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校花赖上我 萌白酱苍穹女仆喷水

苏沐颜苏沐颜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521 次 收藏

“家里的大人可管你交朋友不管?”

林松刚出过小恭,走至后院,便听见了这么一句,脚下一滞。这可真是……要不要这么巧……

秦钟见林松过来,也是尴尬,干笑着对林松道:“叔叔的对子可对好了?侄儿太笨,正苦思冥想呢。”

想对子需要牵小手吗?想对子需要靠这么近吗?林松心下这么想着,也不愿理会他们的事,小脸儿一皱,道:“我也正想着呢,老太爷出的这个对子可不容易。”说完和二人道别,很自然的走向室内,就像自己什么都没察觉似的,反正依自己外表的年龄,秦钟二人多半也以为自己不懂那些东西的。

等秦钟二人看不到自己了,林松却又一转弯,并不回室内,却转到院子里一株柳树那里,站定了,口里念念有词,装着头脑风暴忙着对对子的样子。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不就是贾宝玉带着一干虾兵蟹将大闹书房的时候了吗,他可不想再扯进什么事端中去,因此躲得远远的。心里也是叹息,住在贾府里就没个太平日子,以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事情呢。

林松正愁着,果然里头闹了起来,还听到一声“小妇养的,动了兵器了”,心道这不知是哪个小厮,真是好嗓子,其间还伴随着杯碟打碎的声音,好生热闹。

林松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里头的动静渐渐平息了,这才装着慌张的样子走过去,加入那些在旁边坐山观虎斗的人群里,他才进去,还没看着监管的贾瑞如何处理这件事呢,就被他带来的小厮抓住了,伞儿紧紧攥着他的肩头,一副要哭了的模样:“可算是找着您了,大爷,小的以为您丢了呢。”准是香菱事件留下的阴影,现在伺候的人片刻找不到林松便要着急,生怕自家大爷又把自己坑进大牢里去了。

“太爷留下了对子,我对不出来,就去外面看着柳树,兴许就想起来了。”林松道:“这里头是怎么了?”

伞儿才不管林松说什么呢,找着人了就好,手里还是紧抓着不放,道:“这里可了不得了,反了天了,不能待了,咱们快回去吧。”也不管林松同不同意,拉着人就走。

回了自己院儿里,黛玉正在那里收拾书本子呢,见林松没到时辰就回来了,也是惊诧,忙问:“怎么这个时候就回来了?”

林松摸了摸鼻子,这次真不是他不乖啊,林姐姐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看着我啊,忙解释道:“学里像是有人打架,我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呢,伞儿就急着把我送回来了。”

黛玉仍是吓得不轻,想必她还从来没听过读书的地方还能打起来呢,忙抱着林松前后左右上上下下的瞧了一圈儿,看他似乎没伤着:“是怎么个事儿?给我细说说。你伤着没有?”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林松忙道:“我从外头刚回来,就见着屋里一片狼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伞儿就把我拉走了。”打架的时候没在案发现场,自然也就没他的事了。

黛玉便急着叫青梅去二门上找伞儿问清楚情况,看黛玉这么着急,青梅一刻不敢耽误,到二门上找着人问了话,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便回来了,回说:“伞儿说为着什么缘故打架他也不知道,他只是在外间伺候着,听到里头吵闹的不像样子,便悄悄过去一看,里头宝二爷、秦小爷、宝二爷的一干小厮们还有家学里很多学生已经打成了一片,伞儿便急着找到咱们大爷,把人给送回来了。”

黛玉听了,知道弟弟在里面并无挂碍,稍稍放下心来,对青梅道:“你出去告诉伞儿,他这次做的很好,以后还是一样,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以大爷的安全为要。”又重重的赏赐了伞儿,叫青梅一齐送过去。

“姐姐。”林松瞧着黛玉的神色,开口道:“这学里也太乱了……”

黛玉瞄了他一眼,没有接他的话,只从书本子里抽出一封信,给他看了,说:“王家大哥哥来了封信,问你可会骑马不会?开春儿天气暖了,国子监的学生大都是骑马的,那里也只能带一个人伺候,你预备着带谁?”

“不是要住在那里吗?”林松不明白了:“怎么还要骑马?”

