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冷战出国救初恋 军人同志粗大健壮

笑笑笑笑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921 次 收藏

第98章

“啊?——”一半村民张大嘴巴,表示疑问。

“啊!——”另一半村民大张嘴巴,表示惊讶。

连素衣听了这话,也轻扬了一下眉毛。

“呃——根生,”明大爷揉了揉右耳,不确定道,“根生,刚才我可能有些激动,未曾听得清楚,你能重述一遍么?”

“我说,我会走,但不是跟你们,而是跟她。”根生声音虽轻,却一字一顿清晰无比。

“你!你这孩子!”明大爷气结,刚想发作,转瞬却又软了下来,叹口气道,“根生,我们都是朱武太子的家奴,你爹如此,你也如此,这是我们的宿命。难道你想丢掉自己的根本么?”

“宿命?”素衣听得这话,不禁又扬了扬眉。

根生摆摆手,止住素衣的插言,道,“我不知道那个劳什子太子的后人是谁,也不想知道。如果真说宿命之说,我爹娘用他们的两条命去偿还,已经足够。现在,我只想遵循我爹生前的遗嘱,照顾好我妹妹,其他的,我一概不管。”

村民面面相觑,半晌,一个大婶道:“可是,你们兄妹俩没爹没娘的,不跟着我们大伙,却跟一个外人,”说到此,偷眼看了看素衣,续道,“我们……我们也不放心呐。”

少年道:“四婶,谢谢你的关心,是不是外人我心里有数。”

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僵。

明大爷看看四周众人,再看看这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叹口气,“刚才我在气头上说了几句重话,根生,你是不是恨我这个老头子?恨我们大伙?”

少年倔强地抿着嘴,一句话也不说。招娣畏缩着躲进少年怀中,用恐惧的眼睛看着大伙,似要哇地一声哭出声来。

一时间,场上四寂无声。

半晌,明大爷长叹一声:“罢,罢,随你去罢。”

“可是……”被忽视已久的素衣,终于忍不住出声。既然已被牵扯进去,总应有发表意见的权力吧?况且,她并无意带着两个小拖油瓶四处游荡。

少年瞪了她一眼,眼眸中的那股怒气,让她呐呐住口。

由于时间紧迫,众人草草地将根生爹娘的尸体火化,并合装入瓮中,埋于后山的一块荒地之中。

素衣无意过问这些俗事,奈何根生早已快手快脚的将招娣的小手塞进她的手中。小姑娘刚刚目睹父母猝死惨状,不停地哆嗦、抽泣,素衣无法,只得将她抱在怀里,不时地拍其后背以示抚慰。

安葬完根生爹娘后,众村民纷纷回家收拾细软,明大爷走在最后,转身瞅瞅这个在葬礼上从头到尾一声不哭的少年,一跺脚,迈步出门。

陆陆续续的,听到村民奔走私语之声,渐行渐远,素衣终于忍不住:“根生,他们要走了!”

根生不看素衣,将臂弯里的招娣轻轻放在床上,拉过被子盖上。

“如果你要追,现在还来得及。”素衣道。

少年抬眼看她:“我为什么要追?”竟似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

素衣一怔:“难道你真的要跟着我?”她一直将之当成少年的一句赌气话,却不曾想竟然弄假成真。

一阵躁意涌上心头。

“你不想让我跟着,是吗?”少年看着她的眼,静静地问道。

“我——”素衣心里一滞,面对着少年那张脸,竟有些说不出话来,“你不了解我的处境,跟着我,你们会吃很多苦。”

“我不怕吃苦。”

“那么你妹妹呢?!你不担心她?”素衣心里暗暗有些恼了,用手一指床上那个熟睡的幼女,“你忍心让她跟着你一起受苦?”

而且,还连带地将我也拖下了水!素衣心中恼的其实是这个,但是面对稚弱的少年幼女,却又说不出口,是以心中说不出的焦躁。

根生沉声道:“我会尽我全力照顾她,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

素衣的心蓦地一软,气也随之泄了出来,喃喃道:“跟你爹娘几十年交情的乡亲不跟,偏偏要跟着我这个认识没多久的,唉,我实在是搞不懂。难道,我的魅力真的无法抵挡?”说到最后,竟连自己都忍俊不禁。

少年却是一丝笑意也没有,盯着素衣,直至她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地褪色,讪讪然:“开玩笑的啦。现在你老实告诉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却是在我爹娘临终之前知道这个村子的秘密,这种被欺瞒的滋味,想必你不会了解。”少年淡淡说道。

“我怎么不了解?”素衣叹口气,目光怔怔地越过门口碧绿菜畦,看向远方的云彩,“到了十几岁时,突然有人告诉我,我是谁,我应该做些什么。”

少年愣了一愣:“如果你也有这种感觉,那么,你会如何做?”少年顿地一顿,才又续道,“恩,你自然不会再受他们欺骗,听从于他们了。”

“不,我虽然心中难受,但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素衣低声缓缓道,“因为,我相信他,我了解他,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我。”

