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信你暗恋我呢 胸前感觉一团火是什么原因

木子园木子园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397 次 收藏

都已过了四更天,也不见旭醒过来,反倒是拥着我睡得更沉,就像是腊月天里寻到了暖炉般的紧抱着我,本想叫醒了他,后来想了想,子宇说旭这些日子都不曾好眠,难得今日他放下了心事,睡得沉了,我也不忍心叫醒他,只是拉开些许距离,让他得以顺畅的呼吸,不至于被我压到。这个怀抱在这九年里,是如何的让我魂牵梦萦,让我思念到心痛,曾经想过的千百回再见他的激动心情,反而在真的躺在他的怀中平静了下来,这个怀抱一直都是属于我,不是吗?只是经过了九年,他可曾明白了我的决心,爱他,却不代表我要忍受皇宫里的争风吃醋,朝纲中的明争暗斗。

明明想着要放开,却最终还是舍不得,曾经立誓不为任何人改变自己的初衷,不想终究还是为了这抹曾经伤害过我的明黄破了例,我是戒不掉他啊!戒不掉对他的思念,戒不掉对他的爱,就连佛门的清净都无法洗去我对他的爱和牵挂,爱情这个陌生的东西是真的我能碰的么?特别对象是这个让我永远也猜不透的男子,这个心思万千回转的君王。

哎,天将亮,不想了,也不想去在乎了,只想缩进他的怀中,放纵一回,人生难得醉一回。

鸡鸣时分,我便又醒了过来,看着旭还在熟睡中,我放轻了动作,下了塌,套上单衣,外着了件月白色的长袍,看外面的天还未大亮,我便任由长发披散着,稍做梳洗后,便出了厢房,让下人们把肉粥和炉子搬回膳房,吩咐厨子做些酸味微辣的配粥小菜,再蒸些钱塘郡较为有名的五香菜肉包子。

再回到后院时,旭日已升起,院中的一切似乎都渡上了一层金光,子宇的卧房窗户大开着,想来他早早便去军营中操练,站在亭中,几屡晨风朝我吹了过来,稍感凉意,只听到身后吱呀一声的开门声,我转过头看着从房内出来的人,金色的旭日照在他那轮廓分明的脸上,形成了无数个阴影,他眯了眯眼,似乎睡得过多,还未能适应一下子迎面而来的亮光。

看着他闭上了眼睛后,又重新睁了开来,见到的便是这么一副情景,白衣胜雪,长发飘飘的我,立在亭中,亭子四周的纱帘随风扬了起来,他大抵想来是自己梦未醒,一步步缓缓的朝亭子走了过来,越是走近了,他的脸色便越是呆楞,在亭子步阶下,他终于看清了背着阳光的我的脸,身材袅娜娉婷,秀目含笑的看着他,他又一步步的走上步阶,进到亭中,伸手抚上我的脸,我将自己的脸紧紧的贴上他那双修长的手中,他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最终只是俯低了他的身子,用他的唇来告诉我他的思念,以及浓浓的爱意。。。。。。。

在他那双美丽依旧的单凤眼里,我寻到了沧桑,以及自己的倒影,他沙哑的问了句,“昨夜可是真实的你睡在我的怀中?”

我点了点头,娇羞一笑,菊堂九年的闲云野鹤般的生活,使得岁月不曾在我的脸上留下一丝的痕迹,反倒是旭,才到而立之年眼角已出了年轮,他将我拢到怀中紧紧的抱着,深怕我消失了般,略带哭意的沙哑声音低低的道,“海棠,你可以用世间任何的方式惩罚我,但是就算我这个天子求你,我只求你别在独自抛下我,让我们生在一起,死也连冢。”

我点了点头,加了句,“旭,我愿意追随你去任何地方,哪怕你做个农夫,我也心甘情愿为做你的红拂女洗尽铅华为你做羹汤,只要你离开那个吃人皇宫。”

他看着我,将我那被风吹乱的长发,拢到一起,轻轻的说了句,“都依你。”

我惊喜的看着他,他的手指刮过我的脸,宠腻的看着我,第一次我深刻的体会到,时光改变了他,如若说以前的他是一切随了他的利益和天下的利益,如今的他却不再是那个冷情君王了,我靠向他的胸膛,甜甜的笑道,“多谢夫君!” 初听到夫君两字,他整个人震了震,接着嘴角轻扬了起来,眼角眉梢都是一片喜气。

不想在如此煽情时刻一个不识相的声音响起,只听到管家那惊疑的声音问道,“大少爷,二少爷你们大清早在那看什么看得这么乐?” 好不容易挤上来一看,是我和皇上抱在一块,年过半百的管家见我和旭转回身子看着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看了眼佯装正在欣赏旭日的子宇和子都,见他们不愿为他解围,最后红着脸道,“早膳好了,夫人是要去松轩,还是要把早膳送到后院来?”

