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爱的人是什么感受 游泳时教练把我裙子脱了

张晓欢张晓欢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365 次 收藏

经展枫云介绍,于素衣才知道,这个麻衣青年是他们的掌门大师兄,也是华山派掌门林怀谷的得意首徒章蕴之,一身武功已尽得林怀谷真传。

“枫云,哪有人这样吹嘘自己的?”章蕴之笑着打断展枫云的话,“能有机会结识东海龙宫的人,我们也深感荣幸。”

“章家?章公子是山西晋中人么?”于素衣问道。

“姑娘好耳力,”章蕴之笑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仍是乡音未改,惭愧啊,惭愧。”

“哪里,章公子一口正宗的官话,只是我听得我们王爷跟公主闲聊时曾经提过山西晋中章家的流云步法天下一绝,我斗胆一猜,竟然被我猜中了。”于素衣抚手笑道。

其实这是于素衣偶然间听一位师姐游历回来后提及的,听说华山派与章家渊源颇深,可追溯到上面好几代。如果说是章家子弟到华山派学艺,成为掌门大师兄,一点也不为奇。于素衣姑且这么一猜,竟然蒙中,心中自是大为得意。

“姑娘蕙质兰心,确非常人所及,东海龙王真是好眼色。”

“哪里,哪里。”于素衣干笑道。

被人夸奖是一回事,被人误作他人而猛夸,则又是一回事。

“青衣姑娘,我们这是第三次见面了吧?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真是太巧了!”展枫云终于不甘寂寞,插上话来。

“恩,恩,”于素衣摸鼻,“是啊,巧得很。”

“有人说,一个月内能够相遇三次,必是有缘之人,青衣姑娘,你觉得呢?”展枫云看看于素衣,又看看岳松,意有所指。

“展少侠说笑了,我一个小丫头懂得什么?”于素衣心中暗恼,面上却是笑魇如花,“不过展公子说得也有道理,这次跟着公主出来,开了不少眼界,认识了不少人,应该说是我的造化了。”

“那么你家公主呢?不知章某是否有幸一睹芳容?”章蕴之笑问道。

“我家公主素不喜沾惹繁华俗事,所以碧玉钓竿之事了结之后,随即回宫去了。”于素衣暗暗懊恼,悔恨不迭。想当初,一时兴起,也为了一时的方便,随意抛出了一句谎言,而如今,则必须用十句、百句谎言来为其遮掩,其辛苦与尴尬不足为外人道也。

“那么姑娘你怎么会——”虽然章蕴之的脸上一直挂着微笑,但追问起来咄咄逼人,于素衣忽然感到一丝不耐。

也许人家是好奇,是关心,只是自己心虚理亏,所以产生逆反心理了吧,于素衣稍一沉吟,道:“我家公主命我……”

说到这里,不再继续,意思已经表达非常明了:高度机密,严禁外泄。

再笨的人,听到这里也懂了,况且岳松、展枫云也是玲珑剔透之人,岳松忙道:“青衣姑娘,太平山上山贼横行,你也要小心一点才是,这两天我们就遇见两拨了。”

“遇到两拨?”于素衣不觉联想起自己昨天的经历。

“是啊,不过昨天那些人……”展枫云忽然笑了起来。

“昨天那些人怎么了?”于素衣急问道。那些可怜的游民,不会被这三位武林少侠给狠狠修理一顿了吧?

“还说自己是山大王呢,穿着那叫一个破哦,哈哈,哈哈。”展枫云大笑不止。

若在平时,于素衣恐怕也会跟着笑个不停。但是这些人是自己罩着的(或者说曾经罩过),也受过自己的教化,也已弃恶从善,展枫云如此取笑,于素衣焉能不怒?

“他们本是当地山民,为生活所迫,不得已才扮作山贼,”于素衣盯着展枫云的眼,冷冷道,\\\"展少侠觉得很可笑么?”

“呃——嗯——”展枫云本是个乐天之人,将这件事拿出来作为谈资,原本也只是想逗大家一乐,没想到被于素衣这么一抢白,后面的话就说不下去了。

“青衣姑娘,展师弟只是说说,没有其他意思,”岳松赶紧出来打圆场,“况且我们一了解到这个情况后,立即拿出五十两纹银,给他们作为安置费,他们也非常感激呢。”

“五十两?”于素衣瞠目。

“是啊,这么多人呢。”岳松以为于素衣嫌她给的太多,忙解释道。

于素衣不理他,径自思考,半晌后又问了句:“你们是什么时候碰到这伙山贼的?”

