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疼太大了太粗太长了bl 扒开她的小内裤揉捏

笑笑笑笑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659 次 收藏

作者有话要说:刚才忽而看到jiansu大连留了十一篇回评,感动啊,泣下中~

我,我昏了头了,我去咸阳干什么!

再次坐在那窄小闷热的竹桥里,我忍不住一次次叹气。想到还要走那么远的路,我就不寒而栗。从单父到下邳,不过几百里的路,我就已经忍无可忍,何况是去咸阳,岂不是要在这小轿子里坐上几个月?

然而,咸阳,不可否认,我对这个地方充满了好奇心。如果有选择的话,我其实宁愿穿越到唐朝,去见识一下大唐长安的盛景。可既然已经到了这个鬼年代,也就勉为其难,去看看咸阳吧,也许,能看见阿房宫也未可知。

好在几日之后,我们便离开了颠簸的小路,拐上了直通咸阳的直道。直道在这个时代便算是军事高速公路,土质坚硬,地面平整,宽足有十余米,原是秦皇在统一战争中为快速集结调动军队和运输粮食等物资用的车马修建的超级专用道路。灭六国后,直道的军用价值渐渐失去,便成为了民间的通行坦途。

直道驰马,曲径通幽。在直道上走了两天,我便毅然的抛弃了那顶小竹轿,令审食其在附近买了五六匹三岁口的健马,逼着红玉与我们一起骑马赶路。骑马急行于直道之上,倒也能找出几分游侠的感觉。

至于那轿子,索性打发回了单父,顺便向父母亲禀报我的行程。也只是禀报而已,我如今早已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了。

饶是如此,路上也足足走了两月有余才赶到咸阳以东的第一座万户之城:栎阳。

骑马立于栎阳南门之外,我回头看了看审食其与红玉等人,却是一个个都有点面色黄燥,无精打采的样子,看上去似乎都瘦了一大圈。倒也不奇怪,骑马赶了两个月的路,若不瘦掉点肉,反是说不过去了。

我微笑道:“这两个月,大伙儿着实辛苦,既然到了栎阳,索性歇上几日再走。”几人大声应诺,这才总算提起了点精神头。

一入栎阳,只见道路两旁商户林立,行人如织,着实繁华热闹,倒是有几分现代都市商业区的味道。寻了路边一间干净的食肆入内坐下,令店家上几份清酒菜蔬。店掌柜快手快脚地端上几份菜肴,跟‘五味天’相比自然差得极远,好在也还整洁。我随口问道:“店家,这栎阳城往日也是如此热闹?”

那店掌柜笑道:“原来客倌倒不知道,明日徐君房大人奉旨东海寻仙便要路过栎阳,这周围几百里的人,但凡是来得了的,都赶到栎阳沾仙气呢。”

“徐大人?”我迟疑了一下,“哪位徐君房大人?”心中暗想,该不是我遇到徐福了?

“说起这位徐市徐君房徐大人呀,那是久有仙名了。”旁桌一名食客兴致勃勃的接上了口,“听说他自幼聪明过人,精研儒术,兼修阴阳五行,修真练丹,习学道术。去年,皇上在琅琊待了三个月,日日与徐大人促膝相谈,对徐大人的本事很是看重。徐大人不过说了句要去海外求取灵丹,皇上立马便派人随他同去了,不过徐大人性格随意,对这种事原不放在心上,故而才拖至今日才起程。”

“什么徐市?我听府衙里的朋友说,徐大人的名字叫徐福。”另有一个反驳道。

“你又知道什么?”先一人摇头道:“徐大人原就叫徐市,后来见了皇上,皇上喜欢他,恰好身边还有一位得宠的喜大人,皇上就说了,干脆,他是喜,你就是福吧,这才改的徐福。咱们知道根底的人,倒还是称呼他徐市大人的。”

“是的,是的,我也是这么听说的……”

“胡说八道,哪有这事,我就与徐大人同乡,怎就没听过……”

店堂里忽而热闹起来,我与审食其等人面面相觑,心想,原来,这一屋子坐的都是追星族!

“也不过是一个欺世盗名之徒。”有人忽然冷冷的哼了一声,声调略见古怪,音虽不大,却清清楚楚的传进了店内所有人的耳朵。

食肆内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指向了声音来处:角落里坐着的三个二十余岁的黑衣男人。被众人怒视,那三人倒也不惧,当先一人站起身来,冷冷的扫视着整个食肆,直将众人的目光都逼得躲避开去,才“哼”了一声,抬手扔了一角银锭子在桌子,昂首迈步向外走。

待走到我们这一桌前,忽而顿了顿,目光掠过我和审食其及红玉几人的脸上扫了一遍,又看了一眼几个家奴的胳膊和腿,脸上泛出一丝似是不屑的笑意,这才快步走了出去。

三人停顿的那一刻,我方才看清了当先一人的形貌,身材高大,五官深刻有型,目光炯炯,皮肤微黑,偏牙齿洁白锐利,即使是笑意,也在唇缝里露出一丝冷冷的白光。嗯,拿到现在,绝对是酷哥一名啊。

待三人走远,店里才又嗡声一片,众人唧唧喳喳议议论起来,只不过兴致明显不如方才高。

我从看酷哥的感觉里找回自己,回头向审食其等人淡淡的道:“快吃吧,待会去找家客栈歇歇,这么好玩的事,既然碰上了,怎么能不看呢。”

翌日。

果然热闹。栎阳的南门外人潮汹涌,护城兵丁们则组成了两道人墙,将人流拦住,留出了三米宽的一条道。我一时几乎有种错觉,以为这里在开一场二十一世纪的明星现场秀。可惜,大多数人都手持香火,还有一些老者,索性在道旁摆上了香案,现场磕头不已,这诸般的举动,生生将这种感觉给破坏了。

审食其一直皱着看着这人群,和几个家奴护着我和红玉穿过人群,在城门外西边找了个高台,爬了上去,登高远眺,倒也一目了然。

百无聊赖的等到近午时分,终于闻得远处传来一阵金鼓之声,人群也开始了一阵骚动,徐福大人的队伍出城了。

两面随风飘舞的大纛旗出现在人们的眼帘之中。旗后跟着三排□□手,弩兵之后是排成密集方阵的长矛兵队,接着是四骑一组,四组一列,八列共108名组成一个纵队的精锐骑兵队伍。骑兵之后,还有十辆四马军车队伍,再其后,便是徐大人乘坐着的豪华马车。一队队童男童女四人一排跟在马车后面,手里抛撒着五彩的绢片及花瓣,旁边还不时巡回着轻兵武士。这支队伍的最后才跟着一群百姓模样的人,有推着独轮车,有背着家什,似乎是各色工匠。

路边的百姓在队伍出现的那一刻,已经全部都跪在了地上,胆大的人,伸直了上身,竭力去接那些绢片花瓣,胆小的人,却只是跪地磕头不已。

我站在高台上看着,不由倒抽一口冷气,按照队伍这种编制,几乎秦军所有主力作战类型都出现了,虽然规模不大,但档次却绝对够高,看来这位秦始皇是真的非常非常重视徐福的这次寻仙之行啊。

看着那些秦军锐利的青铜兵器在阳光下闪烁着的幽幽寒光,我不禁叹了一声:“好强。”随即想到即将到来的战争中,这般精锐的队伍竟也如土鸡瓦狗般被摧毁,不由又摇头说了声:“可惜。”

“确实可惜。”突然有人在我身后说了一句。

我回头一看,诧异的看到昨日食肆中那名酷哥竟然就站在我的身后,不禁失声道:“是你?”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笑笑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