“哈?!为了你?”少年嗤声道,“就算是为了你,所以才欺骗你。那么,他有没有象这些人一样,当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犯了错,便揪住不放,指责你,训斥你,说你连累了他,连累了大伙?”说到后来,少年怒气越来越盛。

“恩,不会,他从来不骂我,即使是我做错了事,他都是怪自己,怪自己没有好好教导我。”素衣低声道。

少年愣住了,半晌,方低声道:“恩,看来我们的情况并不一样。如果他们这么对我,说不定我也会跟他们去的。”

素衣不知道说些什么,半晌,方道,“每个人的表达方式不一样,也许他们心里没有恶意。如果你想,我送你去追他们。”

“我不想!”少年大声道,“爹娘已然过世,我与他们再无瓜葛,又何必放低身段过去摇尾乞求?”少年看向素衣,“况且,我们之间的帐还没算完!”

素衣的心突地一跳:“我们的帐?”

“你欺骗了我这么久,难道一句解释都没有么?”少年问道。

“我——我——”素衣语塞,心中又是一阵烦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难道我必须事事向你汇报么?”

少年不语,径自瞧着她。

这个十几岁的少年,不知为何总是扰乱她的心绪,素衣更加恼了,口不择言:“瞧,我跟他们一样,我也骗了你。你干吗还死死地缠着我?难道,你真的没地方可去了?”

少年仍是默然,眸子中的悲伤之意逐渐涌现。

素衣突然感到一阵恐慌,忙道:“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我是说……”究竟想说什么,恐怕连她自己也不大清楚。

“同样是伤害,同样是欺骗,不同关系的人,造成的后果是不一样的,”少年摇头,“所以,伤害我的,不是你。所以,你不必顾及我们。没有你,我和妹妹,肯定会活下去的!”说到后来,少年越来越大声,似要告诉素衣,更是说给自己听。

看着眼前这个悲伤的瘦弱少年,素衣的心纠结起来,“我也不是故意骗你,只是有些难言之隐。”

少年的眼睛慢慢亮了起来,“我明白,所以我选择跟着你。”

素衣吓一大跳,双手乱摇:“别,别,别,你不用这么信任我,这样我很有压力。我教你武功,也是被你缠得没办法,迫不得已。”

“但是你还是教了我啊,”根生道。

“是啊,但是现在我却有些后悔,”眼见少年投射过来的迷惑目光,素衣叹气道,“唉,如果……如果我不教你武功,或许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

“但也有可能,我们村子里的人全被杀死。”根生看着她,“你不相信?因为你会来救我们?你能保证我们一辈子不被欺凌残害吗?万一哪一天你不在呢?万一来的人数实在众多,连你也救不了呢?”

素衣默然。

“所以,我想跟着你继续学武,只有变强了,我才有能力保护妹妹,保护我自己。”根生双手紧攥,盯着素衣道。

面对这样一个将满腔期望和梦想投注在你身上的少年,素衣还能说出什么推辞之词?

过了一会,根生说道:“素衣姐……恩,我想现在该改叫你李姐姐了。”

“既然我们走到一起,我自然不能再欺骗于你。我不姓李,我姓于,木字旁,这边上面一个人,下面两点(繁体‘于’字)。”素衣蘸了点茶水,在桌上写道。

“于?”根生有点晕,“那小李将军……”

“那是我在军营之中的权宜之举,用的是别人的姓氏。”说到这里,素衣心里一滞。

根生并未察觉素衣的这细微心理活动,点头笑道:“是嘛,没想到,我竟然找了个将军做师父。”

“我不是你师父。”于素衣直觉性反对。

“恩,我知道,不管是你,还是林先生,都没有认我这个弟子。”根生点头。

少年这样一说,于素衣却又有些不安,“不是我不愿收徒,只是我教你的,都只是些皮毛功夫,并非都出自本门武功。”

“那么于姐姐是哪一派的呢?你教我的,又是哪一门武功?”谈起江湖门派,少年自是十分的兴奋。

“我是峨嵋派的,你学的第三套剑法,便是我派武功,而前面两套,则是衡山剑法。只是我自己尚未学得精通,教起来便更是马虎了。”于素衣道。

“这么说来,我便是峨嵋、衡山两派传人了。”少年精神奕奕,神采飞扬。

于素衣不觉也笑了起来,斜眼看他:“你?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

“恩,我现在武功虽然差劲,但若有人好好教导,自己再好好练习,将来自会光大峨嵋、衡山门楣。”根生扬扬头。

“真有志气啊。可惜江湖上早已没有峨嵋、衡山两派的名字。”于素衣涩然道。

“啊?!”少年睁大眼睛,“于姐姐,那你又从何习这两派武功?还是,还是你因遭遇灭门之变,所以才避居此地?”少年心里好似有些明白了。

于素衣摇摇头:“衡山派早已于十几年前灭门了,峨嵋,应该也消失了吧。恩,说起我的武功,唉,说来话长……”接下来的话,于素衣已然说不下去。那些只有在梦境中才会出现的往事,突然被扯出记忆,如潮水般纷纷杳杳,向她袭来。

再也无处藏身。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笑笑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