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偷看女同学下面 清纯校花被按在床怀孕

木子园木子园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671 次 收藏

数日后,延州。

李元昊不无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公孙策?”“正是在下。”那人一如既往的风神如玉傲骨似竹,淡然笑道,“李将军别来无恙?或者,现在应该叫夏王殿下?”李元昊道:“公孙策,你这番来此,可是答应了随朕回大夏国么?”公孙策道:“若殿下真的从此熄了两国兵戈,公孙策又为何不答应?”李元昊似惊似喜,却又好奇问道:“朕还真是有些奇怪,那赵祯和庞统竟然真的就这样放你前来?”公孙策沉静的眸子里波澜不惊,只道:“殿下只需信守约定,不再起兵侵宋即可。其余的,便不劳殿下费心了。”李元昊笑道:“好!那我们便即刻起程回兴庆府可好?”

公孙策与李元昊以及随行人马一路西行,很快便到了嘉峪关。出了这嘉峪关,便不再是大宋的疆域了。故国万里江山如画卷,别时容易见时难。公孙策心下依依,忍不住勒马回首,再望一眼故国山河,却蓦地瞥见路旁柳色青青千丝万条,不禁想起那日离了延州回京,满目所见的也是这般垂柳拂风乱人心绪。而自己与庞统总是这样聚少离多,终究有缘无分,到头来怕是什么都留不住。

正想着,忽听得身边的李元昊意味深长的吟道:“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公孙策一愕,抬眼看着李元昊。李元昊自嘲道:“公孙公子以为朕不过一介武夫,不该懂得吟诗这等风雅之事,是么?”公孙策道:“不敢。”李元昊却不再多言,只从怀中取出一支精致的羌笛,举到唇边,吹奏出一支壮阔的曲子。那曲声里有跃马扬鞭纵横驰骋的豪情激越,也有关山冷月征人望乡的寂寞悲凉。笛音清越高亢直入九霄,连天上的飞雁似乎都在徘徊倾听盘旋不散。公孙策也听得入了神。李元昊吹完一曲,道:“这曲子是朕仿唐时古韵所作,公子以为如何?”公孙策星眸闪闪,眼里已起了敬意:“原来夏王殿下竟如此多才多艺。”

李元昊笑笑,唤他的名字:“公孙策。”他认真的望着公孙策,右手却遥遥指向西方,道:“嘉峪关以西,便是我大夏国的江山。那里有风自长城落,天连大漠宽;也有白日地中出,黄河天外来。有高山嶙嶙,翠壑丹崖千丈画;也有草原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他这样说着,突然语音一顿,道:“公孙策,你可愿意跟朕回去么?”见到公孙策睁大眼睛满脸惊讶之色,又道:“朕是想问你,你是否真心实意的愿意跟朕归夏?”语气里竟分明是一片期盼之意。

公孙策略一沉默,才缓缓道:“恕在下直言,西夏再好,之于在下也只是异乡客羁。大宋,才是公孙策心之所念的故土。”李元昊有些失望,却也并不意外,道:“还有你心之所念的故人吧?”公孙策不语,只一笑置之,唇角却泛起隐隐的苦涩。李元昊见他苦笑,竟也无由的觉得难过,终于长叹一声道:“你走吧。”公孙策不解,疑惑的看着他。李元昊道:“公孙策,当日你留书一封便不辞而别只身赶来延州,你可知庞统为了你差点掀翻了整个大宋皇宫,如今更是亲率飞云骑昼夜兼程追将过来。就连那辽国的南院大王也在辽夏边境增兵三十万,并修书给朕,道是若朕敢为难于你,他大辽定会兴兵讨伐。朕虽然欣赏你,却也不得不放你走了。朕可不是怕了他们,朕只是不愿我大夏国从此国无宁日。”

公孙策这才了然,展颜一笑,诚挚道:“多谢殿下成全!”那笑容有如阴霾近散云开月朗。李元昊还是第一次见他笑得这么真心,竟也跟着心情大好,笑吟吟说道:“公孙策啊公孙策,人都说红颜祸水,我倒觉得你比那倾国红颜更像祸水呢。”公孙策斜斜的瞥他一眼,浅哼道:“殿下过奖了。若在下真是祸水,倒还是留在西夏比较好,让你西夏国自顾不暇,再也无法侵我大宋!”李元昊哈哈大笑,道:“罢了,我大夏国可不敢留你。”公孙策向李元昊一拱手,便牵了缰绳策马回程。自是归心似箭,纵马疾驰。没走出多远,便见的前方沙尘滚滚,数十飞骑绝尘而来,却正是庞统跟他的飞云骑。

尾声

大宋与辽、夏之间数年干戈,如今尽化玉帛。百姓安乐,欢庆升平。

中州王庞统上书,道是天下太平不必再起刀兵,自己甘愿归隐田园不问朝政。同一日,礼部尚书兼中书令公孙策称病辞官。

赵祯沉默的看着面前的两份奏折。虽然这早在他意料之中,可终究还是有些许不舍。他在心里默默道:“公孙策,若这是你的心意,朕便成全了你吧。只是,你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是朕命人日夜兼程赶往大辽将那西夏议和的条款送于耶律文才案上……罢了,其实你根本不必知道。”

他朱笔一挥,准奏。

“只是,朕成全了你们,又有谁来成全朕呢?这高墙巍耸,深宫寂寞,朕最终一个人都留不住……”

他所没有想到的是,此时已有辽国使臣从大辽中京出发,带着宗真皇帝御笔亲绘的画作,作为礼物献于宋皇。两国君主之间长达十余年的鸿雁传书书画寄情,便要拉开序幕了。

不过,这已经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汴京城郊,一驾豪华的马车正行驶在官道之上。车里,公孙策正惬意的倚在庞统怀中,嘴里说着:“先要陪展昭回相国寺探望师兄和师叔,接着陪玉堂去陷空岛看哥哥嫂嫂,然后回庐州陪我爹和包大娘住上一段时间……”庞统宠溺的笑道:“好好好,全依你。”公孙策抬眼,满意的给了他一个微笑。庞统却取出一个雕琢精细的紫檀木锦盒,道:“送你的。”“哦?”公孙策打开,讶然道:“名琴春雷?”庞统笑道:“正是。”公孙策道:“这名琴春雷可谓是传世古琴中的神品,千金难求,你是如何寻得?”庞统道:“就凭本王,想找一把琴又有何难?”公孙策嗔怪道:“何必劳民伤财?”庞统却将双臂环住他,道:“本王可不喜欢你弹别人送的琴。”公孙策这才想起耶律文才所赠的焦桐,不由失笑道:“原来堂堂飞星将军竟也如此小气。”“小气?”庞统哈哈一笑,“本王只对你一个人小气。因为,你是属于本王一个人的。”

公孙策也不反驳,素手轻拨便已奏出一曲。那琴音如珠落玉盘清丽无比,曲声却低回宛转如泣如诉,竟是一曲《长相思》。庞统抱紧了他,俯首在他颈间细细吻着,怜惜道:“本王今后再也不会离开你半步,要你再也不必受那相思之苦。”公孙策乖顺的靠在他怀里,安心的阖上眼睛,嘴角却扬起笑意。

从此再也不会分开,多好。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木子园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