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和女主边上楼梯h 二三四脚趾发麻警惕四种病

阿扎尔阿扎尔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800 次 收藏

他在这东麓书院坐了许久,直到夜色渐浓,仍然不想归去。却忽听得有人唤他:“公孙大哥!”竟然是展昭和白玉堂。展昭快步跑到他近前,急切道:“公孙大哥,原来你在这里。你没事吧?我还以为你听说了——”“猫儿!”白玉堂急着打断了他,展昭也发觉自己失言,猛地住了口。公孙策平静的眼波淡淡扫过他二人,道:“怎么了?”白玉堂抢先道:“没事!”公孙策看他二人神色,已知他们有事瞒着自己,略略提高音量,追问道:“到底怎么了?”他两人略一沉默,终究是展昭开了口:“公孙大哥,从延州城传回消息,说是……说是中州王殉国了。”他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公孙策的神情。公孙策却平静的很,冷笑道:“我不信。他是飞星将军,哪有这么容易死的?”展白二人相顾无言,公孙策却已起身道:“好了,我们回去吧。”哪知走到门前却忽然觉得眼前一黑,身子软倒下来。

公孙大人这一病竟是数日不见起色。宫里的御医来看过好几次,说是积劳成疾,外加心思郁结所致,并无大碍,只须好生将养便是。展昭和白玉堂知他全是心病,除了殷勤照料之外却也别无他法。

那一日,公孙策喝了药,昏昏沉沉睡去,也不知睡了多久,朦胧中感觉有人坐在身边,一下一下轻柔的抚着自己的发际,竟是无限缠绵。他眼睛一时还睁不开,却已轻声唤道:“庞统——”身边那人竟一下子僵住,停了动作。

公孙策费力睁开眼睛,所见的却是一袭耀目的明黄,凝眸看清身边的人,竟然是当今天子赵祯。公孙策惶恐着想起身,却被赵祯轻轻按住肩膀:“你还病着,这君臣之礼就免了吧。”公孙策嘴上谢恩,身子却不着痕迹的向后缩了缩,想要避开扶住自己肩头的那只手。

赵祯明了,黯然收回手,静静坐在床侧,沉默良久却问:“公孙策,你心中当真只有庞统一人么?”公孙策吃惊的抬起眼帘看向赵祯,转瞬却又低低垂下头,道:“是。”赵祯仰天长叹:“公孙策,朕当真比不上他么?”公孙策肃然道:“皇上心怀苍生,仁德天下,乃是难得的仁君。望皇上以苍生社稷为念,勿为公孙策挂怀。”赵祯道:“万一他真的已经——”一贯温文的公孙公子却难得的激动起来,甚至打断了赵祯的话:“他不会死的。如果他不回来,我便去找他。一日找不到他,我便一日不回京。”

赵祯看他神色坚毅决绝无比,只觉得内心凄楚,终于又忍不住问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公孙策声音虽低,却一字一顿清清楚楚:“双喜镇。”

是的,双喜镇。本以为不过是萍水相逢,哪知自从叫出他的名字开始,那个名字便深深埋进自己心里,还有他的飞扬洒脱狂放不羁,他的睥睨四方傲视天下……后来更是渐渐的生了根芽开出繁花,只是料不到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子。

赵祯竟然笑了,笑容有掩饰不住的失落与苍凉,他起身,道:“朕明白了……你且好好养病吧。”便转身出了房门。

屋外的庭院中,桂花开得正好,星星点点,清香袭人。而那桂树下却站着一人,锦袍玉带华贵雍容,只是略带风尘之色,显然是刚刚经过长途奔波。赵祯以为自己眼花,定定神,才不可置信的开口:“庞统?”庞统笑得爽朗:“怎么?见我没死,很失望么?”却上前将一封书函塞给赵祯,道,“李元昊的请和书。”赵祯惊讶的看着他:“什么?”庞统道:“李元昊求和了啊!具体的稍后再说吧,本王现在想先去看看公孙策。”

“庞统,”赵祯却叫住了他,略一踟蹰,才道:“其实,朕并不想你死。”庞统微微一怔,扬起眉毛认真的注视他。赵祯道:“庞统,你可还记得朕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也是这金秋时节。那时在御花园,你还折了一枝桂花给朕。”赵祯的手轻轻拂过眼前的桂花枝,竟似一时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之中, “朕本以为你会辅佐朕共理朝政,却没想到日后你竟会如此看不起朕,也没想到你会跟朕争同一个天下,喜欢同一个人……”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唇边是苦涩的笑。

庞统静静听完,才开口唤道:“皇上。”他叫的不是老六,也不是赵祯,而是真真切切的一声皇上。他缓缓开言,竟是难得的庄重:“我当初确实是小觑了你。如今想来,若论南征北战东征西讨,成就一代霸主,你不及我。可是,若是仁政天下宽厚爱民,做一名仁君,我却比不上你。而今天下难得安定,百姓都喜欢仁君仁政。我也觉得,这大宋在你手里,不坏啊!”他顿了顿,脸上又浮现出张扬的笑容,“这天下,我不会再跟你争。但是这人嘛,我绝不会放手,你也争不过我。”

赵祯看着他,良久,却渐渐的露出笑意,竟是许久都未曾有过的欢畅:“庞统啊,真想不到你我今日竟然还可以这样坦诚相对。”庞统也含着笑:“是啊。单凭这一点,我也是欣赏皇上你的。”赵祯道:“行了,朕先回宫了,你去看看公孙策吧。”他转身离去,临走却折了一枝桂花握在手里。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阿扎尔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