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变长变大变粗 人妻完作者不详

木子园木子园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053 次 收藏

自从哪天见过逸后,我的心总是不安,总觉得什么都逃不开他的双眼,于是吩咐了菱儿,替我准备三个月的份量的香料,花和山药,嘱咐了家丁送回丞相府,便便匆忙拜别了主持回府。

回到府里,先是去拜见了父亲,他对我的这些花草配方颇为好奇,我告诉他这是大佛寺的一道偏方,据说配合芹菜和山药,以及这些香料,能够养颜,既然是寺院里的配方,他也没多说什么,就吩咐了我去好好歇着。

半月后,我在水榭里看书,突然就见管家向我们跑了过来,

“小姐,赶快,赶快更衣,盛装,皇后宣您未时进宫,现在轿子已在丞相府侯着了呢,丞相已经谴了几个手脚利索的奴才在海棠院侯着,就等着您去沐浴更衣。”

“恩,我知道了,你回话去吧。菱儿,我们回海棠院。” 皇后这时候召见会有什么事呢?不可能是为了闲话家常,更何况我和皇后非亲非故,之前也未见过面,她见我干什么呢?难道是太子妃的事?她是太子旭的生母,难不成皇上和皇后要内定我为太子妃?皇上没道理这么轻率做决定。

我叫菱儿给我梳了个最简单的发髻,只插了只一支白脂玉钗,我选了件天蓝色的抹胸和天蓝色的背儿,以及白色的罗裙,看到铜镜中的脸,果真少了往日的光彩,在这天蓝衬托下,我的皮肤由于日光的暴晒更显得暗淡无光,甚至隐约中还能看到星星点点的疹子。

一切打点完毕,就匆匆上了软轿,菱儿是不能跟着我去的,皇后还周到的谴了个随轿老宫女,一路上我就想着皇后见我的厉害关系,甚至未曾看一眼这辉煌的皇宫,一个牢就算是金做的牢,也还是牢,又怎么能让人喜欢得起来。

突然轿子在一个湖边停下,老宫女搀着我出了轿子,道:“小姐,这里是御花园,还请您先到前面的湖心亭等着,皇后娘娘随后就到。”

“恩”我随意应了声,便率先走向湖心亭,湖的四周植满了杨柳,随着风起舞,像是一阵阵的绿浪,甚是好看,说是个亭,其实比起丞相府的水榭还要大上一倍,奴才们已经利索了上了茶,摆了糕点和水果。

远远的我就看到了一大队人嬉笑着走向我们这边,看这阵势,怕是皇上也在,我连忙打起十万分的精神,迎出亭外,果真皇上也在,赶紧跪拜皇上和皇后,再随着皇后的介绍依次拜见了后面的贞贵妃和惠妃。

我一直侯在一边等所有的人落座,皇上看我一直站着,道:“海棠,都是自家人,为何如此拘礼呢,赐坐。” 这声海棠叫得我心都提到嗓子里了,叫我海棠,自家人,皇上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想归想我还是赶紧跪谢皇恩,并在皇后身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难倒这一劫我真的逃不过。

“听闻章丞相有一明珠,长得花容月貌,倾国倾城,臣妾一直都想见识一下这绝世容颜,今日得以一见,不过耳尔,皇上您说呢?”贞贵妃那尖锐的声音,配着那尖刻的话,居然皇上和皇后也由着她说,但也不接话,看来,她的话是代皇上问的吗?我揣测着该怎么打破这僵局。

“贵妃娘娘说的是,皇后娘娘和各位娘娘才是真正的花中之王,海棠只是一朵庭院深处的小花,海棠怎么敢和娘娘们争艳呢。”

“海棠,你也不需妄自菲薄,本宫听说你不但精通琴棋书画,对兵法和佛理也颇有研究,世间无双的才女。本宫今日宣你也就是和你闲话家谈一番,上次秀女参选,你因病未能参加,不知道这病可有彻好?”皇后有一双很温柔的单凤眼,她的唇很小很薄,照道理,单凤眼配薄唇,应该是锋利的凶相,为什么皇后的脸看起来如此的慈爱,温柔,给人一中母仪天下的感觉呢?看来皇后要么是真的淡然如菊,要么便是城府甚深,要瞒过她绝非易事。

“多谢皇后娘娘缪赞,皇后娘娘百忙中居然还记得海棠生病这等小事,海棠不胜感激,托娘娘的鸿福,海棠已经完全好了。”边说着,边赶紧跪拜。

一个下午就在闲聊中过去了,皇后和皇上也就和我扯些有的没的家事,皇后留了我在昭华宫吃了晚膳,才又谴人送了我回府,直到了府中我还是想不通皇上为什么要见我,虽然是皇后的旨意,但大部分怕是皇上的意思,又或是皇后揣摩了皇上的意思下的旨意,总之今天想见我的应该是皇上这个本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木子园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