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警男友太猛了 万能手指谣

苏沐颜苏沐颜 2021年09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467 次 收藏

直到此刻,刘邦才能静下心来和我细说赴宴鸿门之事。

那日项伯走后,刘邦得知项羽有杀他之意,不禁心中恐惧,但张良却力劝刘邦亲赴鸿门面见项羽,以缓解这场危机。

“就算侯爷您退缩灞上,难道就挡得了项羽四十万大军的一击吗?所谓险中求存,亲赴鸿门看似凶险无比,其中却还有无数生机。项羽性情孤傲念旧,只要侯爷您肯放下身段,委曲求全,将事情解释得令项羽满意,未必不能逃过此劫。”

刘邦左思右想,其实当前自己根本是处于完全的劣势,哪还有什么办法可想,也只得依张良之计行事。两人遂又细细地将对项羽的一番说词推敲了一遍,天色未亮,便和樊哙带着一百多名侍卫赶往了鸿门。

果然不出张良所料,项羽一见刘邦的面便厉声质问。刘邦忙跪伏于地软语请罪,倒也言之成理。当着那许多诸侯的面,项羽一时倒找不到刘邦的什么错处,又见他跪伏于地的卑微状,难免也想到当年在彭城的种种,心下未免有些踌躇,只得暂时让他起身,并将他留下宴饮,

于是便有了历史上有名的鸿门宴的故事。

此刻刘邦说起宴上的种种,仍面上变色,显见得是后怕不已。“夫人,你不知道,当时项庄那剑当真离我的鼻子已不到一尺,我心想这回可是真的完了,他杀完了我,只要说一声误杀,项羽自是庇护自家人,最多打个几十板子而已。幸好项伯在旁拔剑将项庄的剑击了开来。”刘邦叹道:“项伯果然是个好人啊,以后有机会我得好好谢谢他。”

我柔声道:“倒真是亏了项伯将军,日后妾身见到项伯将军,也要向他跪谢今日援手之德。”

“是啊。”刘邦点头道,又微微皱起了眉:“我还是在担心啊,如今项羽势大,尊为诸侯上将军,他若真想除我,我就算回到灞上又有何用,只须随时一道军令便能召得我去,难道我还能不去?如今张先生又留在了鸿门,我身边连个出谋划策的人都没有了。”

“夫君且放宽心,项羽将军喜事将近,大约不会再动杀戮之心。”我微笑道。

“喜事?”刘邦诧异地问道:“我在鸿门怎么不听说过?”

“夫君可还记得我那位虞姬妹妹?”我微笑道:“当年在彭城之时,虞姬妹妹曾说过,项羽答应过她,只要攻下咸阳,便和她风风光光的大婚。如今咸阳已下,项羽将军也贵为诸侯上将军,成为天下无人不知的大英雄,自当是还此心愿之时。我前些日子已经写封回彭城,请陈平大人派兵护送虞姬妹妹以及二妹和秀儿、如意来咸阳。此刻大约已经在途中了,项将军最迟这几日也该得了消息,怕是接下来就要忙着办婚事。”

刘邦一怔,然后露出一脸喜色,笑道:“好事,这可是件大好事。有这件喜事一冲,项将军的那股杀气也能淡些。嗯……”他想了想,道:“依夫人看,我若劝项将军在秦王宫大婚可妥当?”

“当然妥当,”我笑了一下,道:“如今在咸阳的义军,有谁的名位能高得过项将军。在秦王宫里大婚,那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份啊。”虽是这么说,心里却知道刘邦这一劝绝非是全然的好意。秦王宫是什么地方?帝王所居之地,项羽再强大,目前也不过是个上将军,头上毕竟还有一个楚王熊心,如今刚入咸阳便占了秦王宫大办婚事,只怕会惹天下诸侯侧目。

但我也知道项羽的性情是谁也不放在眼里的,熊心算什么,天下诸侯又算什么,若真是虞姬喜欢,他便将秦王宫送与她也无所谓。但若果能如此,便能让那连绵巍峨的秦王宫不再遭受那一场火劫,能将那可堪为艺术品的建筑留存于后世,也算上是一个天大的功德了。

刘邦知道这个消息,方才放下心来,倒在榻上又翻覆了一阵,终于发出一阵轻轻地鼾声睡了。

我也有些眼中发涩,但一时又睡不着,想着张良还留在鸿门,有些不放心。虽然从历史上来说,张良此行并无风险,一来他名义上还是韩王手下的人,不过是借给了刘邦,二来,他与项伯交好,又与项羽有旧,情份上也占着几分优势,三来,以他的智慧,总能应付得了范增的算计。但又想着还是应当派人与张良联系一下,就这么把人家丢在了鸿门,然后问都不问,岂不是寒了人心?

