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近哪有房子出租 办公室和秘书

苏沐颜苏沐颜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267 次 收藏

《噬愛》

「倾霄埋骨深情枯。」

-

(三十三)

岚姬一路走下楼梯。

哪吒不知她有什么算计,却明白干等无用,身体自发地跟了上去。

岚姬背影也是极美而动人的。她淡漠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妖界盛传:李三公子哪吒,杀伐果断,残忍异常,不问是非,见妖就杀。”

此处哪吒无声嗤笑,懒得辩解。

岚姬继续道:“亦有传闻你生来俊俏,美如神袛,是天地清辉日月流光,其颜色比之倾霄也不失妍丽,端的是美不胜收。三公子,你的美名可比凶名更盛呢。”

这番话乍一听是在夸他,其实通篇字里行间都在讽他吧?

“怎么,”哪吒被捧得是汗毛倒竖,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见我真身是个小屁孩儿,失望极了?”

岚姬并不答话。

她轻声叹息,自言自语地喃喃着:“倾霄生于人心对爱的向往之中。

我们皆以爱为食。

每朵倾霄花儿都是天生的欺诈师,诱人生出爱意,取之便走,从无停留。倾霄之花,满嘴谎言。这是妖界常识。

自生来那刻起,便要不停游走在世人中间,用这美貌皮相、蜜语甜言,编织一个又一个的美丽幻象,待那名为爱的花儿在心壤里长出果实,一切就如朝露弥散。

大梦一场,什么也不剩下。

世人爱我,而我不爱世人。

依附人类喜怒哀乐而生的小小花妖,仅仅只为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倾霄动情,死路一条。失了心,魂就散了,是万劫不复啊。”

……

百花楼内百花魂。百花靡艳。

可这动人美景终究是美丽的幻象,剥去华丽外衣,便是断壁残垣,旧楼黄草。

枯死的藤蔓爬满整座建筑,阴风萧萧,败叶残花。

楼上楼下立着许多纤细身影,哪吒粗略看去,认出是前两日曾笑盈盈迎接他与杜若的花儿们。她们微微笑着,和岚姬一样的笑,淡淡的,藏着绵长哀伤。

百花楼哪里是百花楼啊。

这里是百花墓园,是倾霄死去的地方。

每一朵花儿,维持着面具般的温情暖意,立在这枯楼里如含冤而死的魂,滞留人间。

即便失去了生气,她们却依旧是微笑着的模样,可那笑却隐约漫出无边悲切,满目望去,极尽凄美。

她们都曾鲜活而美好。

可昨日终成历史。

(三十五)

哪吒两手揣进裤兜,漫不经心,中途还打了个哈欠。

百花楼里静悄悄的,连阴森的风都很沉默。

“那你究竟想说什么。”他懒懒地问,“卖惨想要小爷我给你们伸冤,把那些个负心人一个个全都送进地狱?小爷我忙的很,没那闲工夫。”

三岁孩子稚嫩的面容满是冷漠。

这一刹那间透过漆黑眼瞳里超然洞天的悲悯。

他真的恍若神袛。

岚姬笑了,笑声清脆如银铃,抬眼间魅惑天然。

满目萧索枯藤烟消云散,百花楼又变回了初见时的金碧辉煌,处处匠心精雕出的极致华美。

“其实我等皆是死物。”

“看出来了。”

“但杜若还活着。”

岚姬声音淡极。她缓缓转身,目光落在他身上,静如古井,毫无波澜。

“她是倾霄最年幼的女儿。”

“我们极其喜爱她,但也都永远不希望她回到这里来。”

“你是灾难。“这句话揭露了花儿尖锐的敌意,“百花楼不欢迎你。”

哪吒迎着倾霄们冷如薄冰的目光,有种心事都被剖白的羞愤,更多却是无言压抑,沉甸甸压在心头。

他冷哼:“都说你们满嘴谎言最不可信,小爷又为甚要听你安排。”

岚姬侧开身子,百花楼大门随之开启,打开了醴弥结界与人间相连的通道。

“李三公子信与不信,倒无所谓。只是可怜你的那位龙族好友,在楼外苦苦等了两日,你不去见他一见?再说你身上这影妖诅咒,唯龙族有法子解。留在我百花楼内,就只有死路一条。”

哪吒确实看到了结界外的敖丙,听岚姬这话,又冷冷地笑:“既是如此,你还诓杜若出去寻药。”

“杜若可不知你有个龙太子朋友。”岚姬摇头,露出无奈神色:“她当时急得要哭出来……我又怎忍心放她难过呢?”

“……嘁!”

哪吒没再说什么,昂起下巴大摇大摆出了百花楼,十足神气,不屑一顾。

离开结界范围的瞬间,他嘴角顿时垮下来。

漆黑眼瞳里翻涌着暗色波涛。

倾霄啊……倾霄!