“国子监也是十日一休的,难道你不回来了?”黛玉笑着反问他。

林松抗议道:“我不是不知道吗?”你们也没人告诉我啊。

“带的人就伞儿吧,他一向是妥帖的。”

“那正好。”因为有学里忠心护主之事,黛玉现在对伞儿也很满意:“我把你的东西打点好了,也好交代给他。”

“这还没过年呢,姐姐也太急了。”林松真没想到黛玉现在就开始收拾东西了,他还在贾家家学里读着呢。

“这就不用你管了,我自然有数。”黛玉是打定主意不然弟弟操心这些杂事,一心一意读书的:“王家大哥哥说愿意教你骑马,你是在这里学呢,还是跟大哥哥学?”

“大哥哥已经提了,怎么好拒绝呢?”林松是乐意出去走走的,况且在这里学习又要折腾贾家的人,这里家大业大的,一折腾就是好大的动静,他们客居的人还是不要太麻烦的好:“大哥哥从小便学骑射,一定是懂行的,这府里又有多少人知道,不过是平常出门骑个马罢了。”

“那也好。”黛玉倒是想让林松在这里学,她还可以就近看着,不过病已一向靠谱,林松也愿意去,她也只好同意了。

说完了正事,黛玉开始赶人了:“今天的功课都做好了吗?还不快点去房里读书。”林松估摸着黛玉对学里的事已有了主意,也不再纠缠,回自己房里读书去了。他原本以为自己凭着成年人的脑子,又十分的用功,该是成效不错了,让刘晃一考,才知道自己还欠缺多少,哪敢不用功。

------------------------------------------------------------------

晚间黛玉去给贾母问安,专门把林松留在房里温书,让他到了传饭的时候再去,谁知道刚到那里,东府里尤氏带着自己媳妇儿秦可卿也来了,原来是贾敬生日到了,尤氏带着媳妇儿来请贾母及荣府诸人过去热闹热闹。

尤氏道:“我们老爷原是老太太的侄儿,不敢劳动的。但我瞅着这时候天气正凉爽,满园的菊花开的也好,请老祖宗过去散散闷,看着众儿孙热热闹闹的,是这个意思。”

也不用尤氏狠劝,贾母便说自己要去,她年纪大了,如今最大的消遣就是带着小辈们热闹了,如何不去:“难为你的心意,我这个老婆子就少不得扰了你们了。”

尤氏笑道:“老祖宗肯赏脸,是我们天大的福气呢。”秦氏也奉承了贾母几句,引得贾母心情大好,便要留下二人一起吃饭,二人知道贾母吃饭王夫人和凤姐必要伺候的,她们怎么承受得起,哪里肯留,到底还是回去了。

尤氏与可卿走了,也到了贾母传饭的时候,黛玉心里着急,面上并不显,看弟弟也过来了,便同着众姐妹与贾母一起用晚饭。

寂然饭毕。

净了手漱过口,丫鬟们捧上茶来,黛玉与林松碗里照例是温水,黛玉慢慢的啜了一小口,对贾母道:“二哥哥可大好了?”话里满是对表兄弟的关心。

贾母和王夫人连同凤姐都吓了一大跳,贾母更是直接问王夫人:“宝玉什么时候病了,怎么不来告诉我?”

王夫人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等王夫人说话,黛玉忙道:“二哥哥并没有生病,老祖宗别着急。我也是听跟着松儿去学里的小厮说的,学里有人欺负二哥哥,把二哥哥气的不轻,也不知道受伤了没有?所以我才问的。”

这下该王夫人瞪着凤姐了:“宝玉什么时候叫人欺负了?”

凤姐就更无辜了,你儿子去上学我又没跟着,我怎么会知道,使唤侄女儿也不是这么使唤的啊。但凤姐的话说出来就是另一番意思了,其焦急之情比王夫人更甚:“宝兄弟怎么没提?想是叫人欺负了不好意思,不愿意跟咱们说吧,叫过跟他的人来就知道了。”

贾母道:“宝玉去上学,他的奶兄弟必是跟着的。”一叠声儿的叫把李贵传进来。

黛玉便带着林松趁机告辞了,有成年男子要进来,她是不适合待在那里了。

“以后学里必是安静了,你好生读书吧。”口气之严厉,好像林松是罪魁似的。

“谢姐姐。”林松对着黛玉长长的一揖,那正经的模样,终于把黛玉给逗笑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苏沐颜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