我摇了摇头道,“你让下人把早膳送到松轩吧,我稍做梳洗便出来。” 我责备的看了眼子宇和子都,他们两个红了脸,跑开了。

旭和我相拥着走向厢房,我亲自服伺他更了衣后,亲手为他将那乌黑如檀木的长发梳顺了用巾纶束起,再把自己的长发束了个飞天髻,随便插了支木钗,他从后面抱住了我,看着镜中的一对丽人道,“明月松风天然调,抱得琴来不用弹!海棠不管是淡妆还是浓抹都是这般的迷人,让我沉醉。” 我看着镜中的他,娇笑道,“如若你看不厌,那就陪在我身边,日日看,看个几十年,看到老眼昏花才算。”

他轻笑道,“好!” 说完后,他转身又咳了几声,我拍了拍他的背后,过去换上妇人的背儿,扶着旭往松轩走去。

远远的离着松轩,我便听到子都那高昂的声音先是压低了学着旭的声音道,“爱妻,我都依了你,哪怕你要我学牛耕田,我也心甘情愿。” 过了会,又学着我那平淡温柔的语调道,“夫君,你真好!来吃两个五香菜肉包吧!”

我和旭一进了松轩便看到子都拿了两支筷子,各插了一个白胖的包子,对着子宇,一副贤妻模样,旭看了子都这番样子,大笑了出来,笑得连咳了半天,才喘过了气,他有多久没有如此开怀大笑了,虽然子都是调皮了些,只是能让旭开怀大笑,让子都偶尔放下纵,发会疯又何妨呢!

子宇见皇上笑了,也在一边抱了肚子大笑,我走了过去,在子都头上敲了两下道,“娘刚才有说要送你爹包子如此俗物么,也罢,俗人也便拿了俗物送礼,既然你这么爱吃包子,来,娘再为你夹两个包子,多吃点,别客气。”

说完,我便用筷子夹了两个较大的包子在子都的碗里,旭走了过来,靠着我道,“既然你娘送了,那爹也不甘示弱,来再吃两个吧。” 说完也用一副新的筷子夹了两个包子到子都的碗里,整个碗已然满出,子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难得这个向来只会玩耍别人,开别人玩笑的机灵鬼也会有吃鳖的一天。

子宇也上来参了一脚,道,“子都,既然碗不够,那我的碗也给你了吧,诺这两个包子是大哥送你的。” 边说着将装了两个包子的碗送到子都的面前。

我和旭在自己的位子上落座坐下来,我分别为旭和子宇盛了碗肉粥,对子都道,“你就慢慢享用你这八个香热的包子吧,娘就不给你盛粥了。”

子都终于反应了过来,气红了脸道,“你们几个联手欺负我这不知世事的九岁孩童,于心何忍。天啊!” 说完,便仰天长啸,我和旭,子宇三人又一阵好笑,一旁的管家也捂了嘴,转过身偷笑,不想被眼尖的子都扫到,子都满脸深情的看向管家,可怜的管家被他看得一身冷汗,夺门而出,边走边道,“夫人,奴才去看看膳房,可还有未上的菜。”

子宇已不受控制的,拍着腿,笑弯了腰,平日里个个都是被子都开尽了笑,整耍,如今总算得以一雪前耻。

旭一脸同情的看向子都,子都发现了后,马上转移了目标,又一脸无辜的看向旭,希冀旭会帮着他,却不想旭轻咳了几声后,道,“如若八个不够,爹这两个再给你如何?”

子宇刚换了口气,擦了擦眼泪,听了旭的话后,看着子都被旭耍了,又笑趴在桌上,我也捂了嘴笑了半天,子都哀怨的看了皇上一眼,三两口把一个包子吃了,早膳便这么开心的过了去,一家人吃饭的感觉,真好,我看着他们父子三人吃饱后满足的神情,这心里如投了颗蜜糖般的甜!好象不是父子三人,子都看起来,倒更像吃撑了,想来近些日子他只怕都不会再有胃口吃包子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木子园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