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调教高级白领成性奴 超神学院全彩无码里番本子

苏沐颜苏沐颜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89 次 收藏

几个时辰后,这个曾经那样华贵无比,面如冠玉,红润的唇角永远挂了抹狡黠狂傲的笑,那双眼睛犹如雨后的夜空般闪耀的一代风流人物,便这样在几人列席的焚化仪式中化作灰烬,他的一生都是献给朝廷,献给了百姓,献给了他最爱的皇兄,就连子嗣都未曾得到,不过也幸而有晨风,不然真的叫人如何能不唏嘘!那个曾经玉树临风,同魏祁一起站在旭的身后,战遍大江南北的少年英雄,便如此的战死沙场,还不到三十而立之年。

当然,战争不是艺术,不可能那么潇洒,那么儒雅,那么风流倜傥,更不可能谈笑风生。不难想象出当时战场上的逸,安之若素,从容不迫,他身披银白战甲,犹如唯美之神,手握长剑,运筹帷幄,指挥若定,克敌制胜,是何等的惊心动魄!那个时候的逸王爷,真可谓少年英雄,意气风发,光彩照人!

将逸的骨灰坛小心收好后,我便开始将攻打的计划详尽仔细和几位将领商谈了一番,过了一更,便直接攻过去,我坐守城中,子都和孤独晟带了孤独子弟去抢麒麟国大军的粮草,并负责运回城来,几位亲军将领则分为三队人马,分别随火牛攻下去,看着军营中那几百头牛,睁着无辜的眼,不知道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我也于心不忍,终究只是别过了头,缓缓往逸的府邸走去,战争真是个可怕的东西,但愿旭真的能一统天下,平定乱世,让百姓过上太平盛世。想到了旭,我的心不禁又提了起来,恨不得立刻策马赶回钱塘确定他安好无恙,只是这些群龙无首的亲军怎么办?攻打了一半的计划怎么办?我握紧了手拳,一语不发的走了回去。

心里记挂着旭,晚膳我也没什么胃口,见子都和其他人都用了膳后,我意思性的拨了几口饭,便让人撤了下去。一更时分,一切准备就绪,我一再的叮咛子都定要多加小心,无论如何不能受伤,要保全自己,他点了点头,临行前,孤独晟谴了子都先行,他跟在后面,走前扔下了一句,“放心,我定会将子都完好无损的带了回来。”

看着突然变得空荡荡的城,我的心也凉了一下,不知子都是何时将他的披风披到了我的身上,裹紧了这略带有淡淡清香的披风,满是子都的气息,我缩了缩身子,坚定的站在城墙上,远眺着越行越远的亲军,他们离开后的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难熬得犹如一年,最不想看到的便是回来的是麒麟国的军旗,我时刻祈祷着龙国亲军能平安回来。

从城墙看过去,能看到天边突然之间,火光四起,我知道这战已经打了起来,我眼也不敢眨的看着那几抹红光,子都定能从这些活生生的残酷现实中变得稳重吧,只是一个九岁的孩童变得稳重真是好事么?

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夜空被一片晴朗的蓝天所覆盖,旭日也慢慢的升起,我的都儿何时才能归来,正想着,远处便出现了几抹黑点,黑点越变越大,一匹匹肥壮的战马,载着的是身穿黑色战甲,头带黑色头盔的军士,前面迎着的是黑色飞龙的军旗,迎风飘扬,宣示泱泱大国的王者之风,就连我这隔得甚远的人,都能看清这番气势,正所谓龙吟震天下,逸王爷的死激怒了这些和逸王爷一起长大的军士,此时就算是侯一鼎亲自坐阵,只怕也只会输得极惨吧?麒麟国死穴便是整个国家是靠一个文君支撑着,而非像旭这般能文会武,更擅长的是带兵领军,且他身边还有如此多的誓死追随的亲军和逸王爷这样的战神,麒麟国只怕天数已尽,这场战被我的火牛计取下的不是光光这十万麒麟大军,而是打开了榕城的第一道大门。

我对一旁的人道,“开城门,送上热酒迎接。” 我也跟着守军走了下去,立在大开的城门边,手拿酒碗,战马和步行的军士在城门外动作一致的停了下来,骑兵再齐齐下马,我带着领众人迎了上去,递上热酒,领军的将领拿过后,一饮而尽道,眉飞色舞的大声道,“军师的火牛计真是了得,麒麟国是被杀得措手不及,就连战甲都来不及套上便被火烧死的烧死,被牛角刺死的刺死,我们轻松的便将这十万大军杀得只剩几千人落荒而逃,中郎将运送粮草,随后便到!”

