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含着回来我检查bl 莹莹的幸福生活h

笑笑笑笑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184 次 收藏

过了片刻,旭同魏祁一道回到殿中,他的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魏祁看了我一眼后,回到魏将军的旁边,仇寅成功了吗?

我借口不胜酒力,辞了众人回旭炎宫,一到院子里我便看到了在外厅走来走去的菱儿,她见我回来,迎了过来,开口要说什么,我摇了摇头示意后面还有人跟着。我谴了宫女们去为我准备沐浴的水,再把内监谴到前院去,让菱儿跟我到内厅为我卸下凤冠,菱儿边为我梳理长发边道,“小姐,一切都顺利进行!信也亲手交到了他的手上。小姐可安下心来。”我点了点头,又让菱儿为我退下沉重的霞帔,脱下皇后的礼服,整个人才松了口气。

整个人泡在热水中,我才敢把情绪宣泄出来,曾几何时我也成了旭,把自己的情绪冻结起来,现在倒还可以收放自如,只怕哪天我也会和他一样没了情绪,没了喜怒哀乐。

想到此刻长蘅已安全离开,我叹了口气,长蘅离开这一切,重新开始,忘了我这个祸水,我最不想的便是成为一个男人的包袱,拖累别人,伤害到别人,可是最后我却还是伤害了你,长蘅,我还是拖累了你!

不知不觉就这样睡了过去,突然感觉有人轻轻的把我抱出水中,睁开眼一开,是旭,是啊他是我的夫婿,除了他还会有谁!他拿了放在屏风上的长衣包裹住了我,一路抱着我穿过偏厅,从侧门回到内厅,再把我放到床上,菱儿已经为我铺开了被褥,旭坐在床边平静的看着我,似乎在估量着什么,他拿起我的手,放到了他自己的手中,紧紧的握着,我的脸红了起来,娇声道,“皇上要更衣就寝了么?”

他先是面无表情,接着嘴角开始慢慢呈现一个弧度,到后来连眼睛也略带笑意,他的声音带着点恿懒,道,“海棠这么急着我更衣上床?”

我反应过来后,脸更红了,轻轻打了他一拳,娇斥了声后,便转过头,面向床的内侧,不再理他。过了很久我都不见有任何动静,又转向外面看了一眼,只见他就这么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我,我感到一丝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那里不对劲。

旭慢慢的站了起来,对我道,“海棠,你能为我更衣吗?我累了,想歇着。”

他的那声“我累了,想歇着”,听得我一阵鼻酸,起身下床,看着没有我的凤鞋,我便大胆的踩到旭的龙靴上,伸手轻轻的解开龙袍的暗扣,解开了佩绶和香囊,再松了绅带,接着再把他的龙袍脱了下来,由于我是整个贴到了他的身上,脱起来自是多有不便,不过看他不想自己动手的样子,我便继续了下去。他弯下头,我解开了他发上的冕冠,放下他的长发,再用手轻轻的梳顺了他们。旭把我抱了起来,走向镜台,把冕冠和龙袍放到镜台上,再抱着我回到床边,我趴在床边为他脱了龙靴和内袜。。。。。。。。。。。

亲热过后,我侧躺在他的身边,把自己的头靠在他的臂弯里,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轻抚着我的上臂,突然外面响起了雨声,渐渐的越来越大,甚至能听到雨点打在窗檐上的声音,我们就这样静静的躺着一起听雨声,多么期望时间能在这一刻停留,就这样只有我们俩个人,静静的陪伴着过完一生,不要有那么多外在因素来干扰我们的感情,如果旭不是君王的话,他也定和长蘅一样是个值得我托付一生的好夫君。

“海棠,你怕黑吗?” 旭突然道,我摇了摇头道,“我不怕黑,但是我讨厌黑暗。旭呢?你怕黑吗?”