这么想着,走出了营帐,让人找来审食其,“食其,你去找萧何将军,问问从咸阳得的财物还剩多少?我想多备几份厚礼送到张先生那里去。”张良如今孤身一人独在鸿门万事不易,多备些财物让他趁此时机上下打点打点项羽军中的一些重要人物,对他对刘邦都好。

审食其喏了一声去了,不久驾着一辆单乘马车回转来,掀来车帘让我看,只见车中堆着十来个大小不一的箱子,“萧将军说这些箱子里都是些得自秦王宫的珠宝玉器,价值不一,但都是民间少见的。”

“嗯。”我打开一只箱子,见其中卧着巴掌大的一只翠玉金嘴的小鸟,玉是极品的好玉,但更精致的是其雕工。这时代玉雕风格崇尚质朴简炼,似这般逼真繁复的雕法极其少见,甚至还能看得出后世一些经典雕法技艺的影子,让我见了一时也爱不舍手。但终究还是合上了箱盖,将其放回了车内,道:“想个办法把这些箱子遮掩一下,莫要这么显眼,嗯,再将张先生营帐中的物品收拾一下放在车里,只推说是将张先生的随身物品送过去。”

“是。”审食其喏了一声,召来二十名心腹士卒,把车中的箱子塞进了角落里,明面上都堆着些书简、衣物之类,倒也不惹眼,这才让那些士卒赶着马车送去了鸿门。

见他们走后,我才又问道:“最近彭城有什么消息没有?”

审食其微微想了想,道:“目前还没什么消息,只是前段时间楚王曾征召了五万卫卒,这事儿我前几天曾向小姐回禀过。”

“嗯。”我点点头。前段时间在咸阳忙移民之事的时候,审食其曾向我提过此事。如今项羽与刘邦两强坐大,大约熊心也有所不安,所以急着征召新兵源,只是他们手下除了吕臣之外并无什么大将,就算多了五万新兵,只怕也起不了什么大用。枪杆子里出政权,老人家的话真是至理名言啊,有兵有将有地盘,才有话语权,才能影响一个时代的风向。

“你最近注意留意彭城那边的情况,我妹妹和虞姬姑娘还有秀儿和如意过些日子就该到咸阳了,一接到他们到来的情况就立刻来通知我。”我嘱咐道,说到这里,心头一动,突然的想起一件大事,失声道:“食其,快,快将送东西的人追回来,我还要送一封密信给张先生。”

“呃……是。”审食其诧异地看了我一眼,拉过一边的战马,翻身上马追了出去。好在前面那些士卒赶着马车,速度并不快,不多久便赶上了他们。

我在原地转了两圈,想着刘邦如今在帐中,万一醒来撞见我写这封信,总是不好。便转身走到中军帐的后帐中,疾笔写了两封密信,又细细地卷成两个小球,用蜜蜡封成蜡丸。

出得帐来,见审食其正带着那二十名士卒走过来,忙点手将审食其叫到身边,把两颗蜡丸递给了他,“找一个信得过的人将这两颗蜡丸一齐交给张先生,切记请张先生先看大的那颗。切记,切记。”

“是。”审食其大约是见我神色严肃,便也小心冀冀地接过了那两颗蜡丸。

我想了想,还是不放心,道:“食其,还是你亲自走一趟吧,那些财物都是小事,实在瞒不住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唯独这蜡丸,有天大的干系,切不可有失,实在不行的时候,宁可毁了它,也别让其它人看见。”

“是,小人知道了。”审食其也神色严肃的答道。

“还有,”我缓缓地道:“你此去鸿门,注意替我留意一个人,这人姓韩名信,职位大概只是项羽帐前的执戟郎,可能容貌也很普通,若见着他,定要细细观察一番,再回来报我。”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苏沐颜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