我说了番奖励鼓舞人心的话后,便退开,让他们入城去梳洗歇息一番,自己着盯着远处,等着该出现的人出现,又过了近一个时辰,远处终于响起了隆隆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先看到的是一个身披红色中郎将战甲的少年,他头盔不知掉落何处,长发飞扬了起来,远远看着让误认为是个绝美的红颜策马朝我奔来。他身后跟着是身着紫色战甲的高壮男子,头盔遮了他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美得不可方物的红衣少年终于在我的跟前停了马,利落的下马,我颤抖着手将他的长发轻轻的拢到后面,看着他脸上已凝固的暗红血迹,倒抽了口气,眼中涌上了热气,子都安慰我道,“娘,你看我和义父把粮草一起运回来,我脸上的伤不碍事,只是摔下战马,擦破了点皮,这些血不是我自己的。”

我拿出了丝帕,小心翼翼的替他的脸上灰尘抹去,我的脸上已泪如雨下,真希望这些个伤是在自己的脸,伤在儿身,痛在娘心啊!我的心痛得如在抽筋般,孤独晟接过守军送上的酒一饮而尽后,朝我们走来,对我道,“韩夫人,对不住,我没能做到自己的承诺,带完好无损的子都回来。”

我道,“战场上,又那能顾得了那么多,刀剑无眼,子都能活着回来,我便欣慰不已了,多谢孤独世子。”

“无须谢我。你可知道子都这伤是怎么来的么?其实是他为了救麒麟国的军队的女子,才会摔下马,后来他还将自己的马给了那个女子,我想大抵是伙膳里的人,不滥杀无辜纵然好,只是有时候战场上,我们也只能闭着眼,咬着牙杀下去,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啊!子都还差子宇的一分魄气,不然也是个武将奇才。”孤独晟有感而发道。

子都难得谦逊道,“义父教训得是!”

我带着子都回去,亲自用温水替他擦去了那些尘土和风干的血迹,露的破皮处,更是触目惊心,他整个右边的脸,就算好全也会留下几道疤痕,本是如此艳丽的容颜便这样被硬生生的给毁了,自己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儿,叫我如何能不心痛,又是一阵哽咽后,我为他上了些军医送过来的外敷药,再将下人送来的汤药,送到子都的嘴边,看着他喝下去,才心安,扶了他,亲自服候他上塌。

看着他那疲倦的睡容,我叹了口气,这便是天家龙子的命运,假若子都不曾随我出征,不曾见逸的死去,他可会有这些个伤,他应该是个身着锦缎,摇着折扇,笑得无忧,轻吟着打趣的小诗的绝美少年,怎么会是个如今的身披战甲,满脸风霜的军士。我应是坚持到底,不能让子都牵扯到了这场战争中来,有再多的悔恨,事到如今也于事无补,只求那疤痕随着子都长大,能隐去不见。

我靠在塌边睡了过去,再醒来,外面已暗了下来,看了眼塌上的人,善在沉睡中,我便小心的起身,往大厅走去,下人告诉我,众人都去了军营中庆功宴,大家都等着我和子都也一道去。

吩咐了下人,小心看护子都,定不能让吃糯米类和鱼类的东西,不然这脸定会有疤痕。我牵了匹马,赶到军营中时,里面已经是酒过三旬,众人都已熏熏然,我敬了众人一杯后,道,“这场战,固然赢得痛快,这只是开端,等到我们会合其他方向的亲军,攻下榕城后,定要在榕城喝个三天三夜,不醉不归,以天为被,一地为塌的日夜庆祝。”

大家都大声叫好,我又敬了几杯后,便又独自离开了宴会,孤独晟跟了出来,我们并肩而行,他接过我手的缰绳,牵着我的马,突然问道,“我很好奇,当今皇上会传位给当今太子,亦或是子宇,子都,子宇会是个难得一见的正直君子帝王,只是虽说是太平盛世,这样性格的人真的适合朝廷,适合官场么?我想那个英明的皇帝应该比我更清楚这点,我是看着子宇长大,他也是我一手□□出来,那时我曾经想过,或许他日他会龙吟天下,只是如今,我只怕得说言之过早,你什么都知道,但是却又什么都不说,只是静静的看着,真是沉得住气啊!”

我笑了笑道,“男人间的事,岂是我一个妇道人家能插手,能多说一句的?”

“哈哈哈哈!好一个妇道人家,公谨先生太过自谦。我用了九年的时间看懂你,只可惜明白得越多之后,便越清楚的知道,你的身上,心中,都烙着一个名叫韦旭的男人,倘若不是那样,我定让你做孤独世母!” 他看着我道。

“君子之间何来情爱,既然你也叫我声公谨先生,那么便只当我是个男子吧!” 看着月色撩人,我却心静如水,能搅动我心湖的只怕世间也便只有那个冷清的身影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苏沐颜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