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老师小说是真事吗 顺产后感觉下面毁了

苏沐颜苏沐颜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591 次 收藏

作者有话要说:我一连更新了两章,而且还是夜里三点更的,应该可以交差了吧?  应若华冷冷一笑:“萤火之光,也敢与日月争辉。”

于素衣道:“弟子谮越了。”手中剑势一变,一招仙人指路,正是峨嵋剑法中向师长请教的起手第一式。

应若华也不答腔,随手一剑,竟是落英剑法中的“穿花拂柳”,于素衣吓了一大跳,自己一个小弟子,使的是峨嵋最基本的武功,而对敌的是自己的师父,出手便是峨嵋剑法的精要招式来对付自己,还有什么活路?若在平时,于素衣恐怕早就弃剑投降,但这次事关师叔与自己的生死,自己再如何不敌,也得硬着头皮对抗到最后一刻。于素衣打起十二分精神,斜身避过,手中剑式一变,空谷花音已然使出。

应若华冷哼一声,仗剑来迎,剑式中内力流转,于素衣不敢硬拼,手势急急一转,落英剑法第三招花前月下已然使出。

应若华也不多言,举剑格挡,于素衣招式不敢用老,便在双剑相交未交之际,便已快速翻转,落英剑法第四剑已然出手。

就这般,于素衣落英剑法使出了一招又一招,但每一招均不敢用老,一遇应若华的兵刃,随即缩回改换招式;而应若华除了第一剑先发制人,后面每一式都是后发先至,但就如算好了一般,横亘在于素衣宝剑必到之处,迫使于素衣再出新招。于素衣越战越是冷汗涔涔,心知应若华对这套剑法早已烂熟于心,所以算准了在哪里拦截最为有效,幸亏她采取的是守势,若是先发制人,自己恐怕在她手下过不了两招。

转瞬间,落英三十六式已堪堪使完,于素衣心中惴惴,知道自己远不是应若华的对手。现在她是以猎犬追逐兔子的心态戏弄自己,待到什么时候耍得倦了,自己的死期便已到来。

但是场上局势已远非于素衣所能掌控,唯有不断挥舞手中宝剑才能得以暂时性的自保,于素衣一招一式,转眼又要使完第二遍,正要使那招“玉落无间”,忽然心念一动,该用一招穿花拂柳,从头开始,到得该使最后三招时,仍是改使穿花拂柳,婆婆教的那三招,竟不肯再使出来。

应若华见于素衣怎么也不肯使出最后三招,便知她的心意,冷冷一笑,手中青霜宝剑刷刷声响,一招玉落无间,携带着凌厉风声,从上而下,在于素衣面前划过一道亮丽彩虹,照得于素衣目眩神迷,一时傻傻愣愣,不知如何应对,剑锋已如闪电般直劈于素衣的头顶。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只觉一阵疾风扫过,随即“当啷”一声巨响,应若华的宝剑与另一柄剑在半空相交,火花激射。于素衣回首一看,在这危难关头挺剑相救的不是别人,正是师叔李易风。

李易风左臂肩胛骨受伤,现下为救素衣,也顾不得了,右手挺剑,一招衡山落雁剑法中的大漠孤烟,疾向应若华面门刺去。于素衣见师叔来援,精神大振,随即一招“小桥流水”,挑向应若华的环跳穴。应若华陡遇此攻势,一时躲避不及,身子疾向后翻转,退后二十余尺,方才堪堪避过攻势。

应若华刚一落定,李易风一招长河落日,宝剑从正面横扫她的腰际,而于素衣趁机使出一招残荷听雨,从背后夹击应若华,宝剑疾点,刺向应若华背后数个要穴。应若华被前后夹击,饶是她应变神速,左手暴长,已拉过一名观战女弟子,挡住李易风的攻势,自己身子滴溜溜一转,从侧面逸出一丈方始立定,一时之间心神恍惚,斜眼一瞧,却见于素衣一个收势不及,手中宝剑在那名女弟子身上刺了好几个窟窿,那人当即倒地。

于素衣从未杀过人,这回亲手杀死了一人,而且正是与自己同吃同住使数年的师姐,不觉心慌失措,愣在当场。应若华瞅准机会,低喝一声“撤”,遂率众弟子急急逸去,转瞬间,已绕过山坳,消失在群山密林之中。

却说于素衣,仍愣愣地立在当场,看着师姐的尸体,不言不语,恰似痴了一般。

李易风暗叹口气,忍痛上前,轻拍于素衣的肩膀。于素衣好似突然被人惊醒,惊跳起来,脸色煞白。

李易风柔声道:“素衣,好了,没事了,我们回去吧。”

于素衣好似没有听见,仍愣愣得盯着李易风,一声不吭。

“素衣,你瞧师叔的肩膀,你总得帮师叔包扎一下吧?待包扎完毕,我再陪你将她安葬。”李易风指指自己仍在流血的肩膀,柔声道。

于素衣一声不响,走近上前,从李易风手里接过金创药敷上,再从自己中衣上撕了几条白布,包扎伤口。做这一切的时候,一句话也不说。

李易风觉得好生奇怪,待她包扎好之后,问道:“素衣,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是因为她么?”李易风指指地上尸体。

于素衣点头,随即又大力摇头,看向李易风半晌,方才说道:“师叔,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你能如实告诉我么?”

