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上课下面喷水 少爷别太深了奴婢受不了了

苏沐颜苏沐颜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276 次 收藏

作者有话要说:周休二日,晋江抽得厉害,太不爽了。

有大人说我为什么不改变历史,可能是因为我看了狂多的改变历史的YY书籍,对这些有些麻木了,反而想写一些厚重点的东西。历史一定是会被改变的,但不是为了满足某种YY的欲望,而是为了创造更多人的幸福。

我,只会为此而改变。

女主是强势的啊,女主是缺乏温情的啊,女主的强势是因为在这个时代必须要强,女主缺乏温情,是因为她始终不爱刘邦。她和刘邦其实处于一种很微妙的状态。因为是第一人称视角,所以我暂时无法写刘邦的心理,但以后会有一个交代的。

有关秦军的编制,目前有一种比较普遍的看法:五人为伍,设伍长一人;二伍为什,设什长一人;五什为屯,设屯长一人;二屯为百,设百将一人;五百人,设五百主一人;一千人,设二五百主一人  “赤帝子刘邦”。

我从未想过自己居然是这个神话的最初缔造者,似乎那一刻冥冥中有种感觉、有种冲动令我脱口而出。但我并不后悔,因为在这个时代,收拢人心最快速的一个办法就是——“造神”。

而今天这个神,将由我亲手创造。

我转过身,看见身边那数百张由迷蒙而渐渐变得崇拜、敬畏的脸庞,深吸了口气,大声道:“诸位,二世残暴,大家到了咸阳大概都是死路一条。就算我夫君一肩担下,放你们逃回家,在官府的搜拿之下,你们也还是难逃一死,进亦死、退亦死,我们眼见就是没活路了!”

人群骚动起来,有的人高声咒骂着,而有些人则低声痛哭起来。

“可幸赤帝子斩白蛇,天降神谕。”我扫视着眼前众人,只觉得浑身的血都涌上了头部,“这是天意让这天下改朝换代!凭什么有的人富贵荣华,凭什么有的人天天忍饥挨饿,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脑袋掉了不过是个死,活下来的就有几辈子的好日子。大家跟着赤帝子一起反了吧!”

“造反……反了”。这几个字低低地在人群中传递着,渐渐变成了越来越大的合音。既然已经没有命了,就干脆反了吧,搞不好还有条活路。

“夫人。”刘邦低低地在我身边唤了一声。

我回过头,看见他面上残留的酒意一扫而空,睁大的双眼中跳动着两团小小的火苗。我握住了他的手,只觉得那只手冰凉得一点温度也没有。

“你放心。”我同样低声说。

然后我回头望向审食其,看见他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我。他大概一直以为我毁家而去只是为求自保而已,却不料我会说出这样的一段话。但渐渐的,他目光中的震惊散尽,换之以坚定的神色,猛的举起来右臂呼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们反了!”

“反了!”有一个人跟着喊道。

“反了!反了!”第二个、第三个,更多的人跟着喊起来。在闪烁的篝火照耀下,他们的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色,眼里透着血光。他们原本就是一堆干燥欲燃的柴火,而我只不过做了一点扔火头的人。

那一晚,沛县士卒12人,役伕467人,共计479人随赤帝子刘邦于芒砀山斩蛇起义。

在斥侯的带领下,我们带着这479人进入了芒砀山的深处。芒砀山是一道连绵的山陵,共有13座峰头,先行到来的三百人马及家丁、仆役已经在其中一座山峰腰处的平地上搭建好了简易的住房。这块平地背靠险峰,易守难攻,地势煞是险峻。

我和刘邦、审食其三人看着他们一一安顿好,又去看了看因一路疲累而早已困倦入睡的三个孩子,这才走进了特意为我们留的一座木制房屋里。

刘邦盘膝坐在我的前面,良久才道:“是早就想这么做吗?”

我微微一笑,道:“如果我说,是上天给我的喻示,你信不信?”