“昨天晚上,”岳松答道,然后又加了一句,“不过就如青衣姑娘所说,他们实在称不上山贼,都是些穷苦老百姓罢了。”

“所以,你们就大发怜悯之心,给了他们五十两纹银?”于素衣慢吞吞道。

“恩师曾经说过,我们武林中人,习得一身武功,不是为了恃强凌弱,而是锄强扶弱,接济苍生,这才是侠义精神所在。”岳松正色道。

展枫云闻言端容肃立,就连章蕴之的笑容也收敛了不少。

“他,”于素衣指指章蕴之,“你们的大师兄也在场吗?”

“对,这两年来大师兄一直在外游历,因师父交待,前天方与我们会合,一同办事。”岳松道。

原来这位超然脱俗的大师兄也与他们一样。于素衣再也无法憋住,银铃般的笑声倾泻而出。

华山派三人莫名其妙地相顾而望,又抬眼看她,脸色开始沉郁下来。其他两人还好,展枫云是第一个沉不住气的:“青衣姑娘觉得我恩师的话有什么可笑之处?”

“没有。”于素衣大力摇头。

“那么姑娘是觉得我们三人可笑喽?”

“是,”于素衣点头,继而摇头,“也不是。”

“那么青衣姑娘的意思是?”岳松问道。

“如果单纯看这件事,非但一点可笑之处没有,而且还十分的令人敬佩。”于素衣点头道。

三人知道她并不是想夸他们,所以也无人谦虚作答,只是静静地等她的下文。

“但如果与昨天中午发生的事情联系起来看,我想你们也会跟我一样忍俊不禁的。”于素衣笑道。

“青衣姑娘,你能不能尽快说明要点?”展枫云忍住气道。

“昨天下午,我也碰到了一伙山贼。”于素衣道。

“你的意思,你跟我们碰到的是同一批人?”章蕴之挑眉问道。

“根据你们的描述,应该是的。”于素衣点头。

“那又如何?”展枫云还是不能理解。

“你也给他们钱了?”章蕴之笑问。

“是啊,”于素衣心中暗自佩服这个华山派的首席大弟子,心思之快,悟性之高,非常人所及,“我也给了他们五十两。”

“那很好啊,那说明青衣姑娘跟我们是一路人。”展枫云点头。

“当时我给他们银子的时候,他们三跪九叩,感激涕零,说从此之后改邪归正,再也不做山贼了。”

“是啊,他们也是这么跟我们说的,”展枫云突然明白过来,“大师兄,我们,我们是不是上人家当了?”

“那是明摆着的,”章蕴之笑道,“我们的侠义之心被人利用了。”

“想一想,一天功夫,就净赚一百两雪花纹银,还一点风险也没有,这可不是比后面这一批山贼聪明多了么?而且,比我们几个也聪明很多。”想到这里,于素衣又笑出声来。

章蕴之也微微笑着,知道自己受骗这件事,仿佛对他的心情一点也未产生影响。这样的人,才是真正可怕的。于素衣心中暗自思索。

展枫云与岳松对看两眼,也笑了起来,只是笑得有点勉强。

笑完一阵后,章蕴之说道:“姑娘一个人单枪匹马,在太平山里行走,不仅要提防那些骗子,还要对付那些拿刀使枪的真强盗,虽然凭姑娘的智慧与武功,应付这些绰绰有余,但也太辛苦了一些。如若姑娘不嫌弃,是否可以与我们搭伴而行,相互也有个照应?”

由这样的一个男子,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即使于素衣心中再不愿意,也无法生硬的拒绝。况且这些天来,自己紧赶慢赶,竟然还是与他们不期而遇,好巧不巧,最后还承蒙他们出手相助,这也是于素衣想要了解的。

“有个照应当然好,只是不知道三位少侠哪里去,是否跟我同路?”于素衣这样说,也是给自己留了条后路,一来可以探听对方的去向,二来也可以判断对方是否跟踪自己,三来万一形势不妙,说一句大家目的地不一致,分道扬镳,也不致于当场翻脸,自己吃亏。

一见于素衣松了口,展枫云大喜,未待章蕴之答话,忙道:“我们这是赶往四川峨嵋,青衣姑娘,你呢?”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张晓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