“我曾经怕过,然后我的母后就把我关在暗房里整整四天,之后我便不再惧怕黑暗,甚至我开始喜欢黑暗,在黑暗中我们才可以自保。” 旭说完后,便用低下了头,靠在我的头上,不再说话。

我伸手握了他的手道,“旭,跟我一起走出暗房,好吗?因为我不喜欢黑暗,我也不想宇儿活在暗房中,让我们三人一起走到阳光明媚的院子里好吗?”

安静了片刻后,我感觉到握在我手中的手也反握住我的。。。。。。

次日,醒来旭如往常已上早朝去,我挪了挪身子,把脸靠在他睡过的绣枕上,闻着那股让我心醉的松香,想着昨夜的我们,不禁笑了出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感觉我们更亲密了,就好像两个人一起偷吃了糖一般的甜,就好象以前我们两个虽然是夫妻,虽然是夜夜同床共枕,可是我却没有那种夫妻同心的感觉,昨夜我却强烈的感觉到,在这深宫中不寂寞也不孤单,因为我有个亦友亦亲亦爱人的旭,他便是我最亲密的战友。

菱儿进来,看到我一个人躺在那里傻笑,也笑了出来,想到菱儿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笑了,我笑得更是大声,菱儿看我笑得更开心,楞了楞后,红了眼,我起身,招手示意她过来,抱着她道,“菱儿,把你委屈都哭出来,把这些日子的担忧,都哭出来,让泪把那些不开心的事洗去。”

“小姐,奴婢是好开心,真的好开心,看到小姐终于重拾笑颜。” 菱儿哽咽着道,边还使力的抹着泪。

用了早膳后,我便去了旭炎宫的偏厅,看宇儿,抱着他逗弄会,他便在那笑了起来,真是惹人喜爱的小家伙,我用自己的鼻子去挠他的痒,他又是一阵大笑,我也笑了出来,道,“宇儿,你可知道,你是开朝以来最年幼的太子呢!就连你父皇都没你厉害,如此年幼就当上了太子。” 太子?突然这两个字提醒了我,大婚后,我一直住在东宫-旭炎宫,这是给太子的宫殿,按规矩我应该搬去皇后的宫殿-昭华宫,可如今皇上也没下旨让太后和我迁宫,就算前些时日事情多,皇上忘了,可现在太子都立了,皇后住在东宫怎么也说不过去啊!为何旭不下旨?为何太后也绝口不提此事?

想到太后,我又想到了公主,只是最近也不见太后再提立妃一事,难道她真的就放心的交到我的手上,太后会如此信任我吗?更何况公主急着嫁,她等得了吗?为何她们都没半点动静,这种表面的平静最是让人难受,就好像四周有无数双眼睛,看着我的一举一动,策划着什么然后在那里偷笑。

宇儿似乎不满我的分神,哭了出来,我赶忙把不开心的事都抛开逗他,才几下工夫,他又笑出了声,我摇了摇头,笑骂道,“你这个调皮的小东西,真是好的不学,怎么就把你父皇年幼时那套调皮捣蛋学到家了呢?”

却不想后面憋住的闷笑声传了过来,我转过去一看,只见菱儿已憋得满脸通红,几个小宫女也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而正主,旭便站在旁边,不知道他已经站了多久了,他的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可是他的眼中分明闪着恶作剧的光彩,我红了脸,在一边的魏祁拜见了我,从他的眼角处也能寻到丝丝笑痕。

我的脸越来越红,怀中的宇儿仿佛也感受到了我的窘态般,笑得更大声,我娇声道,“皇上做什不出声在臣妾背后?”

旭谴退了所有的人后,走了过来,接过宇儿道,“宇儿,父皇是来申冤的,你的母后趁着你父皇不在,便在这诋毁你父皇,你可不要做个昏君,只听信谗言。”

说完还得意的看了我一眼,宇儿被旭的胡渣磨得又咯咯咯笑了起来,听起来却好象是父子达成某种协议般。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笑笑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