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绑双手吊乳虐乳调教 天医战神秦羽全文阅读正版

笑笑笑笑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065 次 收藏

《莫相忘》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故事说了/一遍一遍/辗转几生再见/别来无恙/怕负深情唯有/念念不忘。”

-

【六】

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就已经是身在哪吒行宫的寝殿中了。

我抱着柔软的被子发呆,这里到处,包括自己都尽是他的气息。没来由、下意识地惊慌,身体却没有逃离的力气,仍软软陷在塌上,像一块不能主宰自己命运的面团。

我与他,月宫的小小月兔和威灵显赫大将军。

我们之间的关系,究竟为什么会失控到这种地步啊。

大概是一千年前吧,我来送上次他一脚踢到月宫去的毽子。只因李大将军说过要亲手送到他手上,他宫里侍从就没人敢接这小玩意儿。我被他们引进去,道是三太子在寝殿后的莲花池子里。

当时一路进来,我想的是东西送到就走,居然也没发觉宫侍的异常,稀里糊涂就被推到了他面前。

莲池水面氤氲着淡薄灵雾,少年将军身在其中,水气朦胧了凌厉,美不胜收。

我差些被美色所迷。

结果他一开口的戾气愣是把我生生吓醒。

我放下毽子在池边石台上,转身就欲溜之大吉。结果眼前红影掠过,腰间一紧,顿时一股不可抗力,就把我也拽到了莲池之中。

身子陷在水中,一边是冷,一边是热。

少年紧紧抱着我,皮肤烫得不可思议。气息是紊乱的,耳畔的声声低沉喘息撩人。

我又羞又恼,推搡着叫他放手。少年赤眸中尽是晦暗的情愫,那双眼睛却是越来越来亮,亮得灼人。他一言不发,径直咬住我脖颈,痛得我哭叫出声。

他给了我一个血腥味的吻,然后说:“不可能。”

不可能什么?不可能放过我?

原谅我脑子一团浆糊,接下来的记忆都是模模糊糊的,好像刻意要遗忘掉、又好像是真的意识不清了。

事后搜索仅存的记忆碎片,能记起的只有从始至终包裹着自己的、如同梦魇般的清冷莲香,满嘴的血腥气味,滚烫的体温,无力的□□,羞于启口的痛楚与欢愉——尽管零散却仍明白告知失/身的事实,而且对象还是那个见不得我丁点儿好的哪吒三太子。

那一刻我是真连自刎的心都有了。

但因身上太疼又酸软无力,举不动剑,没死成。

经过这件事后,我本以为哪吒至少会收敛点,毕竟两人是公开的不对付,却发生了这等级别的尴尬。

事实证明我想太多了。

李哪吒是个知道收敛二字怎么写的神吗?

不,他字典里压根都没这俩字。

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李哪吒这个人等同于随心所欲的代名词。

我躲着他,待月宫里不出来,缩在兔兔群里自闭。他径直踹开月宫大门,从一堆兔子里精准掐住我的后劲皮,拎起就走。

救……命……

我胡乱挥了挥无礼的小爪子。

讲真的,活了这么久我对贞操这事也没什么好在意的。本来你不说,我不提,这事就当没发生过。次日金乌初升,又是新的一天,少年将军和月宫月兔还是互不待见的天庭知名死对头。

可我愣是没有想到……少年气血方刚,食髓知味……没错,这个臭小子他他他就是馋我身子QAQ!!!

其实那次尴尬就是个并不美丽的意外。

哪吒下界除妖不慎中了算计,偏生我又恰好撞在枪口上。

可既然都开了荤,李大将军你看看这诺大天庭,仰慕你的神女仙娥不知何几,比我身娇貌美年轻的更多了去,干嘛非得吊死在我这棵怕你怕得要死的歪脖子树上。

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抽泣抽泣。六月的雨,是我的泪。

为什么倒霉的就是我嘛……(超小声)

兔兔心里苦,兔兔不敢说。

【七】

醒了。

全身绵软无力,这儿酸那也痛。

尤其是腰间凹陷那处,哪回能少了一圈儿的青紫指痕,天晓得他掐得多用力。

连动一下都感觉这副骨龄几万年的身子马上就要散架了。

李将军是真年轻力壮,我也是真惨遭蹂/躏。

抱着被子盯墙,瞪了半天也没瞪出棵胡萝卜来。晃神好一会儿,我闭了闭眼,倦意顿时上涌,又想睡了。

我知道他其实一直都在我背后。

既不出声,也不说话,连呼吸都小心翼翼极了。整个寝殿安静近乎诡异。

但毕竟这个神的存在感是如此强烈,远远隔着三百米我都能感觉到,何况此时这不过半臂的距离。

我转了转手腕上的白绳手链,动作很小。

合上眼天地昏黑。

睡吧。

【八】

好不容易从哪吒行宫溜出来,我没有直接回月宫,而是偷偷又摸下了凡间。

经过几千年的沧桑巨变,人间已不是古时模样,多了无数新鲜新奇的玩意儿,人们也不再如那时信仰神明,敬畏天地,甚至将神鬼妖魔都当做了虚假的传说故事。我们经历的事迹,成了人类历史文化的一部分