李易风一愣,见她神色颇为郑重,随即点头。

于素衣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说道:“我娘的闺名是不是叫做林琳?”

李易风又是一愣,接着点头。

“她,”于素衣深吸口气,“是不是你一直喜欢的那个人?”

静默,死一般的静默。

“是不是我娘在临死之际,将我托给了你,求你将我抚养成人?”

沉默,依旧是沉默。

“师父一直暗恋于你,就如同你暗恋我娘一般?”

“素衣,你问这些做什么?”李易风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这些事,都已过去很久。”

“过去不代表忘却,”于素衣话题突然一转,“昨天夜里,应该什么事也没发生,是吗?”

“素衣,你是知道我的,我纵使性命不要,也要保得你的安全。”李易风急急道。

“嗯,这点我相信,”于素衣悲伤的笑道,“我一直都相信。为你,我可以付出一切。你为了我娘的嘱托,也可以为我付出一切,除了,你自己。”

李易风明显一怔,半晌,方叹气道:“我现在总算明白,你今日神色不豫所为何事。素衣,你难道至今还不能明白我的心思么?我是犹豫过,我是迟疑过,因为我们的身份,因为我们的年龄,因为你的母亲,但是现在我对你……”

“师叔,你不用再说了,”于素衣摇头,“你还想为顾及我的颜面而不断放弃自己的尊严,乃至自己的意愿么?”

“素衣,你要如何才能相信,我对你是真心的?”李易风皱眉问道。

“我相信,我已经被拒绝过一次了,我知道被拒绝的滋味;我也拒绝过别人,我知道拒绝一个人时,同样是不好受的,甚至比被拒绝更难受,如果那个被拒绝的人,是你真心关爱的人的话。师叔,这不是你的错,却总是让你承担这份罪过,我很抱歉。”

于素衣话音中的悲伤震住了李易风,他紧紧握住于素衣的手,急道:“素衣,你是不是受你师父的蛊惑了?对我,你不需要任何抱歉,我为你做的任何事,都是我心甘情愿。”

“师叔,你有没有发现:你觉得亏欠一个人时,就会对这个人特别好?”于素衣的眼眶已经湿润,她忍住泪水低声说道,“你不必的,你完全不必的。你放了师父,我一点也不怪你。若是我,说不定我也会如此的。”

“放了你师父,什么意思?”李易风终于发现了一丝不妥。

“你身体无恙之际,与师父大战几百回合,仍不分胜负;而后面虽然受伤,却不出两招便击败了她,别人不能理解,我却能够,因为我之前生命没有受到威胁。”

“素衣,不是你所想像的,我也不知这是什么原因。”李易风皱眉,再皱眉。

“师叔,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很过分?”于素衣仰首看向李易风,眼眶里的泪珠在阳光的照映下如水晶般晶亮欲滴,“我的生命,我的一切都是师叔给我的,我应该感恩才是。”

“素衣,你怎么这么说呢?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啊。”李易风急急道。

“我虽然知道我应该感恩,感谢师叔为我做的一切,接受师叔为我做的一切,”于素衣的眼泪终于簌簌落下,“可是我做不到,我没法不妒嫉,尽管,她是我的亲生母亲。我不配得到你的关心,我是个坏人,我是个坏人,我是个坏人……”

李易风再也忍不住伸出右手,将哭成泪人般的素衣搂在怀里,轻抚后背,轻声低喃。

于素衣哭了一阵,泪珠渐止,从李易风怀里挣脱开来,抬首望向李易风:“师叔,我要走了。”

李易风大惊,伸手去抓于素衣的手腕,却被她疾速闪避开去。于素衣站在离他三丈之处,瞬也不瞬地看着李易风的脸,半晌,方凄然道:“师叔,我已经想明白了,很多事是不能用武力强求的,很多事不是靠怜悯施舍的,我们可以欺骗别人,但唯一无法欺骗的就是我们的内心。我不想让你痛苦,我也不想让自己痛苦,所以,我必须离开你,我必须忘记你。你,也一样。只有将彼此忘记,我们才不会痛苦,我们才会找到自己的幸福。”说到此,手腕一翻,一柄雪亮匕首正对胸口,“师叔,我想你应该不会怀疑我的决心。”

说罢,匕首不离心口,在李易风悲伤无奈的目光下,于素衣疾步退后,转至山坳之处,一个转身,窜入密林不见。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苏沐颜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