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戏亲胸揉胸膜下娇喘 苏霞与老王全文在线阅读

阿扎尔阿扎尔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273 次 收藏

“夏夏……夏夏……”

恍惚间,路夏听见有人用极其温柔的声音叫他。

这是他的小名,除了父母和师父,从没有人这么叫过。

他费力地掀起眼皮,看清眼前的情形后猛地从床上坐起。

这里是他的家,确切地说,应该是他六岁以前的家。

“爸,妈,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你们不是……”一个死字卡在喉咙里,将他的声音染上哽咽。

“我们不在这在哪儿,你都生病了,局里在忙也得请假回来陪你。”

“老路,我看孩子是烧糊涂了,指不定做了什么噩梦被吓到。”一只略带凉意的手背贴上他前额,路夏抬眼对上他妈妈温柔的笑眼,“饿了吧,你爸给你熬了小米粥,赶紧喝点。”

“小米粥有什么好吃的。”门口传来另一道声音,“来来来,乖徒儿,尝尝师父特意给你煮的酸辣粉。”

“师父……”

“哎呀,一碗酸辣粉嘛,看你感动成什么样,你要想吃,师父天天给你煮!”

“乖徒儿别担心,梦都是反的,做噩梦不是什么坏事。”齐亦平将酸辣粉递到路夏跟前,又缩回手,“算了,你都生病了,还是师父喂你。”

齐亦平将酸辣粉裹在筷子上,吹了吹。

路夏张嘴想要去接,看清对方伸过来的手时,忽然顿住。

“师父,你为什么要用右手?”路夏垂着眼问。

他师父是个左撇子。

齐亦平薄唇轻启:“因为……梦是反的。”

美好的画面瞬间崩裂,化为星星点点的光,逐渐消散在漫天黑暗里。

路夏伸手去抓,好像抓到了什么,摊开手,掌心里飞出一只萤火虫。

散发着小小光晕的虫子围着他盘旋一圈,在他肩头恋恋不舍地停留片刻,然后煽动翅膀,越飞越远。

路夏木然地盯着萤火虫消失的方向,半晌才扯了扯嘴角,“挺好的梦。”

“是梦,也可以梦想成真。”虚空中忽然响起声音,“我可以帮你,让逝去者重生,让离散者团聚。”

“你为什么要帮我?想从我这得到什么?”路夏对着虚空道。

用疑问的句式,却是肯定的语气。

“我喜欢人类邪恶的欲望,把你内心最深处邪恶的欲望交给我,就可以让你的美梦成真。”

“可惜我没有。”路夏遗憾道。

“你有,我看见了,在最深的地方,种着一朵花。”

一朵花?

路夏忽然想到三个月来,时常出现在他梦里的那朵花。

眼前的场景倏然变了。

还是那处被冰封住的山洞,除了冰之外满目荒芜,四周冒着森冷的寒气,只穿了短袖的他却没被冻得发抖。

路夏仅凭直觉往前走,遇到岔路时毫不犹豫通通选择左边,他总觉得前方有什么东西正牵引着他,等待着他去探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路夏又进到一处冰洞,毫不意外地,发现生长在中央的那朵彼岸花。

确切地说,应该是还没开裂的花骨朵,比他前晚梦中长高许多,花蕊被表皮包裹着。

这是大概是盘根错节的冰洞内,除了他之外唯一的活物。

“这朵彼岸花,就是我内心深处最邪恶的欲望?”路夏问。

“是的,你只要把它摘下交给我,就能实现你所有的梦想。”虚空道。

路夏抬手握住花茎,只要稍稍用力,就能将这花连根拔起。

花骨朵碰到他手背的伤口,沾染上淡淡的血痕。

路夏忽然松开了手。

“为什么停下?”虚空问。

“因为我想看到这朵花盛开时的样子。”路夏垂着眼道,“更因为,我知道你在骗我。”

冰洞剧烈晃动起来,上方的冰柱纷纷断裂、坠落,路夏没有任何思考,仅凭本能地躬身,将那朵彼岸花牢牢地护在怀里。

而在他看不到的角落里,沾染的血痕融进花里,随后,花骨朵顶端绽开了小小一角。

路夏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回到了现实。

借着一点月光,他勉强看清了目前的境况。

原来安家主宅下方有一个自然形成的空洞,在地面塌陷后,所有人都掉到了这个洞里。

最后那幕也不是幻觉,他现在没感觉哪里疼痛,是因为商韫充当肉垫护住了他。

耳边是有力的咚咚声,就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刚才动了一下之后,对方的心跳瞬间加快不少。

当然,这个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抬起头后,发现商韫正盯着他,一双眸子在黑夜里异常明亮。

目光相接的那一瞬间,路夏像是抱着个烫手山芋似的,猛地从商韫身上弹起来。  

“你没事吧?”