我小心翼翼掩藏行踪,着装服饰换了个遍,外表上看起来就是凡间普普通通的女孩子。

虽然如今天规已不像过去严苛,但私自下凡依旧是被勒令禁止的,罪名可大可小,最轻的也是擅离职守。因此我不得不谨言慎行。

人间越来越繁华,也越来越热闹。

我走在其中,就好像自己荒芜的心也久违长出了花儿。

人总羡慕神仙,却不知神仙也羡慕人。

潦草一生,爱也好恨也罢,不过短短几十年,来不及感叹岁月漫长。多好。

其实无论人神,大家都在奢想着得不到的东西。

因为只有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商业街里人潮人海,喧闹嘈杂,这才天庭可是绝不会出现的场面,震得我兔耳发麻。可即便如此,我也不愿离开。

东张西望,时不时低头摆弄一下手链,垫着脚寻找。

这日正值人间的中秋佳节,月饼摆满半条街,甜香馥郁。白兔满月莲花,各式模样的花灯也有店家出售。但更多的,是趁着佳节如火如荼的商业活动促销。

我走走停停,脚快软了,想着找个地儿歇歇也好。

这时路旁就递来了一张传单,写着奶茶店中秋佳节促销活动,我下意识接过来看,只看清了上头印着的特大字体:第二杯半价。

发传单的是个挺好看的男孩子,眉目清隽气息干净。应该是假期兼职的学生吧。九月的天气还很炎热,男孩满额汗水。他面带微笑向我说明了降价活动的饮品,我表示感兴趣,便去了。

到店点了活动饮品,桃粉色的饮料,第二杯半价,加冰,特大杯,粉红吸管,店员小哥还问要不要比心形状的,我谢绝好意,拿了白色的普通吸管。

提着分开装的两杯奶茶,沿来路往回走,那个男孩子还在原地。

我走过去,将其中一杯递给他。

男孩子受宠若惊,连连摆手说不能要。我直接塞他手里,态度强硬:“两杯我喝不完,丢掉又太可惜,你就当做好人,帮我解决一半吧。”

“呃……给我不太好。你,是自己一个人?带回去给你男友也好啊。”男孩子举着奶茶,无奈又无措。

我笑了笑,摇头:“我没有男友。”

话音未落背后就传来了令我毛骨悚然的声音。

“小白。”

【九】

“小白。”

“你刚刚说,你没有什么?”

熟悉到胆颤的声音,不必回头,我也知道是他来了。

李哪吒站在了我旁边,漫不经心地笑着。

白衬衫,牛仔裤,也是普普通通的打扮,少年却依然耀眼得让人挪不开视线。

那个男孩子更不好意思了,看来是误以为我和李哪吒是对吵了架闹别扭的情侣,要把奶茶还回来,还好言劝了两句。

我垂着脑袋,盯了自己的鞋尖看,一言不发。

他肯定不会接男孩的奶茶,堂堂威灵显赫大将军,怎么可能会接受凡人施舍般的礼让。

果然哪吒拒绝了,“给你了的就是你的了,拿着。是小爷的,小爷自个儿会取。”

话一说完,他就把我拽走了。

人潮之中行动自如,半点阻塞感都没有。

等到了隐蔽角落,哪吒恢复真身,拉着我回到天上去,还顺走了我的那杯奶茶。刚进南天门,他就捧着杯粉嫩嫩的桃色奶茶,咬住吸管吸吸吸,半点都不避讳。

我低头,看见系在腕间的手链慢慢变成灰,然后一点点地消失了。

手仍被李哪吒握在掌心,我使劲,竟头一次挣脱了。

不禁愣在原地。

走在前头的少年将军停了步子,转身看我。奶茶杯已空了,被他随手一缕火苗烧掉,灰也不剩。

李哪吒定定看我,赤眸如火,凭空烧了几千年,依旧不减热情。

“你又准备到哪里去?”

