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窄小夹住粗长 腹黑王爷受美人侍卫攻h

小编小编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490 次 收藏

用了早膳后,我让子宇去军中坐阵,把奏章交给我,吩咐了管家送来菊花茶和糕点,看着旭斜靠坐在挑台上,我便又去拿了条薄被盖在旭身上,再把奏章在石桌上摊了开来,手执羊毫笔,将奏章一一念与旭听,他说了什么,我便用沾了朱砂的笔写上批注,不想一个时辰不到,便把这一堆子的奏章处理了,用木盒子封了好,交到军士的手中,吩咐他们快马送回京城。

午膳子宇自是留在军中,我和旭以及子都三人,随便的用了午膳后,我提议去搬出陈年菊花酒,三人在后院小啜了起来,旭的风寒咳嗽未好,我让管家将他的酒温了温,小饮一番后,旭问道,“这些年,你一人独自带了两个孩子,生活可是过得舒心?”

我笑了笑道,“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只是这菊堂到也幽静,正合了我意。宇儿自小便能独当一面,我身上的担子自然也轻了些。这私塾倒也能养活菊堂的一大家子,更何况当初我出宫时,我娘留了不少的银票和宝物在京城,又有祖建陪着我,让我得以一路顺畅,特别是生都儿时,如若不是有他和燕喜以及这忠心耿耿的老管家,我纵有三头六臂也应付不过来。”

旭看着我道,“辛苦海棠了!”说完又咳了几声,哎,不知他的风寒究竟何时能好彻,再拖下去,只怕会。。。。。。。。。如今又没西药,这中药旭服用了已有几月之久,却不见有好转,我担忧的看着他,他拍了拍了我的手,示意我无须担心。

一边的子都,不知何时离开,又回了来,只见他一手抱了古琴,对我道,“娘,孩儿,在京城时曾得了一首好词,如今配好了曲,不如您和父皇来品品如何?”

我点了点头,低沉的古琴到了子都手,不知为何那音质仿佛长了生命般,变得格外的悠扬,只见他轻启朱唇,有如莺啼燕语,声韵婉转迂回,其音色的优美,音质的纯和,只是这词?哎,子都,你真的是那壶不开提那壶啊!这不就是旭最痛恨的《海棠词》么?

我看了眼皇上,见他一脸深思,不见怒色,便朝子都使了使眼色,这机灵的小鬼倒也明白了我意思,我对停下来的子都道,“你还记得你为你大哥练剑时奏的乐么?娘,倒比较怀念那些个豪气的曲子,你不如将那些曲子弹于娘听吧。”

我随着音律,学着子宇练剑的招式,将之一一软化成舞姿,不想也别有风情,子都也兴致上来,越弹越起劲,欲罢不能,只见我身轻若燕轻盈飘逸,挥洒自如 ,平展双臂,翻飞长袖,右腿微屈而立,左腿屈膝轻提,头部微倾,表情温婉,略带抹娇笑看着皇上,我一个旋身又转身背对了皇上。几个旋身后,让我这不会舞功的人,已是气喘吁吁,不想一阵急风呼啸过去,我转头一看,只见不知何时回来的子宇,正用他的鱼肠剑耍出漂亮利落的招式,和我的舞姿配合得天衣无缝,子都按住琴弦,终于结束了一曲,我已是支撑不住,幸而子宇在一旁扶住了我,不然定是直直往地上倒去。

子宇道,“你们几个倒是有这闲情逸致!我也有个好消息带了回来。”子宇将我扶到旭身边的石凳上后,为自己拿了个酒杯,再为众人倒了酒后,继续道,“恭喜父皇,西边和东边的亲军,果真如父皇所料,分别轻易的连接着拿下了两座城池!”

旭大喜,我道,“那可真是值得庆贺,大家把这杯干了吧。”

众人一饮而尽,子宇又道,“午间收了快信,我原想先回来告与父皇,不想又连接收了南边的音讯,皇叔率领的亲军也是连获几座城池。皇叔每战,必身先士卒,跨马入阵。只是在一次混战之中,他不幸为流矢射中左臂,受了重伤。这是皇叔托人送回的信。”

子宇将一封密封的信交于旭,旭拆开后,看了眼,递给了我,上面只是几个简短的字,“一切安好,勿念!”

我和旭对看了眼此事可大可小,南方气候偏湿热,此时又是六月天,这箭伤要好全只怕不容易,更何况还须得他布阵,领军做战,如若侯一鼎知晓了此事,,定会钻了这个空,将龙国攻打的兵阵给破了,从旭的眼睛里我已经读出了他的决心,哎,他自己本身不也是个重病在身的人么?

气氛突然这么冷了下来,几个人似乎都明白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心情无端沉重了起来,我轻啜了口酒道,“旭,你信我么?”

他看向我愣了愣,后明白了过来,摇了摇道,“你想都无须想,我是不可能让你独自一人离开我的了。”

我尝试着和他说理,“假若子宇出征,我只是在旁照顾着他,定不会有什么危险。到时候见了逸,再做打算,你如今重病在身,不见好转,如若再去奔波,不是在博命么?”

子宇附合道,“我也觉得娘说的有道理,就算父皇去了,说不定半路便撑不住,到时候不但帮不上皇叔,多个重病在身的人在军营中,只会拖累了他们。”

旭沉默了片刻后,轻轻的道,“我自有办法,总之我不会再让你离开了我。”

我和子宇对看了眼,知道此时和他多说了也是白搭,不如从长计议,不想子都却说了句中听的话,道,“不如让义父陪同娘和我一道去,这边有大哥和父皇坐镇,自是无须担心,就算麒麟国攻了过来,有大哥在,也能抵挡些时日,等来援兵。至于出征的话,父皇可以说是命大哥出征,由我替了大哥,布阵有娘,领兵有义父,相信自是可以顺利与皇叔会合不是么?”

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想不到子都这个不问世事的浪荡子,此时也能说出些许有用的话来,我略想了片刻,看了旭一眼,他似乎也在想这个办法的可行之处,我倒觉得这不失为一个两全其美的主意。

子宇拍了一下子都的头道,“平日要你念些兵书,比杀了你还让你难过,不想今日你倒还有些派头,假若先前你苦读兵书,或许此时你也能领兵。”

子都揉了揉头,道,“大哥,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书自在人心,我虽不看兵书,但是兵书已在我心。正所谓,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如今国难当头,我自是应当为天下人之愁而愁,先天下人之忧而又啊。” 说完,还像模像样的摸了一下那没毛的下巴。

子宇白了子都一眼,道,“真是不知所云。”

我看向旭道,“这倒不失为一个良策,不如就这么来吧。”

旭无奈的衡量了一番后,道,“那你处处不得逞强,须退时,便回到钱塘,我在这等你。”

我点了点头,和子都对看了一眼,传递了彼此的信心,此番出征,只得赢,不得输,看来得马上上孤山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编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