“你没事吧?”

两人异口同声,又同时沉默。

最终,路夏打破了这片沉静,再次确认道:“你真的没受伤吗?其实你不用管我的,这顶多两层楼的高度,单独摔下来没什么,两个人叠在一起就不一样了。我可是实打实的成年人,这么压在你身上,很容易肋骨骨折的。”

他絮絮叨叨说了一堆,商韫只是默默地盯着他。

不会真骨折了吧?难道是怕他自责所以骨折了也不好意思说?

要不干脆掀开衬衫检查一下?路夏犹疑着,刚把手伸出去,躺着的人像是看穿了他所想,猛地坐起来。

商韫身体崩得直直的,道:“我没事。”

“没事就好。”路夏松了口气,忽然又想到什么,“我刚刚陷入了幻境,你也和我一样,刚冲破幻境出来么?”

“和你一样。”商韫低沉的声音传来,像是压抑着什么。

要是换做平时,路夏怎么也该发现商韫整个人都是僵硬的,可这样昏暗的环境中,他一时还没发现对方异样。

得到这个回答,路夏再度松了口气。

还好刚才商韫也陷在幻境里,不然他就这么躺在商韫怀里,对方把推开他也不是,继续抱着也不是,或多或少会都会有些尴尬。

确认商韫平安后,路夏这才将目光移向四周。

安鸿骏躺的地方稍远一些,一只腿反折着,大概是掉下来的时候运气不好,撞到旁边的那块石头骨折了。

叶澜和阿祥摔下来的地方离他稍近,两人双目紧闭,显然也正困在梦境当中。

秋阳离他最近,脸颊上挂着两道未干的泪痕,显然正陷在极度的恐惧中。

“父亲,别走,别丢下我们……”

秋阳浑身上下都在颤抖,路夏试探性叫了两声,对方毫无反应。

颤抖的手指一把抓住路夏衣角,仿佛在冰天雪地中抓住了唯一的火源,秋阳这才逐渐平静下来,只是嘴里仍旧喃喃念叨这“父亲”二字。

“这孩子……”

“从小就没了父亲。”商韫垂着眼道。

路夏感同身受地叹了口气。

一口气还没叹完,又听到山洞中央传来咔嚓声响。

路夏便抬眼朝声源望去,这才发现不远处半空中居然挂了个男人。

男人被手臂粗的锁链锁住四肢,脑袋耷拉着,路夏没看清他的脸,倒是看到他如墨般的长发一直垂到地上,盘了几圈,远远看去就像一盘蚊香。

上半身看不清原色的衣衫已经碎成了条,淡淡地月光照在他裸露的皮肤上,反射出一点荧光。

一阵风吹过,他额前的发丝轻轻晃了几下。

紧接着他的头也跟着晃了一下。

就像是太久没有活动的齿轮,已经生了锈,再次转动时会发出咔嚓脆响。

看见这番动静,不知什么时候醒来的吴峰翘首迎了上去。

还没等他走近,对方盘旋在地上的长发突然暴起,像是被注入生命力般,迅速将缠上吴峰的脖颈。

“大人,我是来救你的……”

“你……好……吵……”

或许是太久没有说过话,“男人”的声带十分僵硬,粗粝的声音从上方传来,碰到洞壁撞出几道回响。

灭顶的窒息感随之而来,吴峰双脚扭动着,抬手想要扯开头发换取一线生机,如墨般的长发却愈发收紧。

“苍凛大人,我家主人……”吴峰终于想起什么,他颤抖着摊开手,掌心缓缓幻化出一朵黑莲。

“原来……是他……”苍凛持续收紧的头发停了一下,“可是……我饿了……”

吴峰眼里才迸出的希冀的光,在这一秒完全灭掉。

“饶……”

喉腔在外力的作用下紧紧合上,扭动的四肢狠狠抽了两下便再没动静。

越来越多的发丝将吴峰整个人包裹起来,附着在他的皮肉上,将他瞬间化成一道枯骨。

一顿美餐后,苍凛露出餍足的神情。

“你有很多邪恶的欲望,我很喜欢。”

完全失去价值,吴峰被无情地抛下,头骨在地上转了一圈后,滚进浅浅的坑里。

没了缚仙印的禁锢,苍凛不过轻轻一挥,锁住他四肢铁链便从中断成几节。

这一切发生地太过突然。

紧接着,苍凛发现了山洞里其他人的存在,朝路夏和商韫看了过来。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阿扎尔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