“自然是回月宫。”

“我送你。”

“……不敢劳烦将军。”

“走。”

“……多、(深呼口气)多谢将军好意了。”

一路无言沉默。

谁都没有提私自下凡这件事。

【十】

推开月宫大门,看见满地白兔,居然有种恍然浮梦的感慨。

嫦娥仙子款款向我走来,衣带偏飞,好不美丽。

纤纤素手狠狠戳在我脑门上。啪,美梦掉地上,碎成一片片儿的,捡都捡不起来。

“蠢兔子!”仙子连气恼的模样都好看,“不过叫你去送个月饼,怎的耽误这么久?留我一人在这月宫,孤苦伶仃的。说,你不是故意迟回来的!”

我捂住脑袋连连讨饶。

“女神大人您哪是孤身一仙,这不是还有一地的兔子和树下的吴刚哥哥嘛……”

“油嘴滑舌——”

后面应该还有话的,却生生顿住了。

我慢慢抬头,见嫦娥仙子盯了我的手腕,目光微微凝固,表情怔住。

“哎呀!我的手链!陪了我好久好久的手链啊!”我顿时懊恼地大叫起来。

“居然就在这次送月饼的时候掉了呜呜呜也不知道掉在了哪里呜呜呜天庭那么大还有可能掉到凡间去了啊呜呜呜肯定是找不回来了嫦娥你要怎么赔偿我的损失噫呜呜呜……”

我蹲在月宫门口大哭。

嫦娥仙子生怕我破坏月宫优雅高冷的对外形象,一把拉我起来,然后啪地合上月宫大门。

那手速,啧啧,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脑门又挨了一戳,随即嫦娥仙子就把我变回了原形,搂在怀里一顿乱摸。我挣脱不开,嘴里发出夸张的惨叫,但这个狠心的女人,不,女仙,照样没手软,都快把我毛给薅秃了才放开。

我立刻逃离她的怀抱变回人形,血泪控诉她的暴行,并扬言要在众仙面前揭穿她女神经的真面目!

嫦娥仙子懒懒看我一眼,“兔兔你敢说我就敢把你打包送去三太子府上做火锅底料。”

“……!!!”

我浑身一抖,顿时泄了气。

恨恨咬牙。嘤,这个狠毒的女人,不,女仙。

嫦娥仙子把从我身上薅下来的兔毛拢一拢,翘起兰花指施了个法,把那堆毛理顺了捻成线,然后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只见她十指翻飞,速度快到我只看得见残影。不消一会儿,她停了手,走过来扯过我腕子,把什么东西往上一套。

我低头看,是一条新的手链。

“好了,补偿已给你了。你也莫要再同我哭。”

嫦娥仙子说完,随手从地上捞了一只兔兔抱在怀中,施施然走了。

留我在原地,嘴角抽搐得厉害。

这补偿还是从我身上薅下来的毛呢!给我一颗你的美容养颜丹会死啊!小气吧啦!

我气鼓鼓地变回原形,把自己塞进兔兔堆里,决定八百年之内都不要搭理她了。

【十一】

李大将军的毽子又飞到月宫来了。

只是这次,没有砸中兔子。

三天后他亲自上月宫来捡毽子,推门见着满地的雪白团子,飞快扫过一周后没发现自己想找的那只,皱着眉头往月宫里走,路过遍地的月兔,水晶般透明的花草,还有一刻不停挥舞斧子伐桂的吴刚,最后来到月宫的主人面前。

仙子优雅的裙裾边掉落了他的毽子。

小白就在她怀里。

两个神仙瞪视着对方。各不相让。

嫦娥仙子神色淡淡,“三太子无故到我月宫来,却是为何。”

哪吒道:“前些日子收到了仙子赠礼。”

“道谢就不必了。”

“那月饼我吃了,觉着滋味还不错,现特来再讨一盒回去。”

“不多不少,刚好,都送出去了。月宫里没剩余的。三太子,不可贪心啊。”

哪吒扯了扯嘴角:“若小爷执意要呢?”

嫦娥仙子面不改色。

“李将军。”她换了个称呼,“你知道为什么月宫里,会有这么多的兔子?”

“不知道。”

哪吒轻声地笑了,“小爷也不想知道。”

嫦娥仙子没再说话,转身就要进殿中去。

突然一杆火焰尖枪横在了眼前,那枪尖的红莲都差些要烧到仙子了。

这小疯批!

嫦娥恨恨一拧眉,愠怒瞪向拦路的少年将军,语气冷了下来:“李三太子这是要强抢了?”

然而哪吒却把火尖枪一收,竖在身旁,自己席地坐在了殿前的台阶上,一副准备洗耳恭听的样子。

“……”

一时间沉默。

许久,嫦娥仙子敛息,开口说道。

“我来到月上之时,这月宫里,原本只有一只月兔。”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笑笑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