刘邦沉默了一下,道:“以前我看你训练武士,总以为是为了补充镖局人手,没想到……”随即又目光灼灼地看着我,“赤帝子之事究竟是真是假?”

“自然是假的。”我淡淡地道:“可若没有赤帝子,这几百人片刻间就将一哄而散,我们就算想落草都不行了。想造反的话,第一就是要有人。”

刘邦的神色里有些许失望,想了想,叹了一声,皱起了眉头:“如今官府势力这么大,我们就这点人,还大部分都是农夫,连兵器是什么样子都没看过。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而且补给也成问题。难不成真的躲在山里吃树皮草根?”

“补给目前还不成问题。”站在我身后的审食其沉声道,“刘爷,此次我们共运来了五十车淄重粮草,配合上山里的一些野菜及兽类,可供目前的几百人吃三个月。”

刘邦大吃一惊:“哪里来的这么多粮草?”

审食其看了我一眼,道:“这些粮草是小姐在一年前就开始慢慢储备的。这次我们出来时,小姐把能带出来的都带出来了。小姐……”他顿了顿道:“小姐随后一把火烧掉了大屋。”

“你把家烧了。”刘邦失声道。

我微微点头:“已经烧了。所以,夫君,我们已经没有家,也没有退路了。”

刘邦有些失神地坐着,一时没有从这些消息里缓过神来。

“至于后续的补给,夫君也不用发愁,”我慢慢地道:“临来之前,我已给沛县镖局留了信,两个月后,他们将以行镖的名义给我们送来粮草。再不行的话,我们也可以干干强盗的行当,反正也是上山落草了。”

在其后的两个月里,刘邦与审食其忙的就是整编与训练。在跟来的479人加上我带的四百名少年武士中选出700人,整编成了一只初级的武装队伍。其余的人都补充进后勤队伍,加紧构筑营地,采摘野菜、射杀野兽以补充粮食……

那四百名少年因为接受过系统训练,很快被指定为伍长、什长等职务。我原想引进后世的连、排系统,但又觉得自己半通不通,不敢拿手上这仅有一点力量做实验,便也作罢了。

刘邦一直担心驻守在砀郡的官兵会过来攻打,手上这几百人可不是全副武装的秦军的对手。他皱着眉在我面前说了好几次,我终于忍不住,说道:“夫君,这天下不会只有一个刘邦。”

是的,这天下不会仅仅只有一个刘邦。

两个月后,沛县镖局在给我们送第一批补给粮草的时候,带来一个消息,几个月前,也就是还稍稍早于我们,两个叫陈胜、吴广的戍卒在大泽乡揭竿起义了。

这两个人原是带了一支九百人的適戍队伍赶往渔阳戍边,但路上大雨滂沱,误了行期,秦律误期当斩,两人眼见是死路一条,一咬牙,打出了秦太子扶苏与楚国名将项燕的旗号,带着那九百人索性就反了。

“听说陈胜造反之前,他们兵卒捉鱼充饥,结果刚剖开鱼肚,就发现里面就有写着‘陈胜王’的绢布。后来,还有很多人在路边看见九尾灵狐,一边叫着‘陈胜王’,一边就跑掉了。”那传来消息的镖师兴奋地说。

刘邦听得津津有味,连声道:“那现在如何?”

那镖师道:“那个陈胜吴广当时大呼一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谁知一呼百应,麾下立刻聚集了数万人。如今一路东进,攻破了铚、酂、苦、柘、谯诸县,势如破竹。小人来之时听说队伍已经打到陈县了。”

刘邦听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几个字,身躯一震,迅速的瞟了我一眼。我垂下眼帘,心道,糟糕,一时激动,怎么忘了这句话是陈胜吴广喊出来的,这不是白找着穿帮吗?

待那镖师走后,刘邦一直若有所思,良久,方道:“夫人,想不到,你当时说的话竟与那陈胜吴广如如出一辙。”

我点点头,道:“夫君,现在,你当可相信这是天意了。”

刘邦又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苏沐颜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