(三十六)

采到仙草的过程很艰辛,但好歹是到手了。

因为有岚姬姐姐给的黑玉盒,能最大限度保存无忧的药性,捧着它,悬在半空的心总算放下一半。我轻吁了口气,庆幸此地没有守护的仙童或灵兽,不然想把无忧拿到手,可没这么简单。

下山时也不见黄天化踪影,我分不出余韵关心他。这家伙一身保命宝贝,怎么看都不需要替他担心。

山中不知寒暑,我也不清楚自己用了多长时间,稍作休整便赶回青城。

但……只怕还是迟了。

我在路上就花了一天多的时间,赶到百花楼时,金乌已落,月兔初升。人间好一派热闹祥和的样子。

岚姬姐姐扶住我虚脱无力的身子,叹息:“杜若,你这又是何必呢。”

本就是强撑着行动,我半句话说不出来,这会儿更是天旋地转晕得厉害。

意识混沌一片。

合上眼去天地漆黑。

……

我似乎是做了梦。

赤足踩在绵软的虚空里,如站在深夜的沙滩,一动不动凝望海与天相连的黑暗。

无穷,无尽。

不知这样过了几十年,几百年,亦或几千年。

突兀有一颗火红流星划破寂静黑夜!

它坠落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陨石坑,和席卷天地的烈焰。

那火将我吞没之时,我就醒来了。

感觉像个噩梦。我喘息几声,身体沉睡的知觉慢慢苏醒,我也随之感觉到了各处疲软酸痛。

连脑袋也是昏昏胀胀的。

岚姬姐姐坐在塌旁,见我醒了,伸手扶起我,然后从瓷瓶里倒出那种奶白胶囊,合着温水让我一并吞下。

我这才感觉好受多了,也恢复了点力气,急忙捉住姐姐衣袖,问这是第几天?哪吒后来怎样了?

“这是第十天。他已走了。”

我张着嘴,一时分辨不出姐姐说的「走了」是哪个意思。

岚姬按着肩要我重新躺下,又掖了掖被角,才缓缓向我说明,道哪吒在我采药去的第二天醒了,并且已经被前来寻他的亲友接走。

我听了,久久未回神。

岚姬也不说话,纤手一下一下抚着我额头,冰冰凉凉的,很舒服。

“这样最好。”我松了口气,“陈塘关毗邻东海,那孩子的师长定能进到龙宫里去求药的。”

喉咙还很不舒服,只是说了两句,嗓子眼就受了刺激,咳出好几声。

岚姬姐姐又喂我喝了水,却不让再说话了,嘱咐我要好好休息。

虽然刚醒,我却仍感到异常疲惫,打了好几个哈欠,乖巧点头,准备再会周公。

岚姬又摸了摸我的额头,“杜若怪姐姐么?”

“……”

轻轻摇头。

我知道姐姐们都是在为我考虑,任凭我硬闯泠幽寒潭,去求一个心安。我清楚自己的能力极限,此番往返结果多半是无用功,但我没办法说服自己,干等着什么都不去做。

岚姬亦不再说别的,起身离开了房间。

(三十七)

我在醴幂结界待了至少半年。

以往最多叨扰姐姐们月余时间,这次光养病就用了三月,姐姐们说什么也不让我走,强摁着又休养了三月。

从春至秋,百花楼前,河边垂柳还常青。

查看瓷瓶剩下的「爱」,存货已经不多。装着无忧仙草的黑玉盒,交予了岚姬姐姐保管。我收拾好药箱,白色绷带重新缠上左眼,接着便向姐姐们辞行。这次未再受到阻拦,只是照例被一番爱抚,虽然经历过许多次,但我还是扛不住姐姐们这令人心潮澎湃的爱意!心脏扑通扑通狂跳,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好不容易被姐姐们放过,我依依不舍地告别,转身走出百花楼。

结界出口处,各色奇花异草中央,站着岚姬。她的姿容使得这片美景瞬间失了色彩。

艳压群芳,风华无双。

即便看过很多次,我仍是看得痴了。怔愣好一会儿才向她走去。

“此次分别,不知再聚又是何年何月了。”岚姬娴熟地摸我头发,我想我喜欢揉哪吒脑袋的习惯定是学了她,然后反应过来自己仍惦记着那个孩子。唉,六个月过去,不知他毒解了没有,如今是否安好。

下巴被蓦地抬起。

对上岚姬那双烟红色的眼眸,我有一瞬间失神。

“杜若要不要留下来呢?”她问。

“……”我张了张嘴,说不出拒绝的话,却下意识地摇头。

岚姬笑了,也松开了我,轻笑浅吟的面容沉如古井。

“若是在人间游玩得累了,便回醴弥吧。姐姐们无甚神通,却也还能护你周全。”

“嗯……”

我感动得泪眼汪汪,差点就要掉金豆子,结果被岚姬姐姐亲昵地捏了捏鼻子,好、好近!我下意识屏住呼吸,结果不留神就被口水呛着了,抚胸一顿猛咳。霎时间什么眼泪都飞去了九天外。

嘤,姐姐坏心眼儿QAQ

“都是大姑娘了,还这般的不稳重。”

“还不是姐姐拿我玩笑……”

我摸摸鼻子,鼓着脸颊小声嘀咕。在百花楼里待得久了,我也变得爱向姐姐们使小性子、撒个娇什么的了。雅蠛蝶,姐姐快住手,这样会把我宠坏的!我会真的不想走的!(尔康手)

试问谁不想溺死在漂亮小姐姐们的温柔乡里呢!!

……

哦豁,我好像一不小心把真心话说出来了。

-未完待续-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苏沐颜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