘算了一下,若一门有百余兵卒,则全部兵卒可能有四百多人,据守城墙与我们区区八百人对抗,那是绰绰有余。而且我那四百少年是按照骑兵的标准训练出来的,若用来攻城岂不是太过可惜。思索了片刻,我催马往旁边行去,并抬手叫来了审食其,低声问道:“食其,镖局的人你可联系得到?”

审食其抬眼看了看远处的沛县城墙,道:“城墙不算高,若等到夜间,可寻偏僻处翻墙进去。”

我点点头,道:“既如此,你去和刘爷说,且不要强攻,等晚间翻墙进去,联络到镖局的人手里应外合,既可破了这沛县,也能救下萧何。”

审食其讶道:“小姐为何自己不说?”

我微笑了一下,道:“食其,我现在只是刘夫人。打仗的事,你们男人出面就好。”

审食其神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道:“是。”

“还有,”见他转身欲走,我忽地想起一事,忙又叫住他:“镖局人手少,不要和他们硬拼,只需攻破县衙,其兵自乱。若是抓到了县令……”我沉吟了一下,淡淡地道,“就当着萧何的面把他杀了吧。”

审食其应了,拨马向刘邦处走去。

我又在原处站立良久,向远处的沛县县城望着,心里有一点惆怅。杀一个人,原来只是一句话那么简单。

刘邦、周勃和审食其一番商议,很快敲定了晚上的行动方案。刘邦又道:“离天黑还有几个时辰,我想着咱们写几封劝降信射进城里,就算没效果,也扰得他们心烦意乱,好方便晚上咱们进城。”

周勃点头称是,几人商量了一下,拟出了信的内容,用布帛写了,再命士卒中会文墨的连抄了百多份。

我取过一份,只见上面写着:“天下苦秦久矣!今沛县父老,虽为沛令守城,然诸侯并起,且必屠沛。为诸父老计,不若共诛沛令,议择子弟可立者以应诸侯,则家室可完,不然,父子俱屠,无益也!”不由点点头。刘邦只是粗通文墨,这信写得也是直白易懂,给城里的那些士卒百姓看倒是恰当不过的。

当下,几十名骑兵分别骑马绕自各门将劝降信射进了城墙。城内明显发生了一阵骚动,但几声喝骂声随即传了出来,显是带兵的伍长、什长之类正在弹压兵卒。过了一会儿,城里又渐渐安静下来。

刘邦搭手眺望了许久,叹了口气道:“看来只能等到晚上了。”

当晚二更时分,审食其与周勃果然在沛县城东找了一处偏僻角落,搭成人梯攀爬了上去。沛县只是小城,城墙也较矮小,他们俩人又都有点功夫底子,爬上去倒也不吃力。而刘邦带着其余的人埋伏在东门外两里处等着。东门离县府最近,稍有动静,便可发觉。

足足等了有一个多时辰,近四更时分,县衙附近果然传出了一片喊杀声,其中夹杂着几声人临死前的惨叫,在寂静的夜里犹为惊心动魄。刘邦精神一震,大声道:“下手了。”命所有的人都点起两只火把,带着兵卒直往东门奔去。

接近城墙之时,城门楼上已见乱像,刘邦令所有人齐声大喊,“县令已死,尔等还不开门迎接义军,更待何时?”八百名兵卒,每人点两支火把,也有一千六百支,在黑夜中星星点点连成一片,颇具威势。

城墙上传出几声惊叫,接着稀稀落落有几枝箭射了下来,但歪歪斜斜,丝毫不具威胁。刘邦皱了皱眉,正欲下令攻城,忽听得城上有一个粗豪的声音响了起来:“三哥,下面可是三哥,小弟樊哙在此。”接着城头一阵大乱,不断有惨叫声响起,想是樊哙这个屠夫正用着他那把厚背大刀行杀人夺关之事。

果然,城楼上惨叫未歇,城门已经吱吱打开,当前骑马奔出数人,正是萧何、曹参、周勃和审食其。萧何和曹参尚好,周勃和审食其却都溅了一身的鲜血。我拨马向前,只见审食其面色冰寒,手中挽缰,一手提着一件黑糊糊的物事。仔细一看,却是一个人头。

刘邦大喜,冲上前去,大声道:“萧兄弟,曹参兄弟。”

萧何和曹参并不下马,只急道:“三哥,请速速进城,免生意外。”

刘邦点头,传令兵卒迅速进城,一部分士兵直接奔上城墙,配合樊哙等人解除了守城士卒武装,占领了城门,还有部分士卒跟着刘邦等人径往县衙而去。

审食其跟在了我的身后,低声道:“小姐,人,我已经杀了。”

我嗯了一声,问道:“是当着萧何的面?”

“是。”

我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的面色仍然有些苍白,道:“第一次杀人大多这样,以后就好了。”

审食其看了我一眼,低下头,没有说话。

一行人进了县衙,只见一路鲜血淋漓,不时有尸体倒在路边。刘邦皱了皱眉,与萧何等径往县府大堂行去。审食其则忙令士卒打扫县衙,处理尸体。

在县衙中坐定,刘邦拉着萧何的手道:“萧兄弟,可担心死三哥了,这沛县取不取有什么打紧。萧兄弟若是出了什么事,我可,我可……”顿了顿,还是没说下去。只长叹了一声道:“苦了兄弟了。”

萧何苦笑道:“人算不如天算,原本已经安排得妥妥当当,哪知道竟突生变故。”

曹参在一旁道:“事发突然,连我也没摸着头脑,这县令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

“自然是有原因的。”萧何道:“你们大概还不知道,昨日刚得到的消息,吴广已死,陈胜王麾下的大将周文大败于章邯之手,几十万军队都被打散,自己也在渑池自刎而亡了。”他叹了一声道:“我想这县令有家有业,原本只想于乱世中取点好处,哪里肯豁出脑袋冒脸,这种形势之下,他自然要翻脸不认人了。”

夏侯婴恨道:“当真是狗官!”

“算了,他也没捞到什么好处,白丢了一条命。”萧何说着,向刘邦拱了拱手,“至于他的家眷,还被关在后衙,就请三哥饶了她们一命吧。”

刘邦似乎还没有在陈胜、吴广大败的消息中回过神,愣怔了一下,方道:“几个妇孺,我自是不会为难他们,待会儿让兵卒把她们放走就是。”萧何又拱了拱手道:“多谢三哥。”转身吩咐兵卒至后衙释放县令家眷。

“萧兄弟,如今陈胜王已败,秦军气势转旺,只怕很快就将攻来,你看我们下一步该当如何?”刘邦看着萧何吩咐完兵卒回身坐下,这才皱着眉问道。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笑笑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