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国归程男主是谁 一寸一寸进入刘亦菲

小编小编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581 次 收藏

好不容易止了笑,他又转向窗外,道,

“怎么你当本太子是朵花,而章姑娘是那惜花人?放眼江山无不王土,本太子怎么会寂寞呢?更何况我的身边多的是前赴后继的献媚人,寂寞?” 他当我的问话是个笑话般,怎么我触到你的痛处了吗,太子旭。

“太子如果没别的吩咐,那海棠就先行一步了。” 我行了礼,一头不回地往外走,魏祁一直跟着我,我放慢了脚步同他并行。

“魏祁,你跟了太子多久了?” 我看着这温顺如暖风般的男子问道,

“魏祁自十二岁便跟了太子。” 他的脸上有过那么一刹那间的惊异,很快又是一如往常的温顺,谦恭,如果不是我捕捉得快,常人怕是发现不了那一瞬间的改变,不愧是太子旭身边的人。

“太子快乐吗?” 听了我的这个问题之后,他先是楞了楞,接着似乎意识到什么,赶紧回道,

“太子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贤人,他怎么会不快乐,章姑娘过虑了!”

“哦,是吗?那魏祁快乐吗?”

“魏祁能跟着太子是天大的福分,魏祁怎么会不快乐呢?”

轻轻的两个反问,便把我的问题给四量拨千斤的给拨开了,只是这回将军府的路上,魏祁一直心不在焉,不再像去茶馆时那般专心致志,连撞了两个人都不自知。

到了将军府,魏祁看到仇寅已是等在门外,点了个头后,便快速的离去。我边走进将军府,边问道,“仇寅,你觉得皇上圣明吗?皇上是圣明的吧,只是他为何要给我出这难题呢?”

“小姐所指何事?仇寅不明白。”

“算了,没有人明白,除了皇上和太子旭。你去把沈伯找来别院。” 吩咐完后,我便回了别院。

见到菱儿,才好不容易露出了个笑容,这天下间还是有快乐的人,至少菱儿就是一直这么单纯的快乐着。

那院中的海棠在冬霜中,终于开始枯萎,凋谢,使得这院子看起来是那样的荒凉,如果再是人去楼空的话,这别院会是如何的萧条凄惨,大漠的严严寒冬如何度过。邵长蘅,这样算是我负了你吗?只盼这别院能早日栽种上寒梅来陪着你共赏雪景,海棠终究挨不过寒冬啊。。。。。。。。

那日邵长蘅回将军府已是过了晚膳,大概邵安把今天下午的事都禀告于他,进了府,便直奔别院,查看我可有伤着,看我完好无损才放了心,也不问我见了谁,只道下次不能如此莽撞。

“长蘅!” ,叫我如何开得了口和你辞别,话未出,泪已先流,如果有来世我定做长蘅的妻子。

邵长蘅看了我突然泪流满面,拢了我在他的怀里叹道,“人没事就好,过了年我们就成亲吧。”

听了这话,我只是哭得更加心碎,一旁伺着的菱儿,看我这样,竟也哭了出来,一下子这别院显得更加的悲哀。。。。。。

“长蘅他日欲取海棠为妻定得公告天下,我要让这天下的百姓都知道我不是太子妃,而是长蘅的妻,我要让天下的人都知道我的快乐。” 我哽咽着道,到后来已是喊了出来,菱儿哭着跑了开去。

“恩,等这仗打完,长蘅便携了棠儿上陇中请旨,公告天下,再亲自去龙国的丞相府,负荆请罪。” 邵长蘅,握着我的手,坚定地道。“天寒了,这菱儿出去怎么也不关门。” 说完,他便去关了门。

又是不成眠的夜,我披了背儿,出了院去,这大漠的寒夜冻得我的脚都失了知觉,突然我被人包了披风腾空抱起,转头一看是仇寅,他也只着了单衣,披了披风,看来是匆匆跑了出来。

他似乎明白我要去向何方,什么也没说,抱了我来到邵长蘅的院外,看着里面一篇漆黑,看来已是睡下,长蘅今日一别,他日我就是龙国的皇后,你是敌国的将领,再见面情何以堪,禁不住又是泪流满面,到后来已是哭得颤抖了起来,却不敢放开声来,仇寅只是静静的抱着我,等着我宣泄我的委屈。

府外四更响起,仇寅就这么抱着我站了一夜,已经有丫鬟奴才走动的声音,五更后,邵长蘅便会起身去军营,我让仇寅抱了我回别院,只是全身已冻得失了知觉。

躺在塌上却还是了无睡意,起身提笔打算写这辞别信,开不了口,只好以笔代劳,只是这笔却一直下不去,一滴墨汁滴在了那洁白的宣纸上,晕了开来,就好像我的离愁,变得越来越大,一串串的泪不停的流下,打在那墨迹上,使得墨迹越变越大。

菱儿进了房门便是看到这幅情景,我在案前握了笔,却不见我下笔,只是不停的掉泪,她红了眼,走过来道,“小姐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奴婢已经把行李都收拾好了,小姐不和邵将军道别吗?”

那声邵将军让我的泪落得更凶,曾经的菱儿戏称的未来姑爷,如今却成了邵将军,也罢,有时无声胜有声,我只在纸写了:

长蘅,

珍重

海棠上

